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三十二章
    楚肖逸简直要被妹妹活活气死, 他觉得自己的眼影就是略微浓重, 但没有选用夸张的颜色,仅仅是晕染面积较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杂志硬照的妆容本来就跟日常妆不同, 加上他将镜头怼得过近,自然在屏幕上一清二楚。

    当然, 化妆组的工作人员听完怕是要炸锅,假如眼影和“眼睛的粑粑”相同, 那化妆师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职业?

    楚肖逸将手机拿远一点, 问道:“现在呢?”

    楚肖肖面露不解:“关键不是擦干净吗?为什么你要拿远手机?”

    楚肖肖:哥哥干啥啥不行, 掩耳盗铃第一名。

    楚肖逸:“我都说是眼影, 你再胡说八道, 我替爸妈揍你屁股!”

    楚肖肖轻轻挑眉,完全将兄长的话当做耳旁风,总觉得他就是吵闹的吉娃娃。便宜哥哥每天都在疯狂咆哮,然而根本没有攻击力。她现在已经懂一点小小的世故,家里最厉害的人是妈妈,肖碧说话温和柔软,却能一语制住旁人。

    楚肖肖一向严重低估兄长外貌, 因此并不理解他古怪的妆容和时尚。

    兄妹间可能都有奇怪的滤镜, 反正楚肖肖瞧不出楚肖逸哪里好看。即使搬运小黑的编导姐姐们多次夸赞兄长的颜值,楚肖肖也只当她们是礼貌客气,不愿在自己面前说兄长坏话而已。

    楚肖逸气闷片刻,他忽然想起打电话的正事, 小心翼翼地试探:“对了,你想不想录节目……”

    楚肖肖好奇道:“我们不都录过两回?”还有什么想不想的?

    当然,楚肖肖从未看过《咱家几代人》的成片,她对家里的琐事日常毫无兴趣,看动画片的时间都嫌不够,哪有闲工夫看综艺。她如今偶尔看电视剧还会犯困,感兴趣的电影也是《哈利波特》等魔法题材。

    楚肖逸小声道:“不是我们在家里录制的感觉,而是有其他陌生人在现场。如果你不感兴趣的话,我让爸爸出席就行,演播厅里也很无聊。”

    楚肖逸巴不得楚肖肖一口回绝,他其实根本不想带她去演播厅,无奈李导等人拼命地游说。楚肖肖如今在网上人气很高,但家里人让她跟网络保持适度距离,唯恐外界议论影响她的成长。

    网络是无数激烈言论的聚集地,不管是喜欢或讨厌都在此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现实是更加平和而广阔的世界,不会将信息碎片猛烈地汇聚在一起,楚肖肖的生活并未被节目干扰。

    网络中许多惊涛骇浪的事件,在现实中就犹如投入水面的石子,甚至很难溅起涟漪。李导的意思是,楚肖肖就是在演播厅里露一面,回家后依然如往常一样,丝毫不受影响,但楚肖逸心中却有点犹豫。

    御融台内的录制说到底都是自家人,但演播室里却会碰到其他明星艺人,环境变得更加复杂。楚肖逸跟父母商议此事,他们的建议是参考小女儿的意见,她要是不愿意就不去。

    楚肖肖随意道:“我可以啊。”

    楚肖逸见她居然轻易答应,不禁诧异道:“你这么好说话?难道不该多考虑一下?”

    楚肖肖:“但爸爸也很忙吧,我不去幼儿园没事,爸爸不去公司会有点事?”

    楚肖逸迟疑道:“……咱爸忙吗?”他每次回家都只看到父亲做饭,自然不了解楚家栋的行动轨迹,而且他跟父母讨论的时候,父亲也没提出异议。

    楚肖肖当即皱眉,不满地谴责:“当然啦,你每次回来都是围着你转,你肯定觉得我们都不忙。”

    楚肖逸是在家时间最少的人,他几乎只在节目录制期间有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家里人总是迁就他的时间表,他当然感受不到父母的忙碌,跟天天在家的楚肖肖不一样。

    父母不会向楚肖逸坦露实情,但楚肖肖说出口却没压力。她倒不是向兄长抱怨,只是两人算是同一辈,说话没有太多顾虑。

    楚肖逸闻言一愣,他认真地回想一番,确实自己在家时父母都会露面,倒是妹妹偶尔跑出去玩一会儿。这些不起眼的小细节在生活中随处都是,以至于让人已经产生麻痹感,总觉得父母永远会在家等你。

    实际上,楚家栋和肖碧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他们只是在默默地为繁忙的儿子让步而已。

    楚肖逸有种说不出的鼻酸感,他又强作无事地调侃:“你那么忙,还愿意来?这不是给你添麻烦?”

    “一家人哪算得那么细!”楚肖肖小手一挥,大大方方道,“再说你找份工作不容易,当然不能不管你。”

    楚肖逸心知妹妹对自身的误解,挽尊道:“……其实我的工作真得还行。”

    尽管楚肖逸多次向妹妹解释本职工作,还特意向她展示微博粉丝量,但她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哥哥有多厉害。楚肖肖接触的职业还有限,更不会有明星偶像的概念,她的偶像还是动画里的纸片人。

    楚肖肖面对兄长的连番安利,她曾经还诚恳地询问:“你比佩奇有名吗?”

    楚肖逸居然被问懵,他最终憋屈道:“……没有。”毕竟佩奇是火遍全球的粉红小猪,他还没在事业上达到如此高的成就。

    “哦——”楚肖肖立刻露出果不其然的神情,她拖着长调应声,显然对此再无兴趣。

    楚肖逸:“……”谁能料到他输给一头猪?

    既然楚肖肖同意录制,楚肖逸也不好再推托李导,只得拜托肖碧给妹妹请一天假。录制当天,何鑫派车来接兄妹二人,他热情地跟楚肖肖打招呼:“肖肖,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

    楚肖肖对何鑫有点印象,他总是跟在便宜哥哥身边,据说还会剥削楚肖逸的钱,不过他对楚肖肖态度极好。她乖巧地点点头,应道:“你好。”

    楚肖逸今日陪妹妹坐后座,由于车程时间较长,他将楚肖肖摁在儿童安全椅里,伸手将她捆得严严实实。楚肖肖觉得兄长心情一般,他的状态看上去有点紧绷,跟平时在家的闲散轻松截然不同。

    说起来,楚肖肖根本没见过楚肖逸工作的模样,他在她心里永远都挺不正经。虽然她看过电视剧里的楚肖逸,但她没见过拍电视剧的楚肖逸。

    楚肖逸头一回带妹工作,他难免比往日还焦虑,问道:“节目嘉宾确定没?”

    何鑫在副驾驶上深深叹气,无奈道:“祖宗,我昨天就发过你,你都问八百遍啦。”

    楚肖逸茫然地掏手机,犹如丧失记忆的金鱼:“有吗?”

    何鑫:“你怎么比平常还紧张?你会影响到肖肖情绪的。”

    何鑫对楚肖逸的工作状态见怪不怪,自家艺人在《咱家几代人》中的憨憨状态才是少见,对方多数时候都紧绷着一根弦,没有松弛的时刻。

    楚肖逸闻言一愣,他连忙扭头查看楚肖肖,却发现她早就闭眼呼呼大睡,完全是没心没肺的模样。她的小脑袋侧到一边,在儿童座椅上睡得挺舒坦,长长的眼睫毛垂下,小嘴还一张一合的。

    楚肖逸望着她的恬静睡颜,感觉心情柔软不少,不复刚才的焦躁。他紧接着就做出亲哥行径,果断掏出手机给楚肖肖拍照:“留张丑照嘲笑她。”

    何鑫:“……”求求你做个人吧。

    楚肖肖最终在睡梦中抵达演播室,她迷迷糊糊地被楚肖逸抱下车,仍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楚肖逸戴着黑色口罩,他直接把她的小脑袋往怀里一摁,将妹妹裹得严严实实,大步穿过粉丝密集的区域进门,根本不加停留。

    即使演播室位于极度偏远的郊区,仍有无数粉丝在此蹲守,只为见明星一面。其他艺人会停步跟粉丝们交流,但楚肖逸带着妹妹却不敢逗留,好在他的冷淡态度闻名圈内,如今甚至都算不上黑点。

    楚肖逸留下过经典的逸言逸语,曾对自己粉丝直言“我们都不要对彼此有过高期待”,当年还致使不少大粉脱坑回踩,说他完全忽略粉丝心情。说实话,楚肖逸的性格现在都不算黑点,原因是糟得犹如黑炭,人怎么能抹黑一块黑炭?这显然是做不到的事情。

    路人粉们如今都懒得提楚肖逸性格,他们默默地看剧搞搞数据,由于期待值过低,还真是细水长流,喜欢得挺长久。职黑们舞得比较凶,抓住楚肖逸一点错就无限放大,但次数过多也让人审美疲劳,其实饭圈外的人根本不在乎。

    除了粉丝和黑子外,只要楚肖逸不犯国家层面的政治问题,没人有闲心天天盯他。这使得楚肖逸成为圈内特别的存在,好像有许多人看不惯他,但就是没人能干掉他,让黑子们气得跳脚。

    录影棚内的人员瞬间复杂起来,今日参与录制的明星不少,楚肖逸等人先被带入一间化妆室。

    楚肖逸将怀里的楚肖肖放在椅子上,见她还迷迷瞪瞪地睁不开眼,打算独自去见李导。他扭头对何鑫道:“我去找李导一趟。”

    何鑫:“我跟你一起去吧。”

    楚肖逸果断拒绝:“你在这里看着她。”

    何鑫:“助理们都还在……”

    楚肖逸硬邦邦道:“不用,你就在这儿看着她!”

    楚肖逸不想抱着妹妹出去引发骚乱,也害怕她在化妆室里遇到问题,自然要派最信任的人留下看守。

    何鑫觉得自家艺人过度敏感,附近又没有洪水猛兽,难道谁能冲出来把楚肖肖叼走?但他也不想跟楚肖逸较真,便老实地闭嘴应下。

    楚肖逸离开后,楚肖肖逐渐缓过神,她左顾右盼起来:“我哥哥呢?”

    “他去跟导演说话,马上就回来啦,你要喝水吗?”何鑫关切道,“肖肖要不要吃水果?有没有觉得饿?”

    楚肖逸的团队人员众多,生活助理早就备好需要的东西,众人的工作节奏都极快。何鑫给楚肖肖拧开矿泉水瓶,将其递给小女孩,望着她小口小口地品。

    化妆室内的空间挺大,门口忽然传来杂乱的声音,一拨人推门想要进来。带头的工作人员望着何鑫等人一愣,忙不迭低头道歉:“对不起,打扰了……”

    化妆室门口莫名其妙没贴明星名字,致使工作人员不小心进错门,对方连忙想带身后的艺人折返。因为节目组并不在此常驻,后台细节上难免有疏忽,也是挺常见的事情。

    工作人员都将门掩上一半,身后的杨畅却激动道:“这不是肖肖吗?我很喜欢你啊!”

    杨畅对楚肖逸的经纪人毫无印象,但他却看过《咱家几代人》的节目,立刻认出椅子上的小女孩。

    楚肖肖望着眼前的陌生男人,一时摸不准对方算哥哥还是叔叔,尽管他嘴上表现得极度热情,但内在的情绪颜色却要大打折扣。不过她现在已经渐渐学会控制能力,不会马上用情绪颜色给人下定论。

    何鑫没料到杨畅非但不走,对方还箭步冲到楚肖肖面前,大肆表达对她的喜爱之情,想要跟楚肖肖合照。

    楚肖肖还不知节目带给自身的知名度,她不太理解为何杨畅要合照,神情有点小小的错愕和混乱。何鑫不是楚肖肖的家长,他本身名不正言不顺,更不好叫停此举,眼看着杨畅拿起手机。

    杨畅手疾眼快,他迅速地掏出手机,马上就调出相机app要合影,却忽闻门口传来男声:“怎么回事?”

    楚肖逸眉头紧皱地进来,他看到化妆室门口一群人就感觉不对,当即匆匆地冲回来,进屋就瞧见举着手机的杨畅。杨畅原本只差一步,他如今只能放下手机,跟楚肖逸嘘寒问暖起来。

    两人以前其实没见过面,但娱乐圈的人向来能演,楚肖逸一键切换营业态度,他露出灿烂而虚假的笑容,只差哥俩好地跟杨畅拍肩膀,互相吹捧着对方的作品成绩。

    杨畅热络道:“我在节目上看到你们家,你妹妹真是太可爱了!”

    楚肖逸客套道:“谢谢谢谢,小孩子都是看着可爱,其实在家顽皮得很……”

    楚肖逸将杨畅等人应付走,他如今还没有佩戴麦克风,等到大门重重地扣上,便立刻变换脸色。他瞬间神色一沉、眼神微寒,毫不客气道:“没礼貌的家伙。”

    何鑫摸了摸鼻子,弱弱道:“你说话也注意点……”即使屋里都是自己人,楚肖逸也太不收敛。

    楚肖逸看到经纪人,他瞬间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我让你留在这里,就是站她旁边装死?”

    楚肖逸眼见杨畅都冲到楚肖肖面前,他差点被恶心坏,好在及时赶回来,没让对方得逞。

    何鑫有苦说不出,为难道:“他动作也着实太快,再说还喊着喜欢肖肖……”

    楚肖逸冷笑道:“他以前爱蹭别人热度,我是管不着闲事,但想蹭我妹不行。”

    杨畅是出名的谁红跟谁玩,急迫地要跟楚肖肖合照,无非是想发到网上博热度。楚肖逸相当小心眼,他才不许外人占妹妹便宜,仗着她是小孩就拉拢关系。

    楚肖肖面露好奇:“他为什么要蹭我?他只是想跟我合照?”

    楚肖肖:哥哥又开始说胡话,尽是些不明白的词汇。

    楚肖逸不愿跟她解释复杂的人心,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干脆道:“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如果换做是其他事情,楚肖逸肯定跟她好好说明,但他不想对妹妹灌输乱七八糟的东西,便祭出家长们的万能借口。

    楚肖肖不满地撇撇嘴,又听到楚肖逸继续谴责何鑫,他似乎对经纪人的疏忽极度不爽。

    何鑫忙不迭道:“是是是,大少爷,是我护驾太迟,辜负您的信任……”

    楚肖逸:“你知道就好。”

    何鑫:“你算不算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因为以前摔过一次跤,所以每次都反应过度?万一人家是好人呢?”

    何鑫知道楚肖逸过去的遭遇,当然明白他警惕心过强的缘故,但没料到他的戒备转移到楚肖肖身上又放大十倍,更加令人窒息。楚肖逸自保时态度就够冷硬,维护妹妹时完全是紧绷的战斗状态,比往日还可怕。

    “这不叫反应过度,圈里能有多少好人,你可别逗我笑了。”楚肖逸语带嘲讽,他将椅子上的楚肖肖抱起来,索性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决定亲自坐镇。

    楚肖逸:“你把台本给我看看,他们肯定又要问她好多话,我先检查一遍。”

    何鑫一边将台本递给楚肖逸,一边朝楚肖肖比大拇指,调侃道:“肖肖啊肖肖,你是真厉害,我给superstar做经纪人,superstar给你做经纪人,你怕不是supermn,让巨星围着的超级月亮?”

    何鑫对楚肖逸彻底服气,他对自己的台本都没如此上心,现在忙着给妹妹审台本?

    楚肖肖:“?”这是什么绕口令?

    楚肖肖听不懂他们的哑谜,但她被哥哥抱着不太自由,提议道:“我们不能分开坐吗?”

    楚肖逸经历杨畅误闯事件,恨不得变身成年袋鼠,将楚肖肖揣在口袋里带走,生怕又出现妖魔鬼怪。他没好气道:“我当你椅子,又不是你当我椅子,哪来那么多抱怨?”

    楚肖肖义正言辞道:“你又不是帝企鹅,我也不是企鹅蛋,你不能老想着孵我!”

    楚肖逸:“……”

    楚肖逸只能将她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口道:“行行行,你自己孵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是我年纪大了,我居然觉得22:00算熬夜,不禁流下惭愧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