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杨茵露出犹豫的神情, 欲言又止道:“你是不是没在作文里写清是做梦?”

    梁双麒:“我不能写是做梦,我们老师讨厌做梦, 我上回跟她说梦中写完剩下十篇作文,她让我以后都不许提做梦的事。”

    杨茵:“……这可能不是真实的问题, 只是作业没完成的问题。”

    梁双麒长叹一声, 他无奈地托着下巴:“唉, 明明她也不会仔细批,我们彼此放过不行吗?”

    语文老师当然不能每篇作文都认真读,她对好学生们比较放心,随意翻一翻就放过, 只有梁双麒等作文量不够的小同学会被重点关注。老师觉得既然数量不够, 质量总该有保证,哪料到梁双麒写登月。

    楚肖肖振振有词:“我觉得是细节不够真实,真空里是不能传声的,麒麒哥哥没法给外星人拉大提琴。”

    “你看旅行者1号探测器,它携带的是‘地球之声’金唱盘,里面有90分钟的音乐……”楚肖肖用ipad搜索起空间探测器的资料,证明人类和外星人在太空中分享音乐是用其他方式。

    梁双麒提起笔来,他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那我修改一下细节。”

    杨茵赶忙制止:“等等, 我们做一些别的事吧, 让你有其他内容可写。”

    杨茵觉得小学老师恐怕是想让同学们观察生活, 而不是让他们写科幻故事。既然梁双麒没有写作素材, 他们创造一些素材就好。

    杨茵询问道:“你们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楚肖肖:“我想种橙子。”

    杨茵作为生活小达人, 她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喃喃道:“让我想一想……”

    杨茵相比同龄的城市小孩要能干,她在料理、缝纫、种植、采摘、垂钓、放羊等方面都有技能点,好歹是老在乡下干活的人。楚肖肖想要种橙子树,无奈家里并没有树苗,三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完成其他作物的种植。

    杨茵将发芽土豆切块,又将楚肖肖家小院里的土壤理好,带着两位小朋友将其种下。这一排土壤自冬天过后就荒荒的,终于在夏天时又派上用场。

    杨茵面露迟疑:“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长出来,主要肖肖家的地没种过东西。”

    杨茵以前在老家都是往田地里种,不太确定小院里的土壤能否成功。

    楚肖肖头一回搞种植,她好奇地眨眨眼:“什么时候能吃到土豆?下周可以吗?”

    楚肖肖已经在盘算将土豆端上饭桌,她可以让爸爸炒醋溜土豆丝,再让杨茵姐姐帮她烤土豆吃。

    杨茵语带无奈:“可能要等三四个月吧。”

    楚肖肖没想到要这么久,她发出遗憾的声音,怅然地望着土豆地。

    梁双麒则露出计划通的神情,赞道:“太好了,那我就能写两篇作文,种土豆写一篇,收获土豆写一篇。”

    梁双麒现在是没有感情的作文机器,他不太在乎吃土豆,就在乎作文素材。

    杨茵执行力很高,她完成楚肖肖的种植愿望,又询问梁双麒:“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梁双麒:“我想开店。”他想要经商很久了。

    楚肖肖疑惑道:“那要开什么店呢?”

    梁双麒刚在小院里感受过烈日,他匆匆逃进茶室里吹空调,索性拍板道:“开冷饮店。”

    楚肖肖:“我们没有冷饮。”

    杨茵:“我可以用水果做冰棍。”

    杨茵将新鲜水果弄成果汁和果泥,将其跟蜂蜜调配在一起,又倒进冻冰块的模具里,还在旁边放入牙签,完成简易冰棍。三人将冰块模具送入冰箱,还把剩下的果汁调配成饮料,让冷饮店有原料。

    杨茵将其他模具洗干净,开口道:“这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冻好。”

    梁双麒:“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卖饮料,杨茵姐姐是饮料大师,而我是收钱的店长,肖肖走过这条线就算是进入冷饮店,我们真实地经营……”

    梁双麒开始在茶室里划分区域,让楚肖肖做冷饮店的顾客,安排得挺明白。楚肖肖站在他说的线后,确认道:“我们是要真实经营吗?”

    梁双麒:“对,老师说作文要真实。”

    杨茵只当小朋友们过家家,她倒没有太多怨言,站在模拟柜台后调配饮料。楚肖肖有模有样地踏进冷饮店,坐在柜台前等待点单。

    梁双麒立马露出营业笑容,他还真像一个小店长,礼貌道:“这位客人需要什么?”

    楚肖肖:“我要一杯珍珠奶茶,不要珍珠不要茶。”

    杨茵望着手里的果汁,开始琢磨哪里有牛奶:“?”

    梁双麒作为马云粉丝,他立刻兜售起其他饮料,热情道:“不好意思,我们店里没有珍珠奶茶,但我们有现调果汁——夏威夷特饮!”

    楚肖肖善解人意道:“那好吧,我就要这个。”

    梁双麒:“请问您还需要别的吗?一共100元。”

    楚肖肖:“我需要钱。”

    梁双麒:“……”

    楚肖肖觉得梁双麒百密一疏,店长、店员和客人都有,但客人手里没有钱,根本没法购买饮料。梁双麒的开店计划看上去摇摇欲坠,谁让经济环境不太好,客人的钱包里空空如也。

    梁双麒无奈道:“真拿您没办法,这杯就当开业酬宾,算我请您的。”

    杨茵在杯子里倒入果汁,又放入一些新鲜果粒,将其递给梁双麒。梁双麒作为服务员,一本正经地端着果汁走到楚肖肖面前,把杯子放到她面前:“您的夏威夷特饮。”

    楚肖肖见梁双麒端来果汁,她趁他还没有收回手,一把握住对方的手腕,严肃道:“其实我是工商局的,你们有办理营业执照吗?”

    梁双麒:“?”

    梁双麒:“肖肖不是客人吗?”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楚肖肖:“我暗中过来调查,怀疑你们无照经营,请向我出示营业执照。”

    楚肖肖认为麒麒哥哥要求真实,他们就要真正地回归现实,按照流程来。她偶尔跟楚家栋待在一起,闲来无事会瞟两眼社会新闻,上面不是查处无照经营,就是打击非法营销,相当贴近现实。

    梁双麒满脸发懵:“我、我没有营业执照……”

    楚肖肖:“很抱歉,那我就要没收你的开店收入,同时进行罚款。”

    梁双麒作为开店不易的小百姓,他试图缓和关系,软声道:“我还没挣到钱。”

    楚肖肖严谨道:“那就只进行罚款。”

    梁双麒的经商梦惨遭社会现实摧残,他还没有产生任何收益,反倒先罚一笔款。楚肖肖没钱买饮料,梁双麒当然也没钱交罚款,他最后由于拒交罚款,被楚肖肖直接铐住带走。

    楚肖肖用皮筋当手铐,她往梁双麒的两只手腕上一套,将对方逮捕。

    梁双麒没有生气,他配合地接受逮捕,又疑惑道:“等等,工商局可以抓人吗?给我一个机会?”

    梁双麒觉得自己的冷饮店倒闭得太快,他就招待一位客人,居然莫名坐牢,试图垂死挣扎。

    楚肖肖:“怎么给你机会?”

    梁双麒:“以前我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

    楚肖肖:“对不起,我是警察。”

    杨茵听着老电影的台词,她作为状况外的打工仔,弱弱道:“……那他还能给我结工资吗?”

    三人在茶室里一通折腾,为梁双麒创造不少写作素材,他在短短一天内种地、开店、破产、坐牢、狱中改造、出狱找工作,人生可谓跌宕起伏,饱尝酸甜苦辣。

    大家将作业完成得差不多,便到各回各家的时间。杨茵临走前还检查一番土豆地,梁双麒也抱着作业本离开,他跟楚肖肖挥手告别,悠然道:“阿sir,明天见!”

    楚肖肖朝他招手,郑重道:“好好做人,重新开始。”

    家中,楚肖逸为进组收拾行李而回家,他比父母先一步抵达,望着桌上的鲜榨果汁一愣,茫然道:“这是哪来的?爸妈早上榨的吗?”

    楚肖逸从外面回来正感到口干舌燥,他一摸果汁还是冰凉的,顿时想要倒一杯解渴。

    楚肖肖立即制止他的行为,认真道:“这是杨茵姐姐榨的,是我们冷饮店的饮品,你不可以白喝。”

    楚肖逸大致明白是孩子间的把戏,提议道:“那我找你买一杯。”

    楚肖肖思考片刻,她立刻转换态度,摆出服务状态:“好吧,这位客人想要点什么?”

    楚肖逸一指鲜果汁:“我就要这个。”

    楚肖肖取出玻璃杯,她小心翼翼地为他倒一杯,递到他面前:“这是您的当季特饮,一共100元。”

    楚肖逸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粉红色纸钞,痛快地交给开冷饮店的小东西。

    楚肖肖取过百元大钞,她假模假样地观摩许久,一本正经道:“对不起,这是假|钞。”

    楚肖逸:“不可能,这是何鑫刚取的。”他可没时间取钱,有生活助理或经纪人取钱,为自己准备好现金。

    楚肖肖掏出一张小纸条,上面用蓝色水彩笔写着“100元”,她眨眨眼道:“这才是我们的100元钞票。”

    她又摆出各式各样的水彩笔证件,在兄长面前一一罗列:“这是我的营业执照,这是我的健康证……”

    楚肖逸:“……”这不就是过家家?还需要那么写实吗?

    楚肖逸就想喝一杯冰镇饮料,哪想到楚肖肖如此麻烦,还能玩出真假|钞。当然,他也不是傻子,直接从旁边拿过空白纸条和蓝色水彩笔,现场制造出一张钞票,将其递给楚肖肖。

    楚肖逸:“这回行了吧?快把饮料给我。”

    楚肖肖不满地凝眉:“你不能随便印钞票,那会导致通货膨胀!”

    楚肖逸:“……你应该把英语阅读换一换,别老看经济类型的文章。”

    楚家栋没事会看看英语财经文章,因为他总是负责楚肖肖的英语练习时间,便时常夹杂私货,带她看一些经济文章。这类文章就是专业术语难,句型反倒比不少小说或散文简单。

    楚肖逸望着清凉饮料却喝不到,他一时颇感头大:“那你让我从哪里搞钱?我又没有你们那种钞票。”

    楚肖肖沉吟几秒,说道:“你可以用劳动赚钱,你帮我把手抄报上色,我就给你开工资。”

    幼儿园布置手抄报的亲子作业,还要求孩子和家人共同完成,培养家庭的和睦氛围。这是楚肖肖所在幼儿园的常见操作,以前还有搞烘焙、拍照片等等,让安妮妈妈为此点亮不少技能。

    楚肖逸对此略有耳闻,楚家栋负责以前的杂活儿,偶尔会让肖碧上场。他只能端坐在桌前,提起水彩笔上色,没好气地反问:“这样行了吧?”

    楚肖肖见便宜哥哥开始劳动,她用水彩笔画了张钞票,将其放到楚肖逸手边:“这是你的工资。”

    “你又购买一杯饮料,所以我收下100元。”楚肖肖又将新画好的钞票拿回来,将冰镇果汁递过去,“这是您的当季特饮。”

    楚肖逸终于喝到梦寐以求的冰镇饮料,他在凉凉鲜果汁帮助下心情舒畅,索性提着笔继续上色。他一边哼着歌,一边喝饮料,大脑放空地涂色,却忽然感到一丝不对,质疑道:“等等,为什么你刚刚能随意印钞,我就不可以?”

    楚肖逸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楚肖肖明明也是随手画一张钞票!

    楚肖逸都将手抄报画完一半,他此时惊觉道:“不对啊,你这是把经济玩弄于股掌之间,你是财阀吗!?”

    楚肖肖又能印钞又能开店又能让他打工,她不是财阀是什么!?

    楚肖逸可没有梁双麒好糊弄,他才不会被楚肖肖轻而易举地套住。梁双麒如今还是小朋友,他连工商局和警察的工作内容都没有分清,自然完全被楚肖肖牵着鼻子走,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当然,梁双麒也有可能是觉得较真没意义,他对楚肖肖的做法都挺配合,说坐牢就坐牢,说改造就改造。

    楚肖逸如今二十几岁,却处于年龄混沌期,他偶尔还觉得自己是宝宝,自然不会让着楚肖肖!

    楚肖肖颇为惊讶:“啊,你居然能发现……”

    楚肖肖:便宜哥哥一向挺憨,居然在钱上如此聪明?

    楚肖逸不怒反笑:“什么叫我居然能发现,在你眼里我是笨蛋吗?”

    楚肖肖:“那倒也不是。”

    楚肖逸:“你知道就好。”

    楚肖肖严谨道:“不是笨蛋,是笨笨的人。”

    楚肖逸:“……”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楚肖逸刚想去抓捕狡诈的妹妹,却见她灵敏地跳上沙发,他顿时追过去:“你给我下来!我今天就要替爸妈伸张正义!”

    楚肖肖才不会老实被抓,她在沙发上蹦跳起来,振振有词道:“你是不是玩不起?”

    鸡飞狗跳的兄妹日常结束,楚家栋和肖碧也陆续回到家中,听闻楚肖逸要进组拍戏的消息。

    楚肖逸在综艺节目播出后大火,他却感到万分惶恐,总觉得云端上的状态太危险,立马决定拍戏躲一躲风头。他拍的是一部现代戏,不用跑到横店等地方,剧组就在帝都郊区。

    楚家栋笑道:“那挺好啊,离得也近!”

    肖碧今天去带学校的暑假实践活动,她刚体验完高温回来,嘱咐道:“你们在室内还是室外?现在要注意别中暑。”

    楚肖逸听到父母嘘寒问暖,他犹豫片刻,声若蚊吟道:“……你们要是有空的话,要不要过来看看?”

    楚家栋早年是很想去剧组探班的,无奈遭到大儿子的严词拒绝。楚肖逸那时混得一般,他也不想在父亲面前露怯显弱,自然不愿意让对方来工作现场。楚肖逸现在有意识地调整自己的心态,他觉得有些结可以打开,这才别扭地提议。

    他主动说出口还是有点气弱,刚想补一句“没空不来也没事”,却听到楚肖肖斩钉截铁的回答。

    楚肖肖作为亲妹妹,果断道:“不要,好热。”她出去会被晒成小人干,就像小洁家晾的小鱼干、小肉干一样。

    楚肖逸:“……”

    楚肖逸原本的别扭荡然无存,他顿时被激起好胜心,一把捏住她的脸蛋,气恼地笑道:“那你还真是必须来,正好你们幼儿园要求小朋友关心家人工作,我看你也该关心关心我啦……”

    楚肖肖被他捏脸,含糊地说不清话:“%$&#@%*……”

    江月年年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