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梁双麒一愣, 随即向楚肖肖求证:“肖肖, 这就是你哥哥?”

    楚肖肖点点头:“对。”

    梁双麒抬头望着楚肖逸, 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眨了眨眼:“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样。”

    楚肖肖:“你想象中是什么样?”

    梁双麒伸手比划一番:“没有那么大只。”

    梁双麒上回听楚肖肖提过哥哥, 但他以为就是小孩子,没想到会是成年人。毕竟楚肖肖说自己的哥哥在外流浪,他还以为是被人贩子拐跑, 所以她如此着急。

    楚肖逸:“?”这是什么评价?

    楚肖逸露出营业笑容:“小朋友,你到底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楚肖肖、梁双麒已经跟杨茵挥手作别, 杨茵早就背着书包回宿舍楼, 如今只剩下突然出现的梁双麒。梁双麒今天没有背琴回家, 所以看上去相当悠闲,什么东西也没带。

    梁双麒并没有让楚肖逸送, 他朝楚肖肖挥挥手,便自如地抬腿离开, 镇定道:“肖肖再见,我先回家啦, 下次来找你。”

    楚肖肖记得梁双麒口袋里有钥匙,估计他能顺利进门, 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楚肖逸却是满目茫然,迟疑道:“这是你拉丁语班的同学?恰好也住在小区里?”

    楚肖肖摇头:“不是, 麒麒哥哥在隔壁教室拉琴, 我们恰巧碰到的。”

    楚肖逸的神情颇为微妙, 他总觉得六七岁小男孩和自己同为“哥哥”,感觉哪里不太对。然而,楚肖肖的称呼似乎也无问题,毕竟其他三四岁的小朋友或许会称呼他为叔叔(?)。

    楚肖逸如今二十三岁,正处于尴尬的称呼年龄,心态上觉得自己是“哥哥”,出去却总是被人叫“叔叔”。

    《咱家几代人》团队已经重新回到御融台,小黑也待在自己的原位,还经受楚肖肖的认真检查。楚肖肖轻轻地捧着摄像头,愁眉不展地感慨:“小黑,你瘦了。”

    后台摄像一时不知如何答复,只能任由楚肖肖研究摄像机的重量。

    弹幕区瞬间热闹非凡,谁让小黑视角如此有趣,像是被楚肖肖捧着下巴一样。无聊网友们顿时欢乐起来,刷起“听到这句话本集就值了”、“没有我在家胖六斤,老师眼里出瘦子”、“莫非摄像机也在偷偷举铁”等言论。

    《咱家几代人》最新期的主题是“招待与拜访”,考验楚肖逸作为主人和客人的双重身份。楚肖逸跟父母商量过后,他们打算一起去拜访外公外婆,毕竟奶奶、小舅爷等人跟家里过春节,但外公外婆当时不在帝都。

    楚家栋和肖碧早起去取药,他们年前特意为外公外婆订药,打算今天下午时送去。楚肖肖和楚肖逸则待在家里,他们原本能度过一个清闲的上午,却有人敲响小院的门。

    紧接着,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发现节目里登场神奇的新人物。

    楚肖肖最初津津有味地在屋里看动画片,还未察觉到院子里的异状,倒是楚肖逸听到声响出门查看。楚肖逸连拖鞋都没换,他刚刚冲到院子里,就见昨天的小男孩牵着一只大黑猫,满脸淡定地朝自己招手。

    楚肖逸一边往院门走,一边扭头往屋里喊:“肖肖,你朋友来了!”

    梁双麒见对方为自己开门,礼貌道:“谢谢哥哥。”

    楚肖逸今天再看小男孩,感觉梁双麒就是礼貌乖巧的小孩子,一时也遗忘对方的“这是我妹妹”言论。梁双麒牵着身形优雅的大黑猫,最终在院子的台阶处停下脚步,没有踏进屋里。

    楚肖逸见一人一猫忽然停下,不禁面露疑惑:“怎么了?”

    “请稍等一下。”梁双麒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湿纸巾,他将其一板一眼地铺在台阶上,放到黑猫梁斯特的面前。

    下一秒,大黑猫就慢条斯理地踩上去,它悠闲地在上面蹭爪子,仿佛做过无数次般游刃有余。它将自己的爪子弄干净,还煞有介事地朝楚肖逸点头,算是向家里主人打招呼。

    楚肖逸望着黑猫的人性化举动,满脸发懵道:“……它还挺懂礼貌?”

    梁双麒此时也换上拖鞋,他随手捡起湿纸巾,询问道:“请问垃圾桶在哪?”

    楚肖逸帮助梁双麒丢掉湿纸巾,又见对方在水池洗了手,才进屋找楚肖肖玩。

    ——请不要耽误这头吊睛白额虎上大学?

    ——cxy真是妈见打,穿着拖鞋进院子,小孩和黑猫都知道保持地板干净。

    ——单身太久,看到一只猫都眉清目秀。

    楚肖肖没想到梁双麒会突然拜访,她看到小伙伴和黑猫异常高兴,兴奋道:“麒麒哥哥,梁斯特!”

    楚肖逸心想小男孩来得挺好,他要是将一人一猫招待完,就不用再找对象完成节目组任务。他给梁双麒和黑猫各自倒一杯水,区别是前者用玻璃杯,后者用剪短的一次性纸杯。

    梁双麒解开黑猫身上的牵引绳,梁斯特便聪明地在角落里喝水。小男孩接过玻璃杯,又向楚肖逸客气道谢,才说明自己的来意:“其实我是来逃难的,请暂时收留我一会儿吧。”

    楚肖肖不解道:“逃难?”

    梁双麒点头:“是的,我妈气得要打我,等我爸摁住她以后,我就能回去了。”

    楚肖肖瞪大眼:“为什么?因为你不练琴吗?”

    梁双麒歪了歪头:“那倒不是,我也不懂她为什么生气?”

    楚肖逸经验老到地推测:“你妈今天心情不好?”他以前的同学就有此等情况,父母心情不爽就要找孩子茬儿。

    梁双麒:“可能吧,事情是这样的……”

    梁双麒为兄妹二人讲解家中情况,过年时家里有客人带着礼物拜访,分别是大牌护肤品全套和Switch游戏机及游戏卡,当时说是送给母子二人。梁双麒的母亲拿走护肤品套装,梁双麒则拿走Swtich游戏机,但他当时忙于上课和拉琴,一直没有机会拆封。

    前不久,梁双麒忽然发现屋里的游戏机消失,他询问母亲后才得知,自己妈妈将游戏机拿去送客户,原因是对方家里也有小孩。梁双麒左思右想一番,他干脆将母亲未拆封的护肤品套装挂上咸鱼,卖出后又重买一套游戏机,而且多赚不少钱。

    现在,梁双麒的母亲发现护肤品套装不翼而飞,又得知梁双麒的所作所为,正怒不可遏地要打孩子,致使梁双麒出来避难。

    梁双麒一本正经道:“我觉得她好夸张,明明我也没私吞两者差价,愿意把多卖的钱交给她,她还如此生气。我知道她是不小心拿错礼物,已经贴心地帮助她以物易物,她居然还有意见。”

    在梁双麒心里,母亲是没资格随意挪用自己东西的,她当时肯定是偷懒不想为客户挑礼物,所以才直接拿游戏机过去。梁双麒理解对方的行为,因此他决定帮助母亲进行置换,他在闲鱼上一卖一买,不就变成母亲拿自己的护肤品送人?

    梁双麒:母亲拿我的游戏机送人,我卖掉护肤品买游戏机,再将多出的钱还给母亲,不就等于此事跟我无关?为什么要打我?

    楚肖肖被梁双麒的完美逻辑说服,赞同道:“我觉得没有问题,而且你很有经济头脑,还多赚一笔钱呢。”

    楚肖肖只差为梁双麒竖起大拇指点赞,赞赏对方的马云行为。

    楚肖逸则神情复杂:“……小朋友,你能长这么大真是奇迹啊?”

    ——孩子,你要是在我家生活,这么做是活不过第二集的。

    ——我建议你马上申请国外避难,光在小区内避难怕是距离不够233

    ——为什么给猫猫用纸杯!猫猫不配用玻璃杯吗?cxy公然搞物种歧视一生黑(狗头保命)

    两个小朋友在沙发上用IPAD看动画片,楚肖肖如今完全是人生赢家,她左边坐着梁双麒,右边趴着黑猫梁斯特,斜上方还立着摄像机小黑,场面格外热闹。他们开心地讨论着动画片,被情节逗得咯咯发笑,时不时还要靠在一起。

    沙发正对面,楚肖逸孤独地坐在不远处,他跟孩子及猫形成鲜明对比,莫名有点寂寞和没落,犹如无人问津的背景板。

    节目画面上,楚肖肖身边都是金黄色的太阳,楚肖逸周围却是蓝色的冰窖。

    楚肖逸看着时不时挨在一起的两个小脑袋,他莫名其妙地觉得碍眼,上前将楚肖肖和梁双麒的脑袋分开。

    梁双麒诧异地望肖肖哥哥一眼:“?”

    楚肖逸:“没什么,没什么,你们接着看……”

    没过多久,楚肖肖和梁双麒目不转睛地盯着IPAD,他们的肩膀又靠在一起,看上去天真烂漫、毫无距离。

    楚肖逸再次上前,伸手将两人的肩膀分开,为他们拉开距离。

    楚肖肖:“?”

    楚肖肖:“哥哥,你能自己去找点事情做吗?”

    楚肖肖不懂便宜哥哥为何如此麻烦,他平时根本不管自己看动画片,基本上都在默默地刷手机,没想到今天事情好多。二人一向是互不打扰的状态,各自玩各自的电子产品。

    楚肖逸提议道:“那我跟你们一起看?”

    楚肖肖左看看梁双麒,右看看怀里的黑猫梁斯特,抬头看看上方的小黑,坦诚道:“没有你的位置了。”

    楚肖逸忽然遭遇会心一击:“???”

    ——人家郎貌女才天生一对,轮得到你这个单身狗来反对?

    ——肖肖哥哥,麻烦你让一让,你挡到本小黑看动画了。

    ——楚肖逸:热闹是你们的,而我什么都没有。

    ——肖肖哥哥,是时候给肖肖带回家一个嫂子,不然你真的混不下去了,只要你愿意,我就跳火坑!

    楚肖逸觉得自己不能用成人眼光看待小孩,现在也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大清观念,但他觉得妹妹跟小男孩玩得好还是莫名不爽。当然,楚肖肖和梁双麒的年纪加起来或许才十岁,他们还真是纯纯的友谊,啥也没多掺。

    楚肖逸决定自己回屋找点事情做,索性从床底拉出闲置已久的吉他擦灰,打算搞搞自己的音乐。他以前离家时没带走吉他,如今也有五六年没碰它,估计声音早就不准。

    他在房间里进行吉他调弦,然后端着自己的武器回到客厅,瞬间引发弹幕区的恐慌。

    ——他来了,他来了,他又带着他的音乐来了!

    ——放过他俩吧,他们只是无辜的孩子啊,有什么事情冲着我们来!

    ——大家不要怕,他只要不开口唱就行,演奏和编曲是没危险的!

    ——究竟谁能将他一巴掌拍醒,让他好好地演戏就行?

    ——楚肖逸今天要还世界核平,于是掏出自己的核武器。

    楚肖逸不动声色地抱着吉他,他坐在客厅的角落里,佯装随意地弹起来,偷偷观察妹妹的反应。楚肖肖对他的行为熟视无睹,她沉浸在有趣的动画片里,完全没受到魔音干扰,展现出泰山般的沉稳气度。

    楚肖逸连弹两首自作曲,又弹一首儿歌,发现小东西仍旧没反应,一时苦恼要不要开口唱。然而,楚肖肖淡定沉着,梁双麒却有点坐不住,他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好像憋得很难受。

    楚肖逸要弹第四首曲子时,梁双麒终于开口:“哥哥,你一弦不准。”

    梁双麒作为大提琴手,他对声音极度敏感,听到不准的音就会万分崩溃。他已经算是绅士有涵养的小朋友,足足忍耐三首曲子,才出言戳破楚肖逸的底。

    楚肖逸一愣:“有吗?”他确实在屋子里调过音,但吉他好长时间没用,或许真的没有调准。

    楚肖逸又开始现场调音,让吉他发出一连串梁双麒无法容忍的声音,使小男孩浑身一颤。

    梁双麒沉默良久,他望向看动画的楚肖肖,突然提议道:“肖肖,既然这样都能做你哥哥,不如换我来当你哥哥吧。”

    楚肖肖不知梁双麒何出此言,一时小脸发懵:“咦?”

    梁双麒:“虽然我没有他长得高,但我比他更懂音乐。”

    楚肖逸:“???”这是哪家来的熊孩子?

    楚肖肖诧异道:“但我哥哥怎么办?”

    梁双麒:“他可以去我家里,做我爸妈的儿子。”

    楚肖逸放下吉他,他露出营业假笑,想要狂撸一把梁双麒的小脑袋,咬牙闷声道:“小朋友,我忍你很久了。”

    梁双麒灵敏地闪开对方的魔爪,反而一把捏住楚肖逸的手腕,制止对方的撸猫式行为,郑重道:“哥哥,不要轻易碰大提琴手的脑袋,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的力量有多强。”

    楚肖逸:“……”我好久没见过如此臭屁的小男孩。

    楚肖逸发觉梁双麒的握力确实挺强,而且对方的手不似寻常小孩白嫩,反而留有拉琴带来的茧。练大提琴就要不断地长茧、蜕掉、长茧,如此循环往复下去,直至手上留下最适合拉琴的硬茧。

    梁双麒一本正经道:“马云做淘宝都有其它网站竞争,没道理肖肖哥哥不能竞争,现在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了。”

    ——少年,别人是要成为火影或海贼王的男人,你是励志成为肖肖哥哥?

    ——小朋友人帅心善,都帮cxy找好下家2333

    ——年轻人,你还是too young too naive,以后才知道自己想做的并不是肖肖哥哥[doge]

    ——一开口就知道是新闻联播老观众了。

    楚肖肖坐在沙发上,她搂着大黑猫梁斯特,一人一猫默契地歪头,似乎看不懂现在的局势,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

    楚肖逸当然不会跟小男孩置气,毕竟对方说的明显是童言童语,没人会将其当真的。他挑眉笑道:“行,你要怎么竞争?你拿什么跟我比?”

    楚肖逸:有本事你就做家里三胎,那也只能当肖肖弟弟,当不了肖肖哥哥。

    梁双麒镇定道:“那就比音乐,不管你弹出什么音,我都能准确说出来。”

    楚肖逸闻言点头,他伸腿踢了一下面前的椅子,使其在地上发出一声响,随即坏心眼道:“请说吧。”

    弹幕区看到楚肖逸的幼稚行为,瞬间爆发愤怒的声讨,一时间刷满“求求你做个人吧”、“cxy今年不到三岁实锤”、“黑猫:虽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你家拿脚弹琴,怕不是要被打断腿”等言论,为梁双麒打抱不平。

    梁双麒无波无澜地瞟椅子一眼,淡定道:“B。”

    楚肖逸没料到对方会回答,他的腿还搭在椅子边缘,一时没来得及放下,猝不及防地将其又踢远一点。

    梁双麒侧耳倾听,答道:“bE。”

    楚肖逸震惊地望着对方,竟然无言以对:“……”

    梁双麒歪了歪头,他客观地点评:“哥哥,你家的椅子比你弹得准。”

    ——惊人的爽文打脸现场!楚肖逸不是踢到椅子,这是踢到铁板!

    ——弟弟帅翻,阿姨还能等你十五年,再久就真的不行[OK]

    ——我作为粉丝,忽然觉得自家爱豆的脸寡然无味,不及弟弟的音乐才华[doge]

    ——乔治果真是乔治,谁能想到他的音乐梦被空降小男孩掐死,谢谢麒麒普度众生!

    ——肖肖如同皇宫里的帝王,她坐在沙发上看不懂这场拈风吃醋,还搂着猫贵妃享乐[doge]

    楚肖肖完全不了解音乐,她看不懂梁双麒和楚肖逸之间的哑谜,迷茫道:“你们在做什么?”

    楚肖逸望着眼前斯文的小男孩,他脑海中灵光乍现,惊道:“你有绝对音感!?”

    绝对音感绝对是学音乐的普通人最痛恨的天赋,这代表此人不需要基准音就能分辨声音的具体音高,而且能从杂音中分辨自然界里的所有声音。当普通人需要基准音和调音器辅助时,拥有绝对音感的人却跳过此步,减少许多工作量。

    在梁双麒的耳朵里,清风吹过的声音是D,打喷嚏的声音是G,一切都能准确对应。当然,他也具备常人没有的烦恼,他无法容忍不准的声音,听到就会挠心挠肺、崩溃不已,例如楚肖逸的旧吉他。

    楚肖逸作为学音乐的人,当然知道世界上有此等天才存在,梁双麒或许没有超高的智商或情商,但他在音乐方面绝对开挂,有着许多音乐人梦寐以求的技能。

    楚肖逸瞬间忘去刚刚的针锋相对,他涌起无限的惜才之心,激动道:“你确实该专心做音乐,你有这方面的才能!”

    虽然他的妹妹也是生来聪颖的神童,但他显然在语言方面不够精通,没有见到梁双麒的震撼感。人只有彻底了解某领域,才能领悟其中天才的珍贵和出众。楚肖肖擅长的领域距离楚肖逸太远,只让他昏头昏脑、糊里糊涂。

    梁双麒作为马云信徒,却并未为楚肖逸的话感到高兴,他反而眼神一暗,硬邦邦道:“才能就是用来浪费的。”

    梁双麒将桌上的玻璃杯拿起又发下,他紧接着望向楚肖逸,眨眨眼道:“哥哥,这是什么音?”

    楚肖逸:“……”好小子,你今天还真铁心要做肖肖哥哥啦?

    ——完了完了,下期是不是没有cxy,只有麒麒小哥?那我只能遗憾地告诉节目组……我可以!我真的可以!立刻更换常驻明星!

    ——cxy在娱乐圈被无数小生狂挤不挪窝,回家莫名奇妙被幼崽挤走哈哈哈,其他流量居然不如一个孩子[doge]

    ——行了,赶紧回屋收拾行李,带着吉他去弟弟家做儿子吧。

    楚肖逸如今简直骑虎难下,他哪里知道玻璃杯发出什么音,他又没有绝对音感。正值此时,小院外忽然传来陌生男人的洪亮声音:“梁双麒!梁双麒!”

    大黑猫听到熟悉的声音,它猛地从楚肖肖怀里站起来,矫捷地跃下沙发,跑到角落里找牵引绳。

    楚肖肖一愣:“梁斯特……”

    梁双麒似有所悟:“我爸来了。”

    梁宸叉腰站在院子外面,中气十足地喊道:“行了,跟我回去吧,你妈不打你了!”

    楚肖逸暗自赞叹熊孩子家长来得好,瞬间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免遭身份易位的暴击。他看了一眼院子外的梁宸,对这位差点成为自己白捡父亲的男人,莫名产生一丝好感,只惋惜对方没更早过来。

    楚肖肖望着换鞋的梁双麒,友善道:“麒麒哥哥、梁斯特,欢迎你们再来我家玩。”

    楚肖逸听到此话,他偷偷在心里为妹妹的告别词末尾补上两字——才怪。

    梁宸:“给你们添麻烦,也欢迎你们来我们家玩!我们就住在E栋!”

    梁宸也不知道儿子为啥老往这边跑,他琢磨梁双麒可能不认识小区里其他人,所以才会总找楚肖肖。

    梁双麒仍对失去的“肖肖哥哥”之位耿耿于怀,他觉得自己只差最后一击,谁料父亲突然出现,让他的计划功亏一篑。如果他刚刚取得胜利,他就能待在这里,一直跟楚肖肖玩儿。

    梁双麒脸上难掩失落,跟楚肖肖挥手告别:“肖肖,再见!”

    他又幽幽地望了楚肖逸一眼,说着灰太狼的经典台词,暗示道:“哥哥,我一定会回来的。”

    梁宸恨不得当场给儿子一个爆栗,怒道:“不许天天学动画片上的话!”

    楚肖逸:“……”你究竟是哪里来的熊孩子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