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三十五章
    楚肖肖上下环视一无是处的便宜哥哥, 她至今还感到难以置信, 可何鑫又没有骗她的道理。她的视线犹如灼人的激光,恨不得把楚肖逸烧穿,让他不安地松了松肩膀。

    何鑫坐在副驾驶, 面色古怪道:“没什么啊……”

    何鑫还未察觉兄妹间的暗流涌动,他就是给小女孩透露一点数字, 加上楚肖肖还将其理解错,影响应该不大。在何鑫看来, 御融台楼盘的房价不低, 国际幼儿园的学费挺高, 楚肖肖知道兄长收入也没事。

    楚肖肖闷声道:“……你赚得很多?”

    楚肖逸闻言感到不对, 他瞬间后背冒汗, 干巴巴地笑道:“哈哈哈哈是啊,我不是好早以前就跟你说过……”

    楚肖逸:为什么我早就自爆,现在还感到些许胆寒?

    楚肖肖抿了抿小嘴,不悦道:“Fine.”

    楚肖逸:“???”

    楚肖肖陷入沉默,她严肃地坐在儿童安全椅上,开始思考世界到底哪里有问题?难道赚钱是如此容易的事情吗?

    楚肖逸发现妹妹的异常,忙不迭补救道:“肖肖, 我以前跟你说的也是真的, 我刚工作时确实过得很糟,不信你问何鑫……”

    楚肖逸:那都是艺术加工,才不是蓄意欺骗!

    何鑫也意识到气氛不对,忙道:“是的是的, 肖逸原来过得很辛苦,而且他现在还要养我们好多人……”

    楚肖肖:“呵。”

    楚肖逸:“……”

    即使楚肖逸再过钢铁直男,他如今也慌张起来,提议道:“肖肖,你晚上想吃什么?我们去吃你喜欢的?再去商场给你买小猪佩奇?假期我带你出国去环球影城?我们一起逛霍格华茨?”

    楚肖肖一字一句道:“我、不、食、嗟、来、之、食。”

    楚肖逸:看来古装电视剧有成效,她居然逐渐会模仿文言文。

    楚肖逸苦恼道:“肖肖……”

    楚肖肖连忙伸出小手制止,认真道:“你不要跟我说话,我现在心里很乱。”

    楚肖肖还未成熟的三观收到强烈冲击,她以前将老师看做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但妈妈的收入根本不及哥哥。楚肖肖曾经在书房里捡到肖碧的工资条,当然知道兄长的收入远超母亲,竟感到一丝由衷的委屈。

    她都不知道自己莫名的委屈来自何处,估计是楚肖逸给她留下太深的刻板印象,加上反差性的超高收入,让她一时难以承受。她当然对便宜哥哥自食其力感到高兴,但他的“力”有那么多吗!?

    楚肖肖向来以小大人自居,现在她头一回觉得自己是宝宝,她看不懂混乱复杂的世界。

    楚肖逸望着妹妹毫无灵魂地瘫在安全椅上,他索性疯狂自黑:“我的工作不稳定!这只是一时的情况,你千万不要有误解,我早晚会糊掉的!”

    何鑫:“……”你是真不在乎比你还糊的明星听到怎么想?

    如果换做是过去,外人们嘀咕明星们收入过高、德不配位,楚肖逸肯定要不满地唱反调,但他如今面对妹妹根本不敢张口。他唯恐自己的职业对楚肖肖造成糟糕影响,将她拐上奇怪的道路。

    楚肖逸认为凭借妹妹的聪明才智,她可以有闪光坦荡的未来,千万不能在此时被金钱迷花眼。他在娱乐圈混得时间久,自然知道自己属于金字塔顶端,完全没有参考性。

    楚肖肖在返程路上一言不发,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哥哥的话听进去。她回家后默默地看一集兄长的电视剧,然后将自己关在小房间里。

    御融台内,楚肖逸将事情经过说给父母,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楚家栋和肖碧当然知道楚肖逸的收入,他们也明白楚肖肖的矛盾情绪,小朋友的职业理想和现实情况产生出入,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学校里,老师会向孩子们歌颂老师、医生、警察等工作,却不会提及每份工作的酬劳,小孩早晚会有受冲击的一天。

    楚家栋迟钝地挠挠头:“其实也还好吧,肖肖不会钻牛角尖的……”

    楚家栋作为开公司的老板,他某种意义上跟楚肖逸是同一阶级。

    肖碧凝眉道:“我去敲门看看她。”

    肖碧敲了敲门扉,却半天没得到回应,她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条缝,发现楚肖肖正趴在床上,跟人热火朝天地视频,似乎没听到敲门声。

    肖碧温声道:“肖肖,你在跟谁聊天?都没有听到我敲门?”

    楚肖肖抬起自己的IPAD,轻松道:“我在跟外公聊天。”

    肖季同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还笑呵呵地跟女儿打招呼,看上去毫无异状。

    肖碧顿时松一口气,又柔声道:“你们在聊什么?”

    楚肖肖:“《共|产|党宣言》。”

    肖季同:“肖肖是有思想、有觉悟的小朋友,我们深刻地探讨着历史问题!”

    肖碧:“……”

    肖碧当然知道父亲一颗红心向太阳,应该不会朝女儿灌输不良思想,但她觉得事情似乎变得更加复杂,小女儿能够理解这些东西吗?

    楚肖肖回家后既沮丧又委屈,她觉得自己长期坚信的东西遭受打击,又没有办法向父母倾诉,只能可怜兮兮地联络外公外婆。外公是比妈妈等级更高的老师,她迫切地想知道他的收入能不能跟兄长抗衡,以此缓解内心的不安。

    肖季同听外孙女说完事情经过,他立刻引经据典、畅谈古今,给她讲起历史故事,传递无产阶级的思想。他当然不会直接谈政治,只是用故事来给楚肖肖解释世界,在她心中埋下红色的种子。

    肖季同娓娓道来:“肖肖,这是历史的必然阶段,但不代表它就完全正确。你现在觉得哪里不对,代表你很有想法啊……”

    肖季同祖上也阔过,还经历过打土豪、分田地,谁知道一转眼又改革开放,他的见解自然平和得多。他作为老干部式思想的典型代表,立刻对外孙女进行红色教育,治愈她惨遭痛击的幼小心灵。

    楚肖肖沮丧道:“但哥哥为什么能挣那么多,我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肖季同好声好气地宽慰:“肖肖,这是市场决定的,你不能为此排斥哥哥,你作为家里的先进分子,应该帮助他进步才对,不该反感抵触他!”

    楚肖肖终于在肖季同慷慨激昂的发言中打起精神,她心情有所好转,重新恢复力量,似乎找到目标。

    房门外,楚肖逸在客厅里焦虑地转来转去,他犹如找不到蚁穴的慌张蚂蚁,不知如何是好。他见小东西总算从屋里钻出来,赶忙热心道:“肖肖,我们只是家庭分工不一样,你不用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回想当初,楚肖逸还是在妹妹身上学会“家庭分工”,哪料到有一天要用此劝解妹妹。他急忙拿出外文书和佩奇玩偶,试图用礼物刷高好感度,忙道:“谢谢肖肖今天帮我录节目!”

    楚肖肖斩钉截铁道:“我不吃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她刚刚向外公学习新词汇,立刻进行现学现卖。

    楚家栋见小女儿如此固执,他连忙出面缓和:“可以吃,可以吃,再把炮|弹打回去……”

    楚肖逸:“……”爸,你能不能盼我一点儿好?

    楚肖逸本以为妹妹会极度生气、开展冷战,没料到她从屋里出来后情绪冷静不少,不再是车上憋闷的小模样。

    楚肖肖双手叉腰,义正言辞道:“我跟外公商量过啦,今天起要帮助你改造,争取让你早日感受到先进思想的熏陶!”

    楚肖逸:“?”外公到底向她灌输什么东西?

    楚肖肖面色严肃:“你现在的收入跟对国家的贡献严重不符,我要督促你继续建设祖国,早点让收入和贡献相匹配!”

    楚肖逸:“……”不是,可我也不是改变时代的伟人啊?

    楚肖逸属于道理都明白,但要真落在自己头上,他还是感到一丝荒唐:“但我要是做不到……”

    楚肖肖:“那你就加倍努力!超级加倍!”

    楚肖肖对兄长的不思进取简直恨铁不成钢,嘴里都冒出外婆玩斗地主时的词汇,她只盼着他明天就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才对得起他赚的钱。

    楚肖逸忍不住吐槽:“……你这是望兄成龙。”

    楚肖肖显然已经下定决心,打算认真监督楚肖逸的事业。她以前根本不爱回楚肖逸的消息,如今却拿出全套新规矩,振振有词道:“你以后要告诉我每天都做什么,完成什么样的工作,对国家有没有贡献,对人民有没有意义……”

    “我以前天天都要告诉你幼儿园吃什么、学什么,你就照着我过去的回复来,我们每天互相发消息监督彼此,不能养成好逸恶劳的习惯。”楚肖肖觉得此举很有效,他们不但找到沟通的新话题,还能帮助哥哥进步改造,比过去的尬聊有用很多。

    楚肖逸:“……”

    楚肖逸:我难不成以后只能做公益慈善啦?

    作者有话要说:  3.3:今天没二更啦,大家明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