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肖碧最终被从书房叫出来, 她无奈地长叹一声,担任本场兄妹大战的裁判。

    楚肖逸围着母亲打转, 他来一发恶人先告状:“妈,肖肖说我丑!她说我长得丑, 明明我俩都是你生的!”

    楚肖肖不甘示弱地跳脚:“他还说我瞎!他还说我瞎!”

    肖碧:“……”这是什么幼儿园级别的战斗?

    肖碧出面做和事佬, 温声道:“好啦好啦, 你们俩都有不对,哪有如此攻击家人的?”

    楚肖肖仔细一想不对,她刚刚讨论的重点不是丑和瞎, 立刻扯回正题:“不对,是他把杨茵姐姐丑到!她都不跟我出门了!”

    “妈,这回可是她亲口说我丑。”楚肖逸懒洋洋道,“我都没跟她朋友说过话,她俩的问题还能往我头上扣锅?”

    肖碧还不知其中细节, 只得耐心道:“肖肖, 你要拿出证据来, 不能冤枉哥哥啊。”

    肖碧知道楚肖逸不喜欢妹妹翻垃圾桶,但她那天跟大儿子沟通过后, 他已经克制自己的情绪,在家里睁只眼闭只眼。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楚肖肖总不能一辈子扯着他旧账不放, 那就彻底陷入死胡同。

    楚肖肖当然拿不出证据, 她就是直觉两者有关联, 顿时气弱下来, 嘀咕道:“那他去跟杨茵姐姐说,让她陪我出门玩儿……”

    楚肖逸满脸懵逼:“我都不认识她,我跟她说什么?”

    楚肖逸觉得自己可没如此大神通,杨茵又不是他的粉丝,他还能把对方叫出来陪妹妹出门?

    肖碧见小女儿闷闷不乐,她沉吟几秒,问道:“肖肖,你确定这件事跟哥哥有关系吗?”

    楚肖肖点了点头。

    肖碧:“好,那我让哥哥陪你去找杨茵姐姐。”

    楚肖逸迟疑道:“妈……”

    肖碧见小女儿兴奋抬头,又慢条斯理道:“但如果哥哥去完以后,杨茵姐姐没有变化,那你要向哥哥道歉。因为这件事情跟哥哥无关,你还冤枉和迁怒了哥哥,你能接受吗?”

    楚肖逸没料到母亲会说这话,楚肖肖却痛快地应道:“好!”

    楚肖肖答得如此斩钉截铁,以至于让楚肖逸怀疑自己真有问题,否则小东西为何甘愿冒道歉的风险,也要拉着他过去?他现在扪心自问,真的对杨茵毫无印象,难道让他跟对方说“对不起,能不能麻烦你陪我妹妹捡破烂”?

    楚肖逸:假装看不见是我最后的底线,让我亲口支持此事绝无可能。

    没过多久,楚肖肖便斗志昂扬地领着便宜哥哥出发。楚肖逸作为工具人,还被迫领一袋水果出门,他从来没拜访过妹妹的朋友,好在肖碧贴心地为其装备好道具。

    一路上,楚肖肖的步伐蹦蹦跳跳,楚肖逸却徒留尴尬和崩溃,完全无法预测未来的事情走向。

    楚肖逸:小场面,小场面,我妈当初也见过我朋友,不也就这么过来了。

    今日风和日丽、阳光正好,杨茵的父亲早就到大门工作,她则搬出小板凳在宿舍楼门口写作业、晒太阳,被兄妹二人杀个措手不及。因为楚肖肖很少大早上来找杨茵玩儿,所以杨茵对他们的拜访毫无准备。

    楚肖肖早就熟门熟路,她作为全场游刃有余的存在,自如地打招呼:“杨茵姐姐!”

    杨茵姐姐没想到楚肖逸也会跟来,她顿时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来,神情有点慌张。

    楚肖逸同样有点紧绷,好在他已经工作过一段时间,熟练地挤出营业笑容,客气道:“家里有很多水果,我妈让我拎过来一些……”

    “啊,谢谢谢谢,谢谢阿姨!”杨茵忙不迭道谢,只当楚肖肖提不动东西,所以由楚肖逸来代劳。

    肖碧以前也分享过不少吃食给杨茵,谁让逢年过节家里就堆满月饼、糕点,原来是让楚肖肖提着小盒子过来,充当孩子们玩耍时的零嘴。

    宿舍里着实有点坐不开,杨茵只能搬出小板凳放在门口,脸上显露一丝窘迫。楚肖逸见状反而轻松下来,他觉得进人屋里对他挑战太大,在露天阳光下聊天,心态倒从容很多。

    三人终于都落座,楚肖肖拼命朝便宜哥哥挤眉弄眼,她脸上只差写着“快让杨茵姐姐陪我捡破烂”,一直紧紧地盯着楚肖逸。

    楚肖逸如芒在背,就是说不出此话,洁癖心理仍在作祟。他一瞟旁边椅子上的数学作业,好奇道:“你在学习啊?我们是不是打扰你了?”

    杨茵赶忙想将书本作业收起来,楚肖逸却不想切入“捡破烂”话题,没话找话道:“我能看看吗?”

    杨茵面露迟疑,她不明白作业本有什么好看的,只能将其递给楚肖逸:“行……”

    楚肖肖觉得便宜哥哥说话颠三倒四,就是不切入捡破烂正题,她强忍着不要翻白眼,毫不客气道:“你能看懂吗?”

    楚肖逸斜她一眼:“楚肖肖,我谢谢你,你哥我起码有高中学历!”

    楚肖逸认真地翻看起作业本,杨茵闻言心中却微起波澜,没料到对方会坦白自己的高中学历。因为楚肖逸相貌出众,穿着打扮又不似常人,所以杨茵初见时便涌起怯懦和自卑,总觉得肖肖哥哥是很厉害的人。

    然而,楚肖逸现在随意地坐在小板凳上,他说话就像一个普通人,对自己的学历也大大咧咧,那种疏离冷漠感就消失,看上去跟肖肖父母并无两样。楚肖逸和楚肖肖话里话外的嫌弃挤兑,也显得相当家常。

    杨茵觉得,或许是她跟对方见第一面时没说过话,所以下意识地揣测对方看不起自己,无法摆脱阴影般的情绪。实际上,楚肖逸跟肖肖家里其他人没什么差别,只是他穿得稍微花哨一点。

    楚肖逸望着作业本上认真的笔记,对杨茵添加新标签“热爱学习的小姑娘”,连带印象也变好一些。

    毕竟好学生的作业本就是细致,跟不爱学习的差生截然不同。不过杨茵所在高中的师资力量估计一般,楚肖逸记得他学校的老师千方百计传学生诀窍,但杨茵显然就是纯靠自己努力,试探地往前撞。

    世界上努力的人很多,但关键时刻需要有人推一把。楚肖逸忽然想起刚入圈的自己,他那时候也是一门心思地努力,可也少不了他人的帮助。

    楚肖逸思索片刻,鬼使神差道:“不然我给你俩报个课外辅导班吧?”

    楚肖肖:“?”

    楚肖肖气得往楚肖逸背上攀,她觉得自己根本无法跟憨哥哥交流,他的思维逻辑完全不同。她气恼道:“你又在说什么呢?”

    楚肖逸把小东西从身上扯下来,义正言辞道:“你别老拉着人家玩儿,到时候耽误她学习怎么办?你倒是不着急考大学,人家还要做功课呢!”

    楚肖肖是天生聪颖,可杨茵又不是神童。杨茵在基本的教育资源上就差一截,双方的起始点不同,杨茵是要靠高考改变命运的。

    楚肖逸越想越觉得合理,反正楚肖肖只是想跟杨茵出门玩,她们别捡破烂就可以。他煞有介事地规划:“你们周末早上一起出门,上午在辅导班学习,中午碰头吃饭,下午课后结伴回家,路上还能玩一会儿……”

    楚肖逸:劳逸结合,我真是教育鬼才!

    楚肖肖觉得便宜哥哥不可理喻,他自己都不爱学习、不学无术,现在却忽悠自己和杨茵姐姐上课。然而,杨茵姐姐似乎真被说动,她期盼而试探地问道:“有这样的辅导班吗?我可以自己去报?”

    杨茵当然希望有更多的学习机会,她同样感觉学校的老师太水,可她没有渠道、资源去接触外面的机构,家中父母也不会主动提出这些。毕竟家里让她读高中恨不得就是恩赐,谁还会愿意掏钱报班?

    楚肖逸一口揽下此事:“我给你们报吧,你俩都是未成年人!”

    杨茵其实有点心动,但她迟疑地望向楚肖肖:“肖肖愿意吗?”她确实很想学习,但小女孩或许不愿上课。

    楚肖肖眨了眨眼,她刚开始觉得便宜哥哥的计划不靠谱,但如今仔细想想发觉也还行。她其实并不执着于“捡破烂”或“上课”,她只是想跟杨茵回到结伴玩耍的日子,其他东西仅仅是形式。

    楚肖肖歪头道:“我都可以?有什么课程呢?”

    楚肖逸低头刷手机:“我查完告诉你们吧,你们不用报同样的课程,反正上课都在同一栋楼里,见面也挺容易。”

    杨茵小声道:“上课需要多少钱?我把钱给您呢?”

    楚肖逸:“嗨,不用了,也……”

    楚肖逸刚想说“也没多少钱”,又觉得此话极不合适,他只得硬生生地改口:“也不着急于一时,等你大学工作后再说吧!你以后有的是挣钱机会,没必要非执着于现在,什么年纪就做什么事,有些东西错过就回不来了……”

    “如果你心里过不去,大不了以后多还我一点,等你毕业有能力以后,就知道赚这些钱很容易,宝贵的是现在学习的时光。”

    这是楚肖逸的肺腑之言,人只要快速地步入社会,总能找到工作赚钱,只是楚肖肖、杨茵的年龄未到而已。然而,每个人在社会里能赚到多少钱,却是来源于未成年时期的隐形积累,这些东西会在后期瞬间爆发,让你超越其他人。

    楚肖逸不愿意让她们捡破烂,也是认为此活动没什么含金量。这就是枯燥的体力劳动,除了对自身消耗外,完全没有任何附加价值,难道你还能成为“御融台第一垃圾分类大师”吗?

    楚肖肖和杨茵现在的时间很珍贵,她们应当去做更能提升自己的事情。

    杨茵听着楚肖逸诚恳的语气,一时也不好再拒绝,只是暗下决心以后多还些钱。她还认真地写下欠条,非要楚肖逸收下,这才将辅导班的事情彻底敲定。

    回家的路上,楚肖肖简直开心地要蹦起来,她以后不但能跟杨茵姐姐周末出门,还能跟对方一同吃午饭。杨茵很擅长做小面点、小零食,楚肖肖以前都在家里用餐没肚子,现在就能名正言顺地蹭到饭。

    “我要让妈妈给我准备饭盒,杨茵姐姐就有自己的饭盒!”楚肖肖小鸟般地绕了一圈,她已经开始计划着未来,“这就能像幼儿园里我和安妮带着水果在外面吃一样。”

    楚肖肖觉得上课带饭就像幼儿园里的下午茶野餐,小朋友们可以各自准备食物,一同快乐地分享、聊天。

    楚肖逸见她乐不可支的模样,忍不住吐槽:“你连课都还没上,先惦记着吃饭?”

    楚肖逸:真是验证那句话“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楚肖逸觉得妹妹高兴地要上天,他立刻高声提醒:“楚肖肖,你是不是忘记跟我说什么?”

    他还犹记小东西将自己扯出来,非要让他跟杨茵说捡破烂的事,显然她现在将此事忘在脑后,注意力全在上课带饭。

    楚肖肖茫然地眨眨眼:“说什么?”

    楚肖逸拍拍胸脯,暗示道:“你现在觉得哥哥怎么样?”他觉得自己要比妹妹高瞻远瞩,起码他更清楚杨茵需要什么,才能找到更合适的办法。

    楚肖肖想了想,坦白道:“你真坏,你向杨茵姐姐放高利贷,让她以后多还你钱。你做这种事情,容易被警察抓。”

    楚肖逸:“???”

    楚肖逸被她气笑:“楚肖肖,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他明明是顾忌小姑娘自尊心,在亲妹眼里就是放高利贷?

    楚肖肖沉吟几秒,又道:“那你为什么当初不上学呢?”

    楚肖肖其实觉得哥哥办的事还不错,但她心里同样有更深的迷惑,既然他知道上课学习的重要性,为什么还要跟爸爸吵架呢?

    楚肖逸的笑容逐渐淡去,他头一回露出迷惘的神色,在漫长的沉默过后,轻声道:“可能我比较胆小吧……”

    楚肖肖似懂非懂,她完全不知上学和胆量有何关系,又不是进鬼屋?

    楚肖逸面对父母没法坦露真言,对着她倒没有压力,无奈道:“因为你们一直在学校里,所以能轻松地融进去,但我已经离开校园太久,胆量自然也变小……”

    普通人在找到工作后选择辞职考研,那都要提起天大的勇气,更何况楚肖逸的职业更加特殊。如果那人考研后找到更好的工作,算是皆大欢喜、完美结局,要是还不如原来的工作,就等着被周围人非议吧。

    楚肖逸当然知道读书有用,但他为什么要读、应该读什么、读出来能否达到预期,全都是渺茫不定的事情,他心中暂时还没有主意。他处于人生的分岔路口,不再有学校的导师精确指引,需要自己一步步摸索方向。

    外人只用轻松地给出读大学的建议,可如何制定计划全靠楚肖逸自己。他要对自身的学业和事业重新规划,不亚于让人生停摆重来,还要考虑到风险和试错成本。

    楚肖肖望着迷茫的兄长,她现在感觉对方不再是虚张声势的纸老虎,他好像变成心事重重的纸流浪猫。

    楚肖肖想了想,她决定还是安慰一下对方,上前用力地抱了抱他。

    因为她个头还很矮,所以只能郑重地抱抱便宜哥哥的腿。

    楚肖逸望着腿部挂件:“?”

    楚肖肖露出真挚的笑容:“今天谢谢你!”

    楚肖逸见她眼神闪闪发亮,他心里如棉花糖般软,想要弯腰揽住妹妹,好好地抱抱她。两人算是重归于好,暂停前不久的冷战,打算来一个和解的友好拥抱。

    楚肖肖望着他伸出的双手,却回想起差点被rua秃的经历。她莫名警惕起来,瞬间一溜烟地逃走,果断道:“拜拜!”

    楚肖逸双手悬空,望着她以惊人速度遁地:“???”你永远跟不上自己妹妹的思维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