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梁双麒来得突然、去也匆匆, 一人一猫只在屋内留下用过的玻璃杯和纸杯, 便被梁宸领回家。

    楚家栋和肖碧归来时,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梁双麒的拜访。一家四口在家里用过午餐,便带着药品和水果,坐车驶向外公外婆居住的小区。

    车上, 楚肖逸仍旧心有余悸,询问道:“妈, 你确定给肖肖报的普通班吧?她幼儿园里应该没有其他厉害的小孩?”

    楚肖逸:这究竟是什么天才吸引体质?难道小孩也是按段位玩耍,王者配王者?

    肖碧不明所以, 答道:“当然是普通班,我上回跟你说的那个班要十岁才能报考……”

    楚肖肖皱眉纠正:“我都说麒麒哥哥是在辅导班碰到, 我们只是以前在小区里见过,并不在一所学校。”

    楚肖肖觉得便宜哥哥的记忆力有问题, 简直宛如一条金鱼, 早就跟他说过梁双麒的来历,他当时敷衍地嗯嗯应下,扭头又把细节遗忘。她严重怀疑他和奶奶有一样的毛病,容易记不清事情。

    楚家栋笑道:“怎么?肖肖又交新朋友啦?这也挺正常,你带她去趟超市, 她都能认识别人。”

    楚家栋对孩子们的友谊见怪不怪,小孩们似乎都没有大人的防备心, 他们见到同龄人很快就能融洽相处, 而且交友并不需要特别理由。两个小孩或许只是稍微聊几句, 有一点共同的兴趣爱好, 马上就能亲昵起来。

    楚家栋开车经过人流涌动的大学校区,又稍微拐几处弯儿,便到校区家属楼下。外公外婆都是大学退休的教授,他们如今时不时外出旅游、探亲,剩下的日子就在家里清闲地度日,享受退休生活。

    肖碧从车里下来,她环顾一圈新刷的小楼,怀念道:“居然还重新刷漆。”

    肖碧以前就在院子里长大,小区里住的全是学校的老师及职工,她童年时的玩伴很多也在大学里任职。院子里的建筑楼龄挺长,但时不时会修缮维护,所以仍然显得规整、漂亮。

    楚家栋打开后备箱,他把带来的礼品提出来,将其递给大儿子,嘱咐道:“你好久没来,一会儿提着上楼,先给外公外婆问好。”

    楚肖逸摸了摸鼻子,赶忙接过水果及药品,心虚地应下:“哦……”

    楚肖逸确实许久未见外公外婆,也不知道父母是如何解释的。他越发感觉自己过去五年像不懂事的棒槌,只能在此时做提东西的工具人,强行亡羊补牢一把。

    楚肖肖探头探头地观察哥哥手里的东西,楚家栋揉了揉她的脑袋:“肖肖还记得这里吗?上次来还要抱着你呢?”

    楚肖肖如今才三岁半,她对前两年的记忆并不深,小孩都是每天有变化,稍微过两月又不一样。她对自己襁褓里的回忆不多,只能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迟疑道:“外公好像有很多小壶小碗,还在小盘子上做饭。”

    楚肖逸茫然地思考一番,吐槽道:“……你是在说外公的茶具吗?”

    外公肖季同痴迷品茶,没事还要写两笔书法,颇有旧时文人的风骨。他有全套的特制茶具,每回泡茶都颇具仪式感,搞得雾气弥漫、茶香四溢,可惜在楚肖肖眼里就是用小台子做热水——花里胡哨。

    一家四口提着东西上门,跟拍的摄像们也尾随其后。楚肖逸被安排打头阵,原因是他太久没有露面,总得率先说点什么。他怀着紧张的心情摁响门铃,片刻后就看到外婆卢素曼的脸,忙道:“外婆……”

    楚肖逸还未来得及说完,外婆卢素曼便已经激动地摁住他的手,热情地把他往屋里搂:“哎呦,我的外孙儿哦,咱家的大明星终于忙完回来了……”

    楚肖逸根本不用解释什么,热情洋溢的卢素曼便递出台阶,她将一家人往屋里领,嘴上还喊着:“老肖!老肖出来啦!”

    外公肖季同着急忙慌地赶过来,屋子里顿时溢满欢乐的气氛,显得热闹不已。

    卢素曼是爽朗热络的小老太太,她同样没遗漏对孙女的问候,将楚肖肖的糯米团小脸摸来摸去,不住地问道:“肖肖,还记不记得外婆?还记不记得外婆?”

    楚肖肖面对外婆的极致喜爱,她动也不敢动,小鸡啄米道:“记得记得……”

    肖碧进屋换完鞋,问道:“妈,你们什么时候从我哥那边回来的?”

    “就前两周的事!”外婆卢素曼发现蹲在角落里的黑衣摄像,又忙不迭拉对方起来,她诧异道,“小伙子,你蹲着做什么?你到椅子上坐啊?”

    肖碧等人有提前告知节目录制的事,但显然外婆对流程还不清晰,卢素曼觉得摄像们也属于拜访的客人,不能在角落里蹲着。

    “外婆,这是人家的工作,必须得这样……”楚肖逸尴尬地解释,“其实您当看不见摄像机就行。”

    卢素曼:“啥工作还不让坐着?再说人家那么大的人,哪儿能当看不见啊!?”

    黑衣摄像们同样没想到老太太如此热心肠,非要逼着他们坐下,百般推辞也没办法。最后,卢素曼终于退让一步,给摄像们找来小凳子,允许他们坐在角落里,不必强行跟一家六口同桌。

    楚肖肖见混乱场面终于平息,她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点评道:“外婆有职业病,把大家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楚肖肖:摄像叔叔们就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让坐下就坐下,让午睡就午睡,不能有反抗意见。

    外公肖季同原本正泡茶,他听到此话忍俊不禁,赞道:“肖肖说得对,你要不许外婆安排,外婆要跟你翻脸的!”

    卢素曼刚将摄像们安排完,她忽然扭头问道:“老肖,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叫我啦?”

    肖季同忙不迭低头,气弱道:“嗨,没有没有……”

    楚家栋和肖碧先问候一番肖季同的身体,等到卢素曼重新坐回茶桌前,话题中心就瞬间改变。卢素曼神采奕奕道:“肖逸,你是不是该找女朋友啦?你今年都二十三岁啦?”

    楚肖逸刚咽下一口热茶,他差点猛呛出来,连忙推辞道:“外婆,我还是想先忙工作,等事业有成后……”

    卢素曼拍板道:“你现在还不算事业有成吗?又没让你马上结婚,先找女朋友谈两年啊!”

    肖碧解围道:“妈,肖逸还小……”

    卢素曼颇不赞同:“哪里还小?肖逸都工作好几年啦,现在也就是时代不同,换我们年代都结婚生子!你差不多就这会儿生的肖逸?”

    “……”楚肖逸感到阵阵窒息,他忽然觉得前五年不回家也挺好,避免无数相同的问责。

    楚肖肖出言帮腔:“外婆,哥哥条件太差,不好找女朋友。”

    楚肖逸头一回觉得自家妹妹如此可爱,他忙不迭附和:“对对对,外婆我没房没车没学历,没人看得上我……”

    卢素曼闻言顿时露出痛心的神情,她一把握住楚肖逸的手,振振有词道:“不许妄自菲薄,我外孙又帅又优秀,还是厉害的大明星,怎么会没人看得上,没人比得上我外孙……”

    外公肖季同搭话道:“那肖肖以后也找个大明星?”

    卢素曼瞬间怒不可遏:“放屁!肖肖不能找戏子,怎么也得是老师或公务员!”

    楚肖肖眨了眨眼,她总觉得哪里不对,面色古怪道:“外婆,你的说法好矛盾,完全是两种标准……”

    楚肖逸:“……那叫做双标。”

    卢素曼作为中国驰名双标外婆,在她眼里外孙楚肖逸千好万好,他是万众瞩目的大明星,恨不得天上的仙女才能配。然而,如果外孙女楚肖肖跟娱乐圈明星搅在一起,卢素曼便瞬间暴跳如雷、烦躁不安,觉得对方除了脸一无是处,配不上自己外孙女!

    即使楚肖肖现在才三岁半,她离谈朋友还有好长时间,卢素曼都能想得很远。

    ——外婆是我最害怕的老太太类型,总觉得要是不听她话,她能把你天灵盖拧开。

    ——楚肖逸:外婆,其实我就是你嘴里的戏子。

    ——太惨了太惨了,cxy在家人眼里完全是找不到老婆的糟糕形象,家人简直是人均逸黑[OK]

    楚肖逸在茶桌前简直坐立难安,没人能让有做媒心的老太太闭嘴,更何况对方还是外婆。肖碧刚开始还出言劝两句,如今完全摁不住自己母亲。楚家栋和肖季同作为状况外的男同志们,他们默契地闭嘴不言,生怕遭到无辜扫射。

    好在楚肖肖及时化解僵局,她低头望着小杯里的清茶,露出苦恼的神色,小声道:“有点苦……”

    外公肖季同泡的是好茶叶,有着上好的醇香,然而孩子的口味相当简单,不甜就是不好喝。

    肖季同耐心地解说:“肖肖,这可是好茶呀,你要细细地在舌尖上品……”

    “品你个大头鬼!”卢素曼瞬间被外孙女的话转移注意力,提议道,“外婆给你加奶加蜂蜜,再加一点水果丁,好不好?”

    楚肖肖闻言眼睛一亮,她立马点了点头,露出期待的神情。

    肖季同颇不赞同地皱眉,嘀咕道:“茶圣陆羽曾说过,你们这种品茶方式宛若沟渠之水……”

    卢素曼:“闭嘴。”

    肖季同:“……”

    卢素曼可不管其他人还喝不喝,提着壶就先倒走奶茶需要的茶水量,让肖季同遗憾地拍腿叹息:“你用后面几泡嘛,这时候味道最好,你非要给她加奶!”

    在肖季同看来,茶水里加入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会破坏原有的好味道,变成只有甜味的饮料。

    卢素曼抬抬下巴,趾高气扬道:“我要的就是最好的,不然还不稀罕用来给我孙女做奶茶!”

    肖季同:“……”

    没过多久,楚肖肖就获得外婆牌奶茶,她畅饮一口外公所说的沟渠水,舒服地长叹一声,只差来一句“真香”。如果忽略外公哀怨的眼神,这真是惬意的喝茶时光。

    喝茶时光后,肖季同例行要练一练毛笔字,他在桌上铺开笔墨纸砚,瞬间吸引楚肖肖的注意力。另一边,剩下的四人正在翻看相册,卢素曼还兴致勃勃地介绍:“肖逸,这是你爸刚来家里的时候……”

    泛黄的照片上,楚家栋还是文俊小伙儿,只是笑容稍显憨态,他和肖碧分别站在肖季同两侧,看上去相当和谐。

    楚家栋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这真是好早以前的事。”

    卢素曼:“那时候你俩还没好呢,你是来家里吃饭,凑巧楼下要照相。”

    楚肖逸不可思议地望着照片,又打量一番楚家栋,惊道:“爸,你年轻时还挺帅?”

    楚家栋拍了拍肚子,难得轻松道:“嗨,现在也挺帅……”

    肖碧笑着推了丈夫一把:“真敢说呢。”

    楚肖逸翻着外婆家的老照片,他越发感觉到一丝神奇,照片上的父母跟自己差不多年纪,同样精神奕奕、神采飞扬,还是年轻人呢。他以前只有父母做父母时的记忆,但在外婆家却看到父母做子女时的一面。

    他们同样会穿那个年代里时髦漂亮的衣服旅游,在充斥着阳光的大学校园里漫步读书,有着独特而动人的青春回忆。他们不用天天奔波在外赚钱工作,也不会回家就要处理无尽的家务和琐事,同样光彩照人而精致地活着。

    “这时候肖逸就出生啦,我和你奶奶抱着你去天|安|门照相。”卢素曼露出怀念的神色,“现在她也不记得我啦,当年珍儿可厉害着呢。”

    楚肖逸看着照片上笑容满面的外婆和奶奶,还有满脸懵懂的幼年自己,心里难免有点感慨。楚肖肖或许都没见过神志清醒的奶奶,但他还记得做事利落、浑身活力的奶奶,也记得老人带他时的美好回忆。

    兄妹二人在不同的时间点融入家庭,同样是各有所得、各有所失,他们在各自的那一段光阴里拥有或错过,说不清好坏。

    楚肖逸翻到相册末尾,提议道:“改天带肖肖去拍照吧?这就她的一张照片?”

    卢素曼:“还有还有,但都在手机里,我不知道怎么弄?”

    楚肖逸:“但也没有全家福?”当然,这也有他的问题,他不回家哪来的全家福。

    楚家栋:“可以,改天挑个日子拍吧!”

    卢素曼:“肖逸就该抓紧结婚生小孩,到时候就是四世同堂,那拍照得多热闹啊!”

    楚肖逸惊异地瞪大眼,不敢置信道:“……外婆,怎么又能扯到这话题?”

    楚肖逸着实快要崩溃,他觉得老人家的暗示无孔不入,杀得他猝不及防。即使他向外婆解释,自己的工作不适合恋爱结婚,老人家也满脸不屑,浑然不当回事儿。

    卢素曼:“啥工作还管这些哦?你做地下党的啊?”

    楚肖逸:“……”他在情感方面确实得像地下党一样谨慎。

    ——外婆来一出首尾呼应,抓准催婚第一要义!

    ——一家四口,肖逸最丑。

    ——爸爸妈妈年轻时都很好看,其实妈妈现在也好看,就是镜头好少。

    ——单身狗cxy被父母爱情秀一脸,还要惨遭催婚,简直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楚肖逸实在害怕外婆,他赶紧找借口脱身,说要看看外公和楚肖肖。外公肖季同正带着楚肖肖练字,他将毛笔和墨水备好,邀请外孙女下笔。

    楚肖肖如今还不够高,她站在椅子上,一只小手撑着桌子,一只小手握着毛笔,犹如一只伸懒腰的幼猫,正仰头认真地写毛笔字。

    楚肖逸眼看她的小手握笔颤颤巍巍,在纸上画下歪歪扭扭的一横,犹如一条难看的毛毛虫,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肖季同见状却高声赞美:“好!咱们肖肖这一横一气呵成,有当代王羲之的风范啊!实在是写得好!”

    楚肖逸:“……”怕不是越级碰瓷王羲之?大师的棺材板要摁不住了?

    楚肖逸觉得外公好歹是文学系正教授,怎么对方闭眼狂吹的模样像极饭圈粉头,不负责任地对着妹妹吹彩虹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