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15章 第十五章
    没有人能从积水里捞出惨遭《小猪佩奇》荼毒的孩子, 连当红流量小生也不例外。

    楚肖肖在水坑里快乐地动次打次, 玩得不亦乐乎, 甚至热情邀请兄长一同蹦迪。楚肖逸想将她从里面拉出来, 无奈小东西还闪到积水正中间, 躲避他的逮捕。

    楚肖逸穿得不是雨靴,他不好抓捕妹妹, 只能围着积水打转,气恼道:“你快出来!”

    如果不是黑衣摄像还在远处跟拍,楚肖逸一度想气急败坏打孩子,感觉自己根根神经都要崩溃。他稍微有一点点洁癖,平时还不算太严重,但看到此情此景要疯了。

    在外人眼里, 小女孩在雨中踩水天真烂漫、童趣十足;在孩子家长眼里, 他们看不到稚气美好的画面, 注意力全集中在积水四溅、泥点乱飞,而自己又将迎来平白无故的工作量——刷雨衣、雨靴。

    楚肖逸一向走钢铁直男风, 偶尔还要怼粉丝的土味情话。现在风水轮流转, 他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只能在积水边缘无能狂怒:“楚肖肖,你听话一点,快给我出来!”

    楚肖肖非但不听他的话, 她还在雨中高歌一曲《Let it g》, 颇有其兄的唱跳风采:“Let it g, let it g, can't hld it back anymre……”

    楚肖逸:“……”我请你马上hld back!

    楚肖逸终于祭出王牌:“你再不从水里出来,我就给妈妈打电话!”

    楚肖肖的歌声戛然而止,她不敢置信地回头,小脸上尽是不满,耸耸肩道:“为什么你非要破坏全世界小朋友的快乐时刻呢?”

    楚肖肖觉得便宜哥哥实在扫兴,明明爸爸偶尔都会跟她一起跳两下,他却整天都在给妈妈打小报告。

    楚肖逸见她乖乖地走过来,怒道:“不要拉全世界小朋友下水!”明明是她调皮捣蛋,怎么还拉扯其他人?

    楚肖肖一本正经道:“我没有拉他们下水,大家是自愿下水的,难道你没有跳过水坑吗?”

    楚肖逸:“我才不会模仿一只猪,我童年也不会每天捧着猪看!”

    楚肖肖小声嘀咕:“那你小时候好无趣……”

    楚肖逸教训道:“我小时候都流行看严肃的正剧,不像你天天就看动画片,完全没有历史知识。”

    楚肖肖低头挨训,她斜他一眼,冷不丁道:“你小时候都看什么剧?”

    楚肖逸没想到她反杀一枪,他差点被当场问懵,强作镇定道:“我们都看《还珠格格》,你听说过么?”

    楚肖肖摇了摇头,她对电视剧领域一无所知,还没开拓此版块。

    不远处的黑衣摄像:“?”

    摄像:这算哪门子的正剧?仗着双方有代沟,肆意欺骗小朋友?

    楚肖逸被妹妹的泥坑蹦迪打乱计划,他没心情再领着脏兮兮的小东西去买菜,索性用手机选择送菜上门,决定先回去处理脏衣服。

    楚肖逸嫌弃地打量楚肖肖,他一边在小院里用水冲雨衣,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你看看你,弄得浑身都是泥,到头来又是谁洗?”

    楚肖肖:“我可以自己洗……”

    楚肖逸:“你就是话说得好听,你根本洗不干净!”

    楚肖肖瞪大眼:“你怎么这样?你让我洗,我都洗了,洗到一半你又翻脸,突然抢过去接着洗……”

    楚肖肖觉得兄长事情好多,她也没拒绝自己刷雨衣,然而还没刷完就被对方夺走,非埋怨她洗得不细致。她只是动作有点慢,他怎么就不能稍微等一下?

    楚肖逸看着妹妹笨拙地刷雨衣就着急,总觉得她这也没洗、那也没洗,干脆拿过来一阵狂刷,拯救自己崩溃的神经。

    楚肖肖非说她以前都是自己刷,想要拿回鹅黄的雨衣。楚肖逸听完当即嗤笑:“胡说,肯定是爸帮你善后,就你那点小力气能刷好才有鬼!”

    楚肖肖主动刷雨衣的心是好的,但她根本就没刷干净的实力,楚肖逸推测肯定是父母后续重刷一遍。

    鹅黄的雨衣、雨靴被晾在小院屋檐下,楚肖肖遗憾地望着自己的蹦迪装备,感慨道:“反正早晚都要刷,刚刚就该让我多跳一会儿……”

    楚肖逸:“你想得美!还不快进屋?”

    楚肖逸只是稍微打理一下妹妹的雨衣,下午的时间竟然就被逐渐耗光,又到晚餐备菜的时候。楚肖逸拆开送来的蔬菜,嘀咕道:“我感觉你就是吞噬时间的怪物,我一天都围着你打转?”

    楚肖肖:“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睡到中午才起床,你的一天本来就短。”

    楚肖逸:“我感觉这两天带完你,以后都不想要小孩了。”

    楚肖肖瞥他一眼,淡淡道:“说得好像你能找到老婆一样。”

    楚肖肖:便宜哥哥在做什么春秋美梦,仿佛一定有人愿意跟他组建家庭一样,明明连饭都做不好。

    楚肖逸:“???”小老妹,你怎么回事?

    楚肖逸:“楚肖肖,我真要揍你啦?”

    楚肖肖懒得理他,她觉得兄长暂时不会糟蹋厨房,索性溜出去看会儿视频。楚肖逸见她将自己视为空气,又开始新一轮无能狂怒:“你给我说清楚?你那话是什么意思?”

    客厅里,楚肖肖对兄长牌咆哮充耳不闻,她打开自己的IPAD,开始今日的快乐学习。IPAD里有很多外语课程视频,她每天就看着视频模仿,偶尔还手舞足蹈地跟读,独自待着也能玩得很开心。

    最初,楚家栋和肖碧都没察觉到小女儿的天赋,她确实开口说话的时间很早,但在小孩里也不算多突出。没人会特意去测孩子的智商,家里人也不会强迫楚肖肖背唐诗宋词,她是通过模仿学会第一门外语。

    家里总是重复放外语动画片,楚家栋的本意是给女儿看看画面,哪料到她逐渐学会里面的短句。随着楚肖肖渐渐长大,她开始扮演动画片里的角色,模仿卡通人物说话的语气,甚至慢慢背下一集动画片。

    楚家栋那时只当女儿聪慧,但也没太当一回事儿,便给她下载许多外语启蒙视频,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楚肖肖闲着没事就看,然后欢欣鼓舞地模仿,还要强迫家里人听她讲课,由此学会第二门、第三门、第四门……

    此时,父母二人开始有点发慌,他们察觉到楚肖肖的天分,却束手束脚地不知如何是好。只有成年人能看出神童,神童并不知道自己神,他们甚至将学习视为玩耍,认为此事毫无负担。

    韩雅说,楚肖肖目前就处于此阶段,她还没有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超常儿童,属于最和谐完美的情况,尽量不要轻易地点破。这种事情一旦戳穿得太早,反而容易影响到她的成长,孩子有可能产生自命不凡、狂妄自大的性格,早期的智慧最终遗憾地泯灭。

    因此,楚肖肖至今不清楚自身的特别,她只觉得自己擅长学外语,就像爸爸擅长赚钱、妈妈擅长教书一样,仅仅是特长不同而已。

    楚肖肖在沙发上跳来跳去地模仿课程视频,又意犹未尽地关掉IPAD。她拿出明天的发言稿背诵一遍,在客厅里进行一人独角戏,尽显戏精本色。

    房间内,编导们看着屏幕上乱跳的小丫头乐不可支:“不愧是演员的妹妹?自己都能演得好开心?”

    御融台家里遍布摄像机,编导们则租用附近的空房间,在里面组建录制团队。他们可以远程地控制摄像机和收声设备,观察楚肖逸家里的情况。当楚肖逸等人外出时,摄像们就会扛着机器跟拍。

    编导们想将镜头推上去,为楚肖肖拍摄特写,摄像机在轻微响声中逐渐对焦。

    楚肖肖听到摄像机转动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当即放下手里的发言稿,诧异地转过身来。她望着角落里的黑色机器,总感觉它发生一点变化,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伸手敲了敲:“Hi?”

    楚肖肖知道这些黑色机器好像跟节目有关,但她记得它们都是不会动的,应该不会发出声音才对。她试探道:“你好?”

    摄像机一动不动。

    楚肖肖等待数秒,她刚要松一口气,却见黑色机器再次发出嗡嗡声,它还左右地扭扭头,宛如小机器人!

    楚肖肖惊愕地瞪大眼,她的表情逗得后台编导哈哈大笑,恨不得拍腿称快。

    楚肖肖哪知道摄像机后面有如此恶趣味的叔叔阿姨,她不可思议地歪头查看,小心道:“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摄像机点了点头。

    楚肖肖:“为什么你会听见还能动?它们都不能随便动的?”

    实际上,楚肖肖只是不知道摄像机能远程控制,毕竟编导们不会整天调整镜头。

    摄像机扭了扭头,似乎也不知道。

    楚肖肖惊叹道:“你是萌生自我意识吗?就像Bumblebee一样?”

    摄像机没有动。

    “I mean……”楚肖肖思索它是不是不懂英文,干脆又切换回母语,“我是说大黄蜂,你看过《变形金刚》吗?”

    摄像机点点头。

    楚肖肖:“那你可以说话吗?还是你像大黄蜂一样没法说话?”

    摄像机摇摇头,又点点头。

    楚肖肖露出遗憾的神色,惋惜道:“本以为能跟你聊天。”

    “楚肖肖,你又嘀咕什么呢?”楚肖逸听到妹妹的碎碎念,忍不住探头出来查看。他刚刚听不懂她的鸟语,但小东西现在似乎是讲中文。

    楚肖肖将摄像机挡住,镇定道:“没什么。”

    她见便宜哥哥回去后,继续跟摄像机瞎侃,告诫道:“小黑,你最好别被我哥哥发现,不然他又要大吼大叫、闹个没完。”

    楚肖肖:只是刷雨衣都要唠叨一下午,他要发现人工智能觉醒,岂不是得啰嗦一辈子?

    摄像机乖顺地认领新名字,老实地点点头。

    楚肖肖:“果然你也觉得他幼稚吧?”

    后台编导们简直快要乐疯,他们继续控制摄像机跟楚肖肖聊天,当妹妹的贴心树洞。

    楚肖肖见小黑赞同地点头,不由露出满意的神色。

    楚肖逸吸取午餐的惨痛经验,他在晚餐上没有再次翻车,赢得父母的一致好评。楚家栋和肖碧下班回家,看到桌上的饭菜都大感意外,不相信出自大儿子之手。

    楚家栋惊喜道:“厉害啊!做得都比我好!”

    肖碧夹了一筷子菜,她认真地尝了尝,笑道:“确实很好吃。”

    楚肖逸面对父母的盛情称赞,他颇有点不好意思,小声道:“没有没有,没那么夸张……”

    楚肖逸觉得自己就是普通发挥,当不起如此高的评价,想来是他从未给父母做过饭,才让他们如此喜出望外。因为期待值太低,所以他稍微做一点点,父母都会极度高兴,令他略感愧疚。

    一家四口正在愉快地用餐,楚肖逸突然想起什么,又道:“爸,肖肖怎么还跳水坑啊?”

    楚肖肖震惊地瞪向便宜哥哥,没料到他居然当场告状,她立刻发起反击:“妈妈,哥哥今天用切菜的案板切肉!”

    楚肖逸:“……”最毒妹妹心?

    兄妹俩骤然互掐,使父母们哭笑不得。楚家栋无可奈何道:“你管不住她的,所以只能买雨衣,让她自己刷衣服就好。”

    楚肖肖和父母当初有约定,如果她一定要疯狂踩水,那就要自己刷衣服。她顶着刷衣服的疲惫也要踩水,那还能有谁拦得住?

    楚肖逸:“问题是她也刷不干净啊?还得让我们帮忙重刷?”他没懂父母为何要自找麻烦,楚肖肖根本就刷不好,到头来父母还要收拾残局。

    肖碧怪罪地看大儿子一眼,说道:“你小时候非要扫地赚零花钱,那时我每回不也得重新扫一遍?”

    楚肖逸以前在家有赚钱渠道,扫地一次赚五毛钱,但他经常扫不干净。他没想到母亲旧事重提,顿时颇感窘迫,尴尬道:“有吗?”

    肖碧:“怎么没有?我不让你扫,你还抢扫帚。”

    楚肖逸哪还敢指责妹妹,忙不迭道:“吃饭吃饭……”他的偶像包袱就要被自己母亲抖掉,立马转移起话题,绝口不提刷雨衣。

    饭后,父母的归来彻底解放楚肖逸,他只用将碗碟洗干净就好,不必被妹妹拉着说英语。楚家栋在客厅里做楚肖肖的外语工具人,肖碧则拉着楚肖逸叮嘱明日的事项。

    肖碧:“我把幼儿园地址发给你,你和肖肖抵达后要分头进去。你不用特别管她,会有老师带她走,但要记得自己去礼堂找座位,椅子上会贴有名字……”

    “可能会有热情的家长搭话,不过你也别太放在心上,等开学典礼结束后就能自行离开,肖肖会直接回班里上课,不会再跟你见面。我将其余信息也发给你,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楚肖逸翻了翻手机上的资料,他觉得跟自己以前家长会大同小异,应道:“行,我知道了。”

    楚肖肖就读的是一所知名的国际幼儿园,不但是双语课程,还齐聚各国的小朋友,连带学费也高昂不已。李导等人刚开始想进校跟拍,还遭到幼儿园的拒绝,认为媒体会曝光其他小孩的**,不允许录制团队进来。

    最后,楚家栋出面跟幼儿园做通关系,加上听到是楚肖肖的家长,学校才终于松口。当然,李导等人播出的幼儿园片段要经历校方审核,否则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李导:“我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强势的幼儿园……”他拍摄综艺节目多年,也去过不少地方,此学校算是很难打交道的。

    楚肖逸刚开始还没将此话放在心上,等他清晨开车带着妹妹抵达校门口,才被外围的景象深深震撼。他一边转动方向盘,一边诧异地吐槽:“楚肖肖,你们学校门口在举办豪车展吗?”

    楚肖肖已经穿上可爱乖巧的校服,她淡然地瞟他一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楚肖肖又不认识各种名车的品牌,她只知道校门口总是堵得要死,哪里明白兄长当下的讶异。

    幼儿园门口挤满五颜六色的豪华名车,形成一道绚丽的车流,在马路上缓缓地挪动。楚肖逸打眼一扫,他基本看不到低于百万的汽车,不管家长开得是骚包超跑,还是低调轿车,此时都卑微地在路上爬行,一点点往前蹭。

    楚肖逸烦躁地开车,等待进入幼儿园的停车场。旁边的车窗却忽然摇下来,混血小女孩隔着自己的母亲,跟副驾驶上的楚肖肖打招呼:“早上好,肖肖!”

    楚肖肖应道:“早上好,安妮。”

    安妮的母亲似乎也认识楚肖肖,寒暄道:“肖肖,今天又要发言吗?”

    楚肖肖乖乖点头:“是的。”

    安妮母亲:“真厉害,这是你……”

    安妮母亲迟疑地望着楚肖逸,楚肖肖赶忙解释:“这是我哥哥。”

    “哦哦哦,原来是肖肖哥哥,你好你好!”

    楚肖逸完全没想到这种情况还能攀谈,他忙不迭礼貌地回应:“您好您好!”

    没过多久,楚肖逸就怀疑堵车是故意营造社交条件,每当他经过一辆崭新的车,对方都会故意摇下车窗,父母孩子一同跟楚肖肖打招呼,仿佛全校人都认识她。

    楚肖逸还在此环节被残忍剥夺名字,他已经不能再叫“楚肖逸”,只能以“肖肖哥哥”的身份存在。当然,其他家长也不交换真名,他们都是“安妮妈妈”、“鑫鑫爸爸”、“亮亮叔叔”,没有自己的价值,宛如孩子的附庸。

    楚肖逸在第n次打招呼过后,终于发出灵魂疑惑:“你不要告诉我,全校人都认识你?你哪来那么多小朋友!?”

    楚肖逸:这所幼儿园的全名难道是“楚肖肖和她的朋友们国际幼儿园”?

    楚肖肖严谨道:“我没有掌握在校生数据,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

    楚肖逸:“……”

    停车结束后,楚肖逸总算能牵着小东西进门,并在从停车场到大门的路上感受更热烈的人群。其他家长同样领着自家孩子往里走,他们纷纷朝楚肖肖主动打招呼,连带又要欢迎一波“肖肖哥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一路上,楚肖逸耳边都是肖肖长、肖肖短,他竟有一种梦回机场粉丝接机的感觉,然而他这次不再是万众瞩目的明星,属于明星妹妹身后的保镖,负责阻挡疯狂的人流。

    楚肖逸:或许我该为自己的保镖加薪?这工作也太难做了?

    “我要进去了,再见!”楚肖肖朝便宜哥哥挥挥手,她戴着小帽子、背着小书包,跟随老师有序地进入屋里。

    楚肖逸长松一口气,本以为折磨人的环节结束,没想到妹妹的离开不代表曙光,而是新一轮包围的家长。“肖肖哥哥”的称号显然自带光环,瞬间让楚肖逸被周围人围堵。

    “你就是肖肖哥哥吧?我看过你的戏,演得很好哦!”

    “谢谢谢谢……”楚肖逸受宠若惊,他都不敢相信有人还能认出自己,赶忙客气地致谢,开始寻找礼堂的位置。

    “你们在家都是怎么教导肖肖的?我也好想让孩子多学两门外语,真的要向你多请教才是!”

    “你们有给肖肖报夏令营吗?选的是哪个国家?我想取取经呢!”

    “肖肖有打算准备SCAT考试吗?我现在好纠结给孩子选哪个天才营项目?”

    楚肖逸:“……”这都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楚肖逸显然在育儿教育上一窍不通,他只是来打酱油的便宜哥哥,试图突破西装革履、光鲜靓丽的家长包围圈。

    正值此时,刚刚看到的安妮母亲忽然出现,她一手拎着限量版Birkin,一边朝楚肖逸招手,呼喊道:“肖肖哥哥,往这边走!”

    安妮母亲似乎在家长中颇有威望,很快将楚肖逸从人群中带出来,领着他前往礼堂。她无奈地笑道:“你是不是被吓到?我记得以前是肖肖妈妈来开会?”

    楚肖逸浑身冒汗,应道:“是,我是第一次参加……”他算是在场年纪较小的家长,完全无法回应其他人的热忱,顿时有点手足无措。

    安妮母亲理解地点点头,又递给楚肖逸一张名片:“你好,我是安妮妈妈,刚刚在车上没有好好打招呼,你最近的新戏很好看,希望我们有机会合作。”

    楚肖逸赶忙接过名片:“您好,我是楚肖……楚肖肖的哥哥,真的谢谢您!”

    楚肖逸刚要说自己的本名,又下意识地绕个弯,改口自称“楚肖肖的哥哥”,仿佛已被幼儿园的氛围感染。他低头看清名片上的内容,顿时意识到自己改口很对,安妮妈妈居然是某大牌化妆品中国区总裁?

    楚肖逸:即使你是再牛逼的父母,在幼儿园里也不配有名字,只能叫“XX妈妈”。

    安妮母亲:“你还没有进家长群?你扫码加进来吧?”

    楚肖逸不好婉拒,他觉得自己就来开一次家长会,不太有必要加群,但对方相当热情。楚肖逸进群后备注改为“肖肖哥哥”,又在群里接受一波热情欢迎,其他家长似乎对此称号很激动。

    楚肖逸随手点开一个家长的头像,果不其然又是一位业内赫赫有名的大佬,但在群里只配叫“涛涛爸爸”。

    楚肖逸鬼迷心窍地想,他要是在家长群里混熟,以后岂不是都不用何鑫拉商务代言?楚肖肖的家长群不得比经纪人资源牛逼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