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咱家几代人》的“招待与拜访”系列录制结束后, 楚肖肖终于迎来难得的休息时光, 不用再应付便宜哥哥和节目组。楚肖逸需要外出营业一段时间, 不可能天天在家待着, 楚肖肖可以有自己的生活计划, 不必再迁就哥哥。

    虽然楚肖肖和兄长的关系渐好, 但她还是觉得哥哥好麻烦, 需要天天盯着他,实在令人操心。如今, 楚肖逸离家工作, 楚肖肖不必再带家长, 立马开心起来。

    周末,楚肖肖和杨茵例行去辅导机构上课, 进行拉丁语学习。楚肖肖和杨茵在教室门口挥手作别, 她进屋却发现班里有新同学, 加上她居然有三人。

    陌生的小男孩坐在第一排的位置,将后背挺得非常直。他轻轻地瞥一眼进屋的楚肖肖,神情有点讶异, 也没有多说什么。第三排还坐着一位老爷爷, 他正摸着老花镜看练习本,在纸上奋笔疾书。

    楚肖肖还从未经历过此等班级, 但她觉得起码比原来要好, 好歹不算一对一教学。她原本的位置被男孩占领, 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向右迁徙一格, 不再是第一排正中心。

    外教老师踩点出现, 他望着前排的两个小孩,一时有点发懵,不禁嘀咕道:“……这是少儿班吗?”

    辅导机构本来就没有多少拉丁语老师,外教老师已经从事此行业挺长时间,他的学生大多是由于专业不得不辅修拉丁语的成年人,楚肖肖就算罕见,现在居然又来一个?

    因为两名新学生是中途加入,外教老师自然要询问其学习进度。小男孩叫陈光溯,他好早以前就报上拉丁语班,但上期有事只来过两趟,从今天开始正式补课,学习目标是“熟练掌握拉丁语”。老爷爷是一位闲散的退休老人,年轻时学过一点拉丁语,课程是子女帮他报的,学习目标是“预防老年痴呆”。

    外教老师若有所思地点头:“好的,我知道大家的学习目标,就知道怎么帮大家学得更好。”

    小男孩陈光溯瞟了一眼旁边的同龄人楚肖肖,直接道:“为什么不问她的目标呢?”

    楚肖肖一愣,没想到新同学会提起自己。

    外教解释道:“肖肖已经来过两趟,我知道她的水平。”

    陈光溯这才收回视线,他矜持地点点头,颇有一种“朕懂了,退下吧”的气质。

    外教老师正式开始授课,他今天是全中文讲课,时不时还要跟学生互动。老师在课堂上强行互动最为致命,原因是班里只有三人,问题总会落到你头上。

    拉丁语是一种略显枯燥乏味的语言,假如不懂意大利语,入门起来会稍困难,而且跟汉语有不少对立的地方。它的学习过程与其说是在学语言,不如说是在做数学题,分析句子宛如分析程序。

    外教老师提问相当流程化,基本重复“老爷爷——陈光溯——楚肖肖——问题解决”的过程,反正答案总归让楚肖肖解出,偶尔老爷爷和陈光溯会答出。

    陈光溯刚开始还胸有成竹,如今他越发感到惊异,扭头问道:“为什么你都会?”

    楚肖肖露出茫然的神色,答道:“因为我就是会?”她着实没懂对方的逻辑,这还用问为什么吗?

    片刻后,楚肖肖再次答出难题,陈光溯抓耳挠腮道:“你是不是老师的托儿!?”

    楚肖肖的词典里还没加载进“托儿”的解释,完全没理解他在说什么。她的词汇量来自动画片和电视剧,显然“托儿”并没有被覆盖到。

    楚肖肖:学拉丁语却学到奇怪的汉语词汇。

    陈光溯其实是相当聪明的小男孩,他跟楚肖肖的年纪差不多大,尽管学习过程磕磕绊绊,但也远超许多成年人。然而,人就是不能随便对比,楚肖肖往旁边一坐,衬得陈光溯黯然失色。

    楚肖肖觉得此人很奇怪,她回答出的问题越多,陈光溯对自己印象越好,但说话的语气反而越冲,而且展现出紧迫的焦虑感。她见识过“不喜欢自己却强露笑脸”类型的人,然而第一次见到“喜欢自己却紧绷着脸”类型的人。

    尽管楚肖肖能看到陈光溯的情绪颜色,但她还是觉得对方有些失礼,她又没要跟他竞争什么,陈光溯却眉头紧皱、斗志昂扬地要比拼,仿佛他必须比她强一样。

    课间时,楚肖肖不想在班里被陈光溯追问,索性摆脱他去找梁双麒玩耍。她推开琴房的大门,发现梁双麒没有在拉琴,反而在奇怪地甩胳膊。他还撑了撑身体,简单地做起广播体操,悠闲地打招呼:“Hell,肖肖。”

    楚肖肖好奇道:“麒麒哥哥,你在做什么?”

    梁双麒:“我在平衡胳膊的力量,不然光用一边拉琴,左右胳膊不一样长。”

    楚肖肖惊奇地睁大眼:“会有这种事情吗?”

    梁双麒煞有介事地点头:“会,你看《海贼王》里的路飞,说不定以后我的胳膊就会好长好长,站在二楼就能摸到一楼。”

    楚肖肖在脑海中想象画面,她忽然面露一丝狐疑:“……你是不是在骗我?”

    楚肖肖只是不会拉琴,但她可不是小傻瓜。

    梁双麒无辜地眨眼,他露出自己的双手,可怜兮兮道:“没有,你看我现在双手都不一样,说不定以后胳膊也不一样呢?”

    楚肖肖凑过去观察,果然发现他的手指有差异,梁双麒的左手由于揉弦起茧,看上去跟别人的不同。楚肖肖望望他的手掌,又看看自己的手掌,迟疑道:“你的手好大?”

    梁双麒:“因为我要拉大提琴啊。”

    楚肖肖伸出小手,她放在他掌心对比一番,又小心地碰碰茧子,疑惑道:“这不疼吗?”

    梁双麒坦白道:“没有感觉。”

    楚肖肖面露苦恼,遗憾道:“那我是不是不能学乐器?我的手那么小?”

    楚肖肖原本还没有意识,她现在发现自己的手如此小,瞬间露出怅然的神色,有种丢失技能点的感觉。梁双麒的手比她大,所以他能拉大提琴;楚肖逸的手也比她大,所以他都能弹吉他。楚肖肖没有大手,就不会演奏乐器。

    梁双麒:“为什么你想学乐器?”

    楚肖肖:“那样我就能听到好听的音乐。”

    楚肖肖最近观察乐团的其他孩子,他们各个都会吹拉弹唱,每人都有自己的乐器。

    梁双麒思考片刻,认真地劝阻:“算了吧,还是我拉琴给你听吧,学琴是很辛苦的事情,说不定你还要挨打。”

    梁双麒觉得楚肖肖的小身板太脆弱,她估计根本扛不住两顿揍,还是别走上音乐路为好。

    楚肖肖小脸发懵:“为什么要挨打?”

    梁双麒同样一愣:“?”

    梁双麒:“学琴哪有不挨打的?”反正他在乐团里还没听说过。

    孩子本来就在活泼好动的阶段,容易被其他事物吸引注意力,然而学琴却要天天苦练、日日不断,没有外力压迫很快就半途而废。梁双麒都算自制力强的小朋友,但他也有偷懒耍滑的时候,更不用提其他小孩。

    楚肖肖的音乐梦瞬间被挨打戳破,她露出复杂的神情,又发出灵魂疑惑:“你们都挨过打吗?”

    楚肖肖:我是全天下唯一没被打过的小孩吗?

    梁双麒点点头:“对,但我只让我妈打,毕竟她生我时很疼,打我就打我吧。我从来不让我爸打,他原来是当兵的,我怕他把我打死。”

    楚肖肖对梁宸的印象微妙起来,明明看上去是如此爽朗阳光的叔叔。

    两人正闲聊着,忽然一帮小男孩推门进屋。他们见到陌生的楚肖肖一愣,带头的孩子诧异道:“哇,梁双麒,你最近老跟女生待在一起呢?”

    梁双麒现在中午跟楚肖肖、杨茵一起吃饭,不在乐团的孩子窝里打转,自然被如此议论。

    “你很无聊吗?”梁双麒倒没有生气,他微微挑眉道,“不要老躲在我这里玩。”

    楚肖肖躲到梁双麒身后,她歪头偷看钻进来的男孩们,他们看上去都有七八岁,有些年纪还要大一点,人人都比她要高。

    带头男孩看到白净乖巧的楚肖肖,好奇地打量她:“这是谁?”

    梁双麒淡淡道:“我妹妹。”

    梁双麒:虽然现在还没成功上岗,但反正真哥哥也不在,自己就做一日哥哥。

    带头男孩一愣,他露出新奇的神色,昂首挺胸道:“是吗?也是我们学校的吗?那我可以罩你哦?”

    楚肖肖的词典里也缺失“罩”的含义,所以她不太理解对方洋洋得意的语气,也不懂为何自己要被“罩”。

    梁双麒镇定地打断对方:“她还没上小学。”

    “怪不得,我就觉得她没到学琴的年纪。”带头男孩掏出兜里的手机,他朝梁双麒晃了晃,“要一起吃鸡吗?”

    梁双麒言简意赅地拒绝:“我不会玩。”

    男孩们窝在角落里打起游戏,叽叽喳喳地笑起来。他们害怕被乐团老师发现,基本都是游击战形式到处蹿,避免被抓住玩电子游戏。梁双麒的琴房是一行人的逃难点之一,他们没过多久还会更换地方。

    “这是你朋友吗?”楚肖肖还没接触过太多比她大的孩子,虚心请教道,“什么叫罩我?”

    “不是,只是乐团的人。”梁双麒立马跟男孩们划清距离,他轻轻地嗤了一声,嘲道,“琴拉得不怎么样,话说得倒挺张狂。”

    楚肖肖眨了眨眼,她其实觉得麒麒哥哥有时也挺张狂,但他用所谓绅士态度、骑士精神包装一番,不直接将叛逆写在脸上。当然,他好像还不喜欢别人说大话、秀优越的态度,只是面上保持礼貌,心中却相当不屑。

    不过梁双麒作为她的朋友,只要他没有如此对待她,楚肖肖自然不会说破。

    楚肖肖还不理解乐团环境,但她在幼儿园里总是跟谁都玩得好,索性询问道:“你不用跟他们一起玩吗?”

    “不用,我们乐团淘汰率很高,他们不一定会留下来。”梁双麒似乎根本没把男孩们放在眼里,反而热心地提议,“你要喝水吗?我给你倒一杯?”

    梁双麒离开琴房去接水,楚肖肖则在屋里转了转,又观察一番比她高的大提琴,最后被男孩们的游戏音效吸引。男孩们倒没有排斥她的靠近,反而大方地给她展示游戏画面,时不时还要解说一番,看上去神采飞扬。

    楚肖肖以前没见过电子游戏,她看着他们激动地开枪打人,完全不懂其乐趣所在,偏偏男孩们都满脸兴奋。

    楚肖肖站在旁边安静地看着,忽然感觉眼前一黑,有人蒙住她的眼睛。

    梁双麒从身后遮住她的眼睛,一本正经道:“总是盯着屏幕看,眼睛会瞎掉的。”

    “梁双麒,你眼睛才会瞎!”带头男孩听到如此扫兴的话,立刻气得指责对方。

    梁双麒才不管自己引发多大民怨,捂着楚肖肖眼睛将其带走,让她远离热火朝天的游戏男孩们。他撤下自己的双手,露出一丝哀怨的神色,迟疑地垂眸:“你居然喜欢电子游戏吗?”

    梁双麒没想到自己离开片刻,楚肖肖就被玩游戏的男生吸引走,看上去对此兴趣挺大。

    楚肖肖解释道:“我只是没见过。”她只用IPAD看动画片和学习视频,还没玩过吃鸡类电子游戏。

    梁双麒若有所思道:“真拿你没办法,不然你来我家玩吧,我爸爸玩得很好,我在家都跟他玩。”

    楚肖肖面色古怪:“你不是不会吗?”梁双麒刚才一口回绝男孩们,她可还记得清清楚楚。

    梁双麒:“我不想跟他们玩,他们玩得太差劲。”

    楚肖肖闻言越发不解,她觉得男生真是一种匪夷所思的生物,总是在做她不明白的事情,例如楚肖逸、梁双麒等。她和安妮、杨茵一起玩的时候,从来不会想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她们都是融洽愉快地交往。

    梁双麒也不是跟男孩们关系不好,他们说话的语气相当熟稔,但态度又跟女生间的谈话口气不同。

    楚肖肖在梁双麒的琴房小憩片刻,又回班继续上拉丁语课,直到中午用餐。她再次见识到男生的迷惑行为,被同班的陈光溯拦住,追问她学习的秘诀。

    陈光溯在拉丁语课上多次遭受重创,他眉头紧皱地拦住楚肖肖,闷声道:“你为什么学得那么快?”

    楚肖肖面色诚恳:“可我本来就比你多上两回课。”

    陈光溯咬牙道:“才不是,我听过前两次课的内容,我们的进度是一样的!”

    陈光溯只是在上期课程中途离开,并不代表他毫无基础,他没有落后的知识点。

    楚肖肖闻言陷入思考,她还无法理解自身的特别,索性反问道:“那你为什么学得那么慢?”

    因为安妮等人从未问过这类问题,只会高喊“肖肖好棒”、“肖肖厉害”等话,所以楚肖肖从没认真地思考过原因。她也不会问安妮“为什么你跳舞那么好”,只会钦佩地说“安妮好棒”,所以完全没有此等烦恼。

    陈光溯的学习能力远超同龄人,他对自己的智慧颇感自负,哪想到有一天遭遇重击,不但成绩被全面碾压,还被扎心反问“你为什么学得那么慢”!

    楚肖肖是真的不懂,她无法解释自己为何学得快,只能反问对方为何学得慢,由此反推自己学得快的原因,便能够解决问题。

    然而,陈光溯却遭遇会心一击,头一回感受莫大折辱,他的眼圈瞬间泛红,嗷得一声发出无能哭啼!

    楚肖肖望着爆哭的同学:“???”

    楚肖肖:男生真是莫名其妙的生物?为什么动不动就撒泼打滚、无能狂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