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19章 第十九章
    梅老师当然不会听楚肖逸的胡说八道,她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意, 迟疑道:“对不起, 您说什么……”

    楚肖逸长叹一声,说道:“我知道您学的专业有自己的办法, 例如如何对孩子进行行为干预,强化、惩罚和消退……可这些对楚肖肖没用的, 那可能对普通小孩有效,但她已经有一定的成人智慧, 逐渐脱离这一套。#小@说”

    楚肖逸作为被叫无数次家长的惹事精,早就在跟各类老师相处中总结经验。老师表现出的严厉和友善只是管理学生的工具, 严厉是为维护秩序, 友善是为进行激励, 有时候并不代表他们心里的想法。

    “我可能说话没有我妈客气, 您就全当我护妹心切,属于不讲道理的熊家长吧,我先跟您说声对不起。”楚肖逸提前打好预防针,便直白道,“说实话, 您最开始带情绪工作就不对,但现在也没空死缠这些,肖肖会对严厉的手法反击, 又不吃您友善的那一套, 那如今就只剩下真诚了。”

    “她在乎的不是谁喜不喜欢她, 她在乎的是对方的态度, 真正跟她平等交流的态度。我让您卖惨,简言之就是让您把自己的烦恼痛苦都告诉她,她听完会理解,那才叫握手言和。”楚肖逸觉得上次的握手言和就是走流程,楚肖肖还没懂症结所在,估计梅老师也没说。

    梅老师颇不赞同:“我们不能对小孩说这些……”

    楚肖逸:“你们还不能带情绪工作呢,既然刚开始就带情绪,那索性就带情绪到底,起码让她知道缘由。”

    梅老师一时无言以对。

    “我不好过问您的职业规划,我也不知道您以后还想不想做老师,但我不希望肖肖对您最后的印象,就是她童年的第一位老师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这位老师,然后就没了。”楚肖逸摇摇头,“这件事除了让她心里不舒服外,没有任何的作用,连带她对老师的印象都变差。”

    楚肖逸以前也是班里的刺头,他碰到过对自己好的老师,也碰到过对自己不好的老师。那些老师话里话外的反感排斥,眼角透出的一丝轻蔑,对他来说终生难忘,现在想来都烦躁。

    楚肖逸有段时间跟某男老师掐得天翻地覆,对方训斥,他毫无反应;对方放软,他不屑一顾。一旦梁子就此结下,双方就像有天大的仇恨,恨不得不死不休。

    最后,男老师无可奈何道:“楚肖逸,我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管你了……”

    男老师不再高声地吆五喝六,也不再假模假式地示好,对方坦诚自己的无能,楚肖逸的心结反而开了。他忽然觉得跟男老师没什么仇恨,对方也不是什么权威,对方就是个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哪还能有大仇?

    过去,男老师在学校具有一定权力,看上去能肆意压迫学生,自然给楚肖逸带来高度戒备感,总觉得他故意针对自己。但老师自己卸下架子,坦诚自身的无力,楚肖逸便不再紧绷,只觉得豁然开朗。

    双方再没互相找过麻烦,楚肖逸偶尔回校还会看看他,他们彼此没什么喜欢或讨厌,就是普普通通的学生和普普通通的老师。楚肖逸有喜欢的老师,也有厌恶的老师,但他对这位男老师的感觉很平静,偶尔想起也不会心烦。

    楚肖逸不想妹妹今后想起第一位老师是厌恶,厌恶是一种让自身也不悦的情绪,而且会深埋在心中。你以为自己成功地摆脱厌烦的老师,但对方带来的影响并没有轻易消散,仍然会时不时地刺一下。

    因为那是老师啊,或许只是一种职业,但在不成熟的孩子眼里,却是一种权威的代表。没有人会喜欢被权威否定,即使嘴上说着不在乎,心里还是会留痕的。

    楚肖肖那么喜欢教人学外语,她怎么可能不将老师看在眼里?

    梅老师跟着楚肖逸走在路上,只感觉前所未有的疲惫。她偶尔想拔腿就跑,索性现在直接辞职,不要再跟此事打交道,但又有点于心不忍。如果她仓促地一走了之,或许楚肖肖真对老师留下厌恶的印象?

    梅老师不知道该如何跟楚肖肖相处,即使她脸上努力地露笑,对方也是看透她的模样,让她手足无措。

    “肖肖,梅老师来了。”楚肖逸在教室门口开口,看到屋里的小东西抬头。

    说实话,楚肖逸同样不清楚最后结果如何,反正最坏情况就是双方谈崩、梅老师走人,楚肖肖童年记忆里留下一位讨厌的老师。他现在只能将空间留给两人,尽人事听天命。

    关门后,梅老师望着沉静的楚肖肖,有点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开口。她现在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表情管理有些失控,陷入长久的静默。

    楚肖肖同样不知道说什么,她无言地望着梅老师,不知道在看什么。

    双方犹如木头人般呆愣十几秒,梅老师率先松懈下来,破罐破摔道:“肖肖,我如今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接触……”

    这是真心话,她用过严厉的一面,也用过友善的一面,现在真是手段用尽。

    楚肖肖:“老师,你是不喜欢你的工作,还是不喜欢我?”

    梅老师面对突如其来的直球问题,瞬间就要被击溃,按道理老师不能对孩子进行不良暗示,问题是她说喜欢,对方好像也不信。

    楚肖逸说,楚肖肖并不在乎喜不喜欢,她在乎的是态度。

    梅老师思及此,她只能斟酌着措辞,神情复杂道:“嗯,这种事没法单纯地划分,我有时候喜欢自己的工作,有时候不太喜欢……当然也不能说不喜欢,应该说是老师太累了,没法很好地控制情绪。”

    梅老师也不知道小孩能不能懂,她亲口承认自己的疲惫,反而有种放松的感觉,苦笑道:“这确实是我不好,我应该自己调节状态,不该影响到肖肖。老师也没法一整天保持精神良好,我只能尽量将时间延长。”

    梅老师以前是不会说这种话的,大部分三岁小孩也无法理解,他们仍处于懵懂期。

    楚肖肖点了点头,她回想一下开学初遇时兵荒马乱的景象,大致能明白梅老师的情绪。

    梅老师头一次见她露出正向反馈,硬着头皮道:“那肖肖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我们上学期已经握手言和?”

    楚肖肖:“没有握手言和,你没有跟我言和。”

    梅老师有点着急,又强压性子道:“怎么会没有?我已经试着改变?”

    楚肖肖:“你脸上是笑着的,心里不是那么想。”

    梅老师:“……”

    梅老师发觉楚肖肖确实异常敏感,她索性坦白道:“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言和,我心里仍然是不确定的,只能率先向肖肖传递善意,试探地对你露出笑容,等待你的反馈来确认……”

    “如果肖肖不给我反馈,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也越发难确定我们的关系。”梅老师干脆走过去,她坐到楚肖肖面前,无可奈何道,“肖肖,你很少给我反馈。”

    小朋友做对事情受表扬,做错事情受批评,就是师生间来回来去地反馈,对其进行行为引导。楚肖肖却有一种隐形体系,她好像提前对周围人经过筛选,永远不给部分人进行反馈。

    楚肖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她可以看到老师的情绪,但老师好像不知道她的情绪。

    在老师看来,她已经释放出示好讯号,但楚肖肖迟迟没有接收,所以误会越来越深。

    楚肖肖:“那为什么不刚开始就露出笑脸呢?”她还是有点不明白,梅老师平时在班上相当严肃,总是板着一张脸。

    梅老师闻言一愣,她忍不住挠挠脸,眼神飘到一边,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总是笑,但我的脸在班上不太有效果……”

    梅老师长得是亲切可爱派,她以前初入职场倒是总笑,无奈根本压不住小朋友。孩子是有点欺软怕硬的生物,一旦他们发现你好说话,就会群起而攻之,根本不顾纪律。

    梅老师在脸上相比老前辈吃亏,她还没法一个严厉眼神就镇住熊孩子,自然需要些人设加成。楚肖肖属于还算懂事派,但许多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加制止就会永远闹哄哄。

    梅老师真是把自己的弱点全倒出来,她都不知道稀里糊涂在说什么,只是直白地坦露自己的感受。她以前有跟小孩平等做朋友的观念,但并不是每一份平等都会收获回应,也有孩子喜欢柿子挑软的捏。

    楚肖肖的困惑全都解决,梅老师的情绪现在很平静,让楚肖肖也松弛下来。

    楚肖肖轻轻地伸出小手,上前摸了摸她的脸,安慰道:“不会,老师笑起来很好看,我们不会不听话的。”

    梅老师没想到小女孩会这么做,她不可思议地望着对方真挚的眼神,差点真得当场表演爆哭!

    这估计就是她喜欢工作的时候!

    楚肖肖感受到梅老师的情绪,她收回手看了看,迟疑道:“这就是反馈吗?”

    楚肖肖好像有点理解梅老师的意思,如果梅老师率先发出示好讯号,不管对方内心怎么想,她要给予对方一定回应,就像做对事该表扬一样。梅老师收获她的肯定,也会开心地喜欢她一点。

    梅老师拼命地点头:“是的,老师现在就能知道肖肖的想法,不会手足无措。”

    “老师收到反馈,也会感到很高兴,不觉得工作累了。”梅老师其实不在乎领导或薪酬,她想要的是孩子的反馈,但楚肖肖以前从来没有过,她将界限划得格外清晰。

    楚肖肖似有所悟,喃喃道:“那老师其实跟我一样,我收到老师的反馈时,也不会讨厌幼儿园了。”

    楚肖肖现在接收到梅老师的一丝喜欢,忽然又觉得以前的事没什么。她希望被人真心喜欢,但她以前不懂面上喜欢到真心喜欢,还需要一段回应的过程。

    梅老师心软下来,朝她伸出手,笑道:“那我们现在算真的握手言和?”

    楚肖肖伸出手来,她沉吟几秒,又收回手来:“那倒也不是。”

    梅老师眼看着到手的小手又抽回:“???”

    楚肖逸在门口转来转去好久,完全不知道妹妹和老师在聊什么,居然能花费那么长时间。他还探头探脑地偷看,发现两人聚在一起讨论,气氛也不算紧绷,让人摸不着头脑。

    许久后,楚肖肖终于从教室里出来,可以跟着楚肖逸回家。楚肖逸满脸发懵:“你们说什么呢?要那么长时间?”

    楚肖逸:和好或谈崩不就刹那的事,怎么宛如一个世纪?

    楚肖肖一本正经道:“我和梅老师在教室里用手机查语法,终于在问题上达成一致。”

    楚肖逸:“……”做你老师可真难。

    梅老师为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在教室里疯狂下载辞典APP,用多方资料探讨双方的争议点。两人最后在语法问题上达成和解,这才算是真正地握手言和。

    楚肖逸一手插兜,一手领着她往外走:“你和老师没事了?”

    楚肖肖斜他一眼,淡淡道:“本来就没事。”

    楚肖逸:没事会请家长?现在又开始嘴硬?

    不过楚肖肖和梅老师重归于好算是最佳局面,只要楚肖肖心里的结解开,那不良情绪也不会持续太久,很快就会烟消云散,就像楚肖逸一样。他现在偶尔想起那位男老师,也只留下一丝往事的感慨,仍能大步地往前走。

    楚肖肖刚刚学会反馈技巧,她仔细地想了想,说道:“哥哥,其实我现在有一点点喜欢你了。”

    楚肖逸对她的情绪态度有所变化,但她好像一直没有过反馈,还总是表示抗拒。

    她刚从梅老师身上明白回应的重要,索性现在亡羊补牢,又强调道:“但只有一点点喜欢哦……”

    楚肖逸见小东西歪头仔细比划,他心下有些柔软的触动,感觉既好气又好笑。他索性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故意将小人儿在半空晃来晃去,笑着威胁道:“一点点?一点点?”

    楚肖逸:真是死鸭子嘴硬,我还治不了你?

    楚肖肖惨遭兄长熊抱,差点闷得喘不过气来。她感受到对方喜悦的心情,又被迫体验人肉过山车,小脸蛋瞬间气鼓鼓,气急败坏地叫道:“我说了是一点点喜欢!你不要回应我那么多!”

    楚肖肖:我只有一点点喜欢你,请你不要过于喜欢我!我承受不住!

    楚肖肖忽然觉得梅老师的回应式喜欢挺好,楚肖逸的猛烈式喜欢也让人难以忍受,实在太狂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