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三十一章
    梁双麒真是想法很多的小朋友,他想要做马云、想要做肖肖哥哥、想要做肖肖家的ipad。

    楚肖肖认真地想了想,她还是婉拒梁双麒的提议,为难道:“算了吧,我觉得ipad会难过。”

    楚肖肖是念旧的小朋友,她和ipad一同度过如此多岁月,实在不该抛弃它。

    梁双麒点了点头:“好吧,那我还是改做肖肖哥哥。”

    楚肖肖:“可以。”

    梁双麒深得鲁迅先生真传,如果人想要在屋里开一个窗,就要主张拆掉屋顶,于是便有人调和愿意开窗。梁双麒先说想要做ipad,楚肖肖想一想怕ipad难过,他退而求其次说做肖肖哥哥,她这回就觉得没太大问题。

    梁双麒领着楚肖肖回家,他在路上早就提前给梁宸打过招呼,说小朋友可能在家吃晚饭。楚肖肖眼看着屋门一开,满面笑容的梁叔叔探出头来,他热情洋溢道:“欢迎欢迎!”

    楚肖肖礼貌道:“叔叔好,我叫楚肖肖。”

    梁双麒率先进屋,又左顾右盼一番,问道:“我妈呢?”

    “你妈晚上有饭局,已经出门啦。”梁宸生怕儿子嘚瑟,他严肃地提醒,“别以为今天不用练琴,你晚上的时间照旧。”

    梁双麒偷偷道:“果然你失业就是闲……”

    梁宸义正言辞:“梁双麒,我最后纠正你一次,我是转业不是失业。”

    大黑猫梁斯特见到有人进屋,它灵敏地从猫爬架上跳下,还把鞋架上的拖鞋拽出,将其推到楚肖肖的面前。楚肖肖新奇地望着聪颖的黑猫,她总觉得麒麒哥哥家的猫异常机灵,各项素质远超野猫。

    梁宸却不太满意,他将黑猫拽下的拖鞋拿起,重新放回鞋柜里,教导道:“李斯特,你的任务执行失败,她应该穿小拖鞋。”

    黑猫拽下来的是一次性白色拖鞋,算是成人规格,并不适合小朋友穿。

    “肖肖,你穿我的拖鞋吧。”梁双麒拿出自己的备用拖鞋,他又一本正经地纠正,“爸爸,都说它叫梁斯特。”

    梁宸正在对黑猫施加手势命令,好像妄图重新指导它。然而,黑猫却悠闲地蹲在地上,它目不转睛地盯着楚肖肖看,尾巴还轻松地荡来荡去,完全没把成年男人当回事儿。

    梁宸遗憾道:“不行,它对口令和手势还是不够敏感。”

    楚肖肖为黑猫说话,小声道:“叔叔对梁斯特好严格……”她觉得它会拽拖鞋就够聪明,何必强求拖鞋规格呢?

    梁双麒替自家猫打抱不平,他凝眉道:“它又不是军犬,你不要老想着训练它。即使你已经失业,也不能总迫害它。”

    梁宸:“……我是转业,不是失业。”

    梁宸忽略孩子们的谴责,继续尝试对黑猫下达指令,但看上去不太好使。梁斯特的注意力完全被楚肖肖吸引,根本没有执行任务的意识,将梁宸当做一团空气。它见楚肖肖坐在沙发上,立马敏捷地跳上去,熟练地靠在她身边。

    楚肖肖摸着它柔软的毛发,算是明白黑猫的异常原因,难怪它可以牵出去遛,梁叔叔是将它当作军犬培训?

    梁双麒对于父亲的行为,做出精准地点评:“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当兵的离开部队有多闲。”

    梁宸给孩子们端来饮料和水果,又兴致勃勃道:“肖肖,晚上想吃什么?叔叔给你们烧!”

    楚肖肖老实道:“什么都可以。”

    梁宸:“没有想吃的东西吗?”

    楚肖肖也不清楚麒麒哥哥家有什么,所以她很难提出要求,只能挑难度系数低的菜肴,试探道:“青菜?”

    楚肖肖:炒青菜应该是最简单的食物,连便宜哥哥都不会失败。

    自从楚肖逸给楚肖肖做过饭后,她恍然大悟原来并不是大人都会做饭,打破她过去的老旧认知。当然,楚肖逸也有可能不是完全体大人,所以他的做饭水平极不稳定,感觉跟抽奖一样。

    楚肖肖现在对饭菜的要求极低,她都能逐渐开始接受炒芹菜,只要别让她吃焦黑色肉片就行。

    梁宸挠头想了想,随即爽朗道:“没问题!晚上多来点青菜!”

    梁双麒对晚饭菜谱并无兴趣,他将家里的ipad找出来,提议道:“爸爸,你带我们打游戏吧?肖肖她还没玩过吃鸡?”

    梁宸:“可以,但不能沉迷,只能打两局。”

    梁双麒:“是是是,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

    梁双麒让楚肖肖拿自己的ipad和账号游戏,又用另一个ipad登录父亲的账号,让梁宸用手机换号操作。梁宸发现儿子拿走自己账号,忧心忡忡道:“梁双麒,你不会用我的号落地成盒吧?”

    梁双麒:“这有什么关系吗?”

    梁宸:“你会让一位老兵在部队生涯中留下耻辱的一笔。”

    梁双麒:“你已经失业。”

    梁宸:“……转业。”

    楚肖肖对游戏画面还满目茫然,她望着ipad上的人物,好奇道:“麒麒哥哥,为什么你是女的?”

    梁双麒用得居然是女号,楚肖肖还一本正经地给角色换起衣服,专挑粉嫩的颜色往身上套,让小人变得花里胡哨。

    梁双麒:“因为他们说女生的受弹面积小。”

    楚肖肖若有所思地点头,梁宸则掷地有声道:“我们的军事演习马上开始,请大家做好准备。肖肖你的服装不符合部队要求,应该马上更换……”

    梁双麒对于吃鸡游戏不沉迷,原因之一就是他在家跟父亲玩犹如军演,梁宸有无数莫名其妙的要求,还要用部队的规矩约束人。梁双麒不能换五颜六色的小衣服,还要跟父亲的账号统一服装,打游戏如打仗。

    如今,楚肖肖来到家中,梁双麒立刻忽略父亲的话,替她出谋划策:“我觉得粉色兔子装好看……”

    “哦哦……”楚肖肖闻言点头,她穿上粉色兔子装,变得比刚刚更亮眼。

    梁宸恨铁不成钢道:“无组织无纪律!部队里的兵像你们这样,还怎么上阵打仗!?”

    楚肖肖疑惑道:“叔叔,游戏和现实一样吗?现实里也不用ipad打仗?”说好得不沉迷呢?

    梁宸语重心长道:“不要在乎军事演习的形式,关键要领悟军演的精神!”

    梁双麒:“我爸以前是技术兵,应该对他差不多吧,反正都是盯屏幕。”

    楚肖肖:“?”

    梁双麒哪里懂得部队的兵种差异,直接让技术兵们风评受害,他又没见过父亲在部队里的模样,自然在此胡说八道。

    楚肖肖觉得麒麒哥哥的奇奇怪怪可能来自梁叔叔,她有时候也不太懂梁叔叔满脸正直地瞎说什么,搞得她云里雾里。

    三人成功开局进入游戏,楚肖肖和梁双麒都开启跟随模式,打算跟着梁宸跳伞。梁宸笑道:“我们是上阵父子加肖肖兵!”

    梁双麒:“……你开心就好。”

    梁宸:“目的地是y城,你们落地报点。”

    楚肖肖头一回体验吃鸡游戏,她还完全不在状态,就看着自己从场地里突然上天,然后从高空中坠落,猛地向前方俯冲而去。

    地面上的y城越来越清晰,梁双麒已经先一步脱离跟随,降落到道路正对面的屋顶上,楚肖肖却一直跟着梁叔叔落地。

    梁宸:“2号、3号报点。”

    3号楚肖肖:“点。”

    梁宸:“?”

    楚肖肖扭头望向梁双麒,热切道:“我们可以再跳一次伞吗?”

    楚肖肖对于高空跳伞的印象极好,尤其是粉紫色的天空里夕阳西下,奇异的美景尽收眼底,实在让人震撼不已。她脸上露出天线宝宝般的殷切,恨不得高喊“再一次再一次”,兴奋地蹦跳起来。

    梁双麒不好拒绝她的要求,他面露迟疑:“再开一局就能跳伞。”

    楚肖肖:“那就再开。”

    梁宸慌张道:“等等,我们才刚落地……”

    梁宸作为吃鸡王者,一直具备优秀的军事素养,无奈梁双麒和楚肖肖是他带过最差的兵,他们完全不听从指挥和调度。楚肖肖有一搭没一搭地捡着破烂,她没多久就被窗外的夕阳吸引注意力,痴痴地望着美轮美奂的天空,感受岁月静好。

    梁双麒在屋里到处乱窜,他倒是玩得还算像样,但时不时也发起挑衅。他将枪口对准游戏里的床:“爸爸,床上被子没叠成豆腐块,你快来抢救一下。”

    梁宸:“……”这是何等涣散的军心?

    梁宸都不是王者带青铜,他是王者带两个废铁,当他眼看着2号将车开走,终于感到一丝崩溃:“2号,你为什么要往圈外开?”

    梁双麒根本不听父亲的话,而是兴致勃勃地朝楚肖肖示意:“肖肖,我们开车去看海!”

    楚肖肖:“好啊好啊,哪里有海?”

    梁宸:“……那边是圈外,别再继续开!”

    两个小孩丢下梁宸就跑,开着车向大海冲去,欣赏辽阔而壮丽的美景。他们还在海边悠闲地喝起可乐,完全不顾缩圈提醒,犹如度假的观光客。梁双麒煞有介事地截图,还询问楚肖肖角度如何,游客照算不算成功?

    楚肖肖已经沉溺在宁静美丽的游戏画面里,她徜徉在路边,快要陶醉于海风之中。

    梁双麒望着神情复杂的父亲,认真道:“爸爸,现在是和平年代,别整天都动刀动枪!”

    梁宸:“……”

    楚肖肖和梁双麒终于在观光途中被毒倒在地,变成两个小盒子。梁宸只得单枪匹马地朝圈里挺进,居然还以一人之力夺冠吃鸡。

    两个小朋友兴奋地拍手称赞,看上去相当高兴。当然,梁宸严重怀疑他们是在高兴又能跳伞,毕竟只有自己退出游戏,三人才能开启第二局。

    两局游戏结束,梁宸说什么都不肯再陪孩子们打游戏,躲进厨房里去做饭。楚肖肖和梁双麒又撸一会儿猫,消磨起剩余的时光。

    楚肖肖伸出小手,朝黑猫晃了晃,梁斯特流畅地打了个滚,又稳稳地趴在地上。

    梁双麒惊道:“它能看懂你的手势,它偶尔才会回应我。”

    楚肖肖又伸手一挥,大黑猫果然再次配合地翻身,确实有军犬般的训练有素。

    两个小孩研究片刻,他们发现梁斯特其实对口令和手势有感觉,但它并不是每回都有耐心配合,黑猫的配合度和下令者年纪成反比。

    楚肖肖年纪最小,她的手势基本都有回应;梁双麒年纪稍大,他的手势时灵时不灵;梁宸已是成人,他的手势和口令完全没用,黑猫连理都不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梁斯特是一只成熟猫猫,它只有耐心陪孩子玩耍,对成年人只会伸出利爪、口吐芬芳。

    楚肖肖在梁双麒家开心地玩耍许久,便等来晚饭的时间。梁宸专门参考楚肖肖的意见,制作出跟青菜有关的料理,分别是土豆豆角烧排骨、地三鲜、酸菜猪肉炖粉条,配有香喷喷的白米饭。

    梁宸:“快看看,每盘里面都有青菜!”

    楚肖肖望着土豆和豆角陷入深思,一时对“青菜”的定义产生迷惑,她也不懂酸菜和青菜是否算同类,或者梁叔叔理解的是蔬菜?当然,梁叔叔的厨艺看上去不错,每盘菜都色香味俱全,让她放下心来。

    好在梁双麒还算机敏,他从冰箱里拿出草莓水果杯,为楚肖肖缓解硬菜压力,说道:“肖肖,你配着这个吃吧,他老做以前部队里的菜。”

    楚肖肖在草莓水果杯的加持下,度过营养平衡的一餐,这才告别梁叔叔。梁双麒牵着大黑猫梁斯特,将她送到小院门口,便折返回家完成今日的练琴任务。

    楚肖肖在小朋友家度过充实而愉快的时光,回家才听到父母转达的消息。肖碧和气道:“肖肖,哥哥给你打电话,但你刚刚不在家。”

    楚肖肖歪头回忆起便宜哥哥,顿时忧心忡忡起来:“……他是不是失业了?”

    梁双麒说,如果成年人忽然闲下来,那就跟失业有千丝万缕联系,例如梁宸。

    “胡说,哥哥是关心你,才给你打电话。”肖碧提议道,“你给他回一个视频,我们都跟他聊过啦。”

    楚肖逸如今跟家里的联络逐渐变多,他时不时就会打电话问候,一改过去音讯全无的陋习。当然,孩子越小越懵懂,楚肖肖还不懂家人联络的珍贵,她就觉得哥哥问题太多,总是“今天吃什么啦”、“今天学什么啦”问个没完,让她有种尬聊的无奈。

    楚肖肖前不久还找来幼儿园的菜谱和课表,直接将其发送给楚肖逸,希望能解决对方长久以来的疑惑,不要再继续问这些。

    楚肖肖给楚肖逸回拨视频,没过多久对方的脸就出现在屏幕上,他身后还有无数手忙脚乱、脚步匆匆的工作人员,看上去正在忙碌。

    楚肖逸好像在拍杂志封面,他今天还特意做过造型,煞有介事道:“楚肖肖,我刚不在家,你就很嘚瑟啊,跑出去野一天?”

    楚肖肖强忍着没冲他翻小小的白眼,她又发觉一丝异常,猛地凑近屏幕瞧,凝眉道:“哥哥,你眼睛好脏?”

    楚肖逸闻言一愣,他下意识地摸了摸眼角,误以为自己蹭到灰尘。

    楚肖肖露出嫌弃的神色:“你眼睛的粑粑抹开了……”

    楚肖肖觉得“屎”这个词汇极度不雅,她还遵从幼儿园小朋友的辞典,使用另一个词来代替。

    楚肖逸平时在家里不上妆,他忽然反应过来,气得咬牙道:“那、叫、眼、影。”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22:00后还有一更,当然不建议伙伴们熬夜等,早睡早起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