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三十八章
    楚肖逸一直是娱乐圈里的奇葩, 就像何鑫过去曾说, 楚肖逸活得太真。这对喜欢他的人来说是致命吸引, 对于不喜欢他的人来说就是极度不适。他总是直接撕掉表面的客套, 将结果直白地展现,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

    正是由于他情绪的浓烈和极致, 他才会在演员路上比同龄人顺风顺水, 这是一把双刃剑, 赋予他在演技上科班都难得的灵气, 也让他的性格饱受旁人非议。

    楚肖逸打眼一瞧妹妹的假福果,顿时明白大姑奶奶故技重施。她总是面上做出一碗水端平的模样, 但事实就是端不平,还反让人膈应。虽然楚肖逸不是女孩子,但他以前可是楚家孙, 自然有过相似的经历。

    楚家栋有两位兄长,楚肖逸大伯在世的时候深受大姑奶奶喜爱, 不过大伯母的头胎是闺女, 让大姑奶奶相当遗憾,等到她怀二胎的时候,大姑奶奶恨不得天天嘘寒问暖。后来, 大伯母身体不好没保住二胎, 还让大姑奶奶好一阵生气。

    楚肖逸年幼的时候,他就感到自己和大伯母二胎的差距,即使弟弟还没有出生,他已经由于姓氏获得不同待遇。如果他向大姑奶奶提出异议, 他也会得到敷衍的应对,类似于楚肖肖的假福果。

    这是最让楚肖逸生气的事,既然已经决定差别对待,就不要在表面做功夫,谁还吃不起两颗糖或果子吗!?

    如果不是想要福果的寓意,谁上赶着吃一颗破橙子?楚肖逸可以给楚肖肖批发一卡车的进口鲜橙,让她整整吃一年!

    楚肖逸蹲在地上给妹妹剥橙子,楚肖肖则忙着小口啃橙肉,她没有抬眼观察大姑奶奶的情绪颜色,自然也没发现两人的暗流涌动。楚肖逸的情绪很稳定,完全是没心没肺的状态,当然不会惹来她注意。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做出此事,大姑奶奶就要将其一阵臭骂,偏偏对方是楚肖逸。楚肖逸是这一辈里唯一的孙子,尽管他美中不足是姓楚,但也没有其他选择。

    大姑奶奶调整一番情绪,干巴巴地笑道:“肖逸,你还吃吗?我再给你拿一颗福果?”

    楚肖肖恐怕是刚吐完有点饿,她像只拼命啃东西的小兔子,没过多久就要将橙子啃完。

    楚肖逸:“不了吧,太晚了,这福气我消受不起。”他可是楚家孙,吃什么胡家果。

    李导听到楚肖逸的“逸言逸语”,他更感到一阵阵头大,对方的话总是乍一听没问题,细究起来处处让人别扭。他现在望着录制中的素材极为崩溃,觉得遇到相当棘手的问题,只能先毫无灵魂地拍着。

    上香祭祀的闹剧结束,表叔也下来接楚家栋等人,大姑奶奶则先一步退场。楚肖肖吃完橙子,又见过一圈小伙伴,她终于彻底耗空电量,半梦半醒地缩在哥哥怀里。

    路上,楚家栋也忍不住说楚肖逸两句,他顾忌小女儿的睡眠,稍微放轻声音,凝眉道:“大姑奶奶那么喜欢你,你这不是让她心里不舒服?”

    楚肖逸:“拉倒吧,她那是喜欢我吗?她那是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选择喜欢我。爸,你可别膈应我,你说这话是想逼我当场变成女生。”

    楚肖逸对大姑奶奶的喜欢一屑不顾,他恨不得就地变性,摆脱畸形的喜欢。

    楚家栋见大儿子胡言乱语,不满道:“这叫什么话……”

    楚肖肖困倦地揉揉眼睛,含糊不清道:“你要做我姐姐了吗?”

    楚肖逸将小东西一把摁回怀里,恼道:“你少添乱,睡你的觉。”

    父母及兄长观察一番楚肖肖,确定她这回真的入眠,才继续着话题。楚家栋无奈道:“你奶奶当年是跟大姑奶奶闹得不愉快,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你也别再对她有气,她都那么大年纪……”

    楚肖逸:“我没对她有气啊,我就是看不惯她的老旧观念,福果都能挑假的,这是要恶心谁?”

    楚家栋心知这事老人也有错,他当时都提出将自己的福果给楚肖肖,没想到大姑奶奶会给楚肖肖随便找一个。女孩没福果是村里的规矩,楚家栋其实也将民风民俗忘得彻底,他就偶尔回家时会接触,连上香仪式都是今天现学,自然没注意到细节。

    楚家栋当然知道此事不对,他离开村里也绝不会有此等重男轻女想法,但要在村里跟老人掰扯这种事情,那就真是没完没了、能被缠死。

    楚家栋劝道:“这就是一点民俗小规矩,你面上糊弄糊弄她,过去就过去啦……”

    楚肖逸硬气道:“我出生在新中国,听不得这种规矩,真要纠缠起老规矩,轮得上她来主持吗?爷爷是单传,爸你现在姓楚,说到底就二伯名正言顺,还真轮不到她进来掺和。”

    楚肖逸的爷爷祖上都是几代单传,就到楚家栋这一辈是三个儿子,无奈大伯走得早,就留下一个闺女。二伯理应接过担子,但他又不想要小孩,着实害怕大姑奶奶提绝后话题,吓得好多年都不敢回村。当初,祖祠要进行修缮,二伯都是直接给弟弟楚家栋打钱,拜托他回去完成此事。

    楚家栋又不姓胡,他主持胡家祖祠的事情也奇怪,加上兄弟俩都不爱回村,祖祠的事才落到辈分最高的大姑奶奶身上。实际上,楚家栋觉得祖祠也没什么工作,但老太太爱折腾,谁也拦不住。

    楚肖逸觉得今晚的上香祭祀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真要算起来二伯坚持丁克,正统胡家已经断了,还瞎捣鼓什么呢?来上香的男丁也不算正统胡家男丁,就这还分成男女呢?

    楚肖逸:“你和表叔爱惯着她,陪老人家玩游戏,但我可没有耐心。你们讲礼貌又客气,尊重习俗还不煞风景,觉得不跟老人较真,可说到底就是愚孝。”

    “你们想做好人就做吧,我来做真正的坏人,糟粕就是糟粕,少给自己贴金。你们抹不开面子,就让我来抹开面子。我以前没回来看不到,但谁让你们这次把我招回来啦?”楚肖逸似笑非笑道,“不是有部电影叫《末代皇帝》,那我就来拍一部《末代胡家》,我就是反派男一。”

    楚肖逸可不是讲文明懂礼貌的乖小孩,他当年都能叛逆地离家,怎么会跟大姑奶奶客气?楚家栋觉得老人年纪大,忍一忍就算了,楚肖逸可没此类顾忌,他见到不对就要锤,还真让糟粕传承下去!?

    楚肖逸童年时遭受的待遇,换到楚肖肖童年还要再来,那就是他们这代成年人不够努力,居然还让小孩见到大清的东西!

    “我先把她送回去……”楚肖逸懒得跟父亲再掰扯,他索性抱着妹妹大步往前走,率先奔赴小楼。

    楚家栋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他当然明白楚肖逸说得没错,但对他来说却是不好抉择的事情。楚肖逸没有跟大姑奶奶相处过,可楚家栋却跟对方接触的时间更长,加上她毕竟是楚家栋父亲的妹妹。

    爷爷是胡家单传的男丁,他在那时要承担起照顾姐妹的责任,即使他知道自己妹妹有诸多问题,还跟自己的妻子发生冲突,他也只能尽量从中斡旋,避免双方多接触。血脉和家族是难以轻易割裂的东西,只能随着岁月不断稀释,直到楚肖逸这一代。

    肖碧全程都在保持沉默,此时她却出声劝道:“别让肖逸和大姑奶奶接触,一共就两天的事情。”

    一家人本来计划是明天扫墓,后天去楚家栋学校看看就返程,哪料到抵达第一天就闹出事端。两天的时间实在太短,根本不可能说真正改变谁,唯一的方法就是避免冲突。

    “行……”楚家栋叹气垂眸,他深思片刻,又道,“我想想吧。”

    楚肖逸在表叔的带领下,将妹妹安顿在备好的房间里,让她好好地睡觉。他跟着表叔出门,又忍不住好奇道:“表叔,你又不姓胡,你还陪着大姑奶奶弄上香?”

    表叔是随父姓的,当然不算胡家人。他脾气倒挺好,笑呵呵地挠头:“你不让我妈弄那个,她不就回家弄我们?”

    表叔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还期盼大姑奶奶多在祖祠消耗精力。她如此精力旺盛,要是不在祖祠瞎折腾,岂不是天天回家里折腾?

    楚肖逸一时无言以对,他觉得表叔真是天然黑、计划通,嘀咕道:“……过于真实。”

    楚家栋等人最多在村里停留数天,表叔等人却要天天跟大姑奶奶打交道,估计更怕她回家来折腾人。

    深夜,李导还私下找楚肖逸谈话,头疼道:“肖逸,你这让我怎么剪辑……”

    楚肖逸大大方方道:“李导,你就照着真实剪!我建议单独剪辑出这一段,进行全国推广播放,扫除封建残余势力,咱们这趟势在必行!”

    李导看他满脸混不吝,不由崩溃道:“你是真不在乎网上名声,明明最近风评才好转……”

    李导要是没良心的导演,他当然可以直接放爆点,借此冲击节目热度,但他不想这么做。他不明白楚肖逸为何要故意招黑,对方在《咱家几代人》的形象已经洗白不少,现在又可能一朝掉回谷底。

    “李导,其实你就跟何鑫一样,总说着洗白或风评,可我为什么要洗白呢?我本来就白着呢,又谈何需要洗?”楚肖逸诚恳道,“我只有做一个谨言慎行、不敢说话的人,那才是你们需要的洗白或风评吗?”

    “不完整的真实永远不叫真实,你们总想在镜头前看到好的,却不能接受任何坏的。如果真要塑造完美的人设,我只要在营销上砸几千万就行,明天不照样在热搜上颠倒黑白?但那有任何意义吗?”

    “我先是普通的人,再是公众人物,不要将我捧得太高,也不要对我有过多期待,我早就说过了。”

    楚肖逸当然知道网上有无数嘲讽、抹黑自己的人,他也清楚如何避免此类声音的出现,但他并不想这么做。他深知娱乐圈的规则,但他不想遵守规则。他是情绪极端的人,没法用旁人过高的期望来牟利,所以率先掐死粉丝们的幻想。

    如果让他承受他人过多不切实际的期望,他内心的情绪会先一步崩溃。他在出道节目上见识到粉丝狂热的爱,但他觉得自己承担不起这份情感,干脆直接拒绝。

    楚肖逸就是这样奇怪的人,理解他的人非常理解,不理解他的人极度不解。

    李导没想到楚肖逸会说出此话,任何人都能说这话,但偏偏对方是靠此吃饭的流量小生。在某种程度上,楚肖逸亲手砸裂自己的饭碗,将粉丝们的梦戳破,间接失去不少吸金机会。

    “李导,早点休息吧,你想怎么剪怎么剪,不用顾虑我。”楚肖逸悠闲地跟对方挥手告别,随即转身插兜离开,“人能把自己日子过明白就行,谁还顾得上网络里的声音。”

    楚肖逸一直坚信自己还能在行业里跑十年、二十年,即使他现在没走捷径跑得慢,但他早晚会真正地追上前面的人。他就是有这种愚蠢而热血的想法,而且对此深信不疑。

    李导怅然地站在原地,他早就察觉楚肖逸性格的复杂面,但却是头一回真切地触及。

    “不完整的真实永远不叫真实吗……”李导若有所思地喃喃,他又用对讲机联系剪辑组,吩咐道,“你们先整理一下素材,这期我盯着剪。”

    “唉?但是素材量很大?您有必要亲自来吗?”跟组剪辑有点发懵,李导作为总导演早不用亲力亲为,他一般只要审审初剪、终剪,全程跟着剪属于杀鸡焉用宰牛刀。

    李导笑了笑:“有必要,我们的工作不就是最大地还原真实。”

    现实经过镜头的过滤或许会有所失真,但他们的工作不就是用技法最大地还原,呈现其本来的面目。有时候,他们通过艺术的加工,还能触及素材背后更真的东西。

    另一边,楚肖肖一觉睡得天光大亮,她醒来时妈妈都不见踪影,只剩床头的IPAD和包。肖碧昨晚和楚肖肖同屋,她担忧小女儿旅途太累,早上就没忍心惊动对方。

    楚肖肖睡眼朦胧地起来,她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IPAD,却惊讶地发现已连WiFi,显然有人动过她的老伙计。犯罪嫌疑人自然是便宜哥哥,只有他最重视联网的问题,爸爸妈妈都没那么在意WiFi。

    楚肖逸估计是用她的IPAD随手搜过东西,网页上还是“哪个国家的橙子好吃”、“最新奥斯卡电影片单”等内容,真是做贼都不戴手套,完全没抹去搜索痕迹。

    楚肖肖毫不客气地将他的网页关掉,又发现梁双麒刚刚打来视频,原来现在都是中午。她周末没有上拉丁语班,索性回拨过去,跟小伙伴们联络。

    没过多久,梁双麒就接通视频,他似乎身处琴房,遗憾道:“啊,肖肖,杨茵姐姐刚刚下楼,我们本来说吃饭时跟你视频。”

    楚肖肖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睡过头了,没有接到视频。”

    梁双麒:“你的同班同学还过来问,好奇你怎么没有上课。”

    楚肖肖歪头思考片刻,脑海中终于蹦出陈光溯的脸,她想半天同班同学是谁。说实话,她跟陈光溯相处的时间太短,潜意识里没把他当同班同学。

    楚肖肖:“那你们是怎么回他的?”

    梁双麒:“我们说你去乡下研究橙子啦,他却嘀咕什么‘我也要报农业科学项目’……”

    梁双麒没有说假话,楚肖肖当时跟自己和杨茵介绍时满嘴橙子,根本没提回老家的事,他自然也只记得橙子。陈光溯闻言,立刻确信楚肖肖参与什么针对儿童的科研竞赛项目,中午就闹着要妈妈查,他不能落于人后。

    谣言就是这样诞生的,如果楚肖肖是到梁双麒家玩吃鸡游戏,估计也要被陈光溯误会他们参加军事训练项目。

    楚肖肖有点迷惑两者关联,但她很快就将细节忘到脑后,兴致勃勃道:“橙子很好吃,我可以给你和杨茵姐姐带,还有安妮他们……”

    楚肖肖一寻思橙子数量,便察觉越算越多,还要给奶奶、小舅爷和小舅奶带,加上幼儿园的小伙伴,说不定梁斯特和小黑也想要……

    梁双麒摇了摇头:“算了吧,你背回来太累,你人回来就好。”

    楚肖肖:“没关系,可以让我哥哥背。”

    楚肖肖现在已经将哥哥视为自己的座驾和工具人,反正对方也没带什么行李,可以多背一些家乡的橙子。楚肖肖还跟梁双麒交流起姓氏问题,成年人们不愿意将其说透,她只能跟同龄小伙伴闲聊。

    楚肖肖:“我妈妈说大姑奶奶观念落后,她觉得一家人不同姓氏就不亲。”

    梁双麒作为独生子女,他同样面露迟疑:“这原来是看姓氏决定的吗?但我既不想跟我妈姓,也不想跟我爸姓,那该怎么办?”

    楚肖肖:“咦,那你想姓什么?”

    梁双麒:“我想姓马,这可以自己去改吗?”

    梁双麒过去对姓氏毫无想法,此时却有点蠢蠢欲动,既然是用姓氏分亲疏,那他为什么不能跟马云姓?难道他不能跟偶像同姓吗?

    楚肖肖被问懵,她还真不了解改姓的问题,迟疑道:“但马双麒有一点点奇怪……”

    楚肖肖:麒麒哥哥的名字里要是又有“马”,又有“鹿”,总觉得像动物园?

    梁双麒:“当然是连名字一起改啦,我现在写作业都嫌累,我名字复杂好吃亏。”

    梁双麒只恨自己不叫“王一”,他考试都输在起跑线上,写名字耗时极长。

    梁双麒惋惜道:“如果坚持要用复杂的名字,我也想要慕容、百里、独孤那种姓氏,电视剧里听着就很帅,姓梁还是不太行……”

    楚肖肖非常理解麒麒哥哥的心情,但她还是觉得对方的话要是被梁叔叔听到,估计又是挨打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