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太阳下山后, 别墅区附近变得凉爽不少, 楚肖肖和刘韵涵在户外碰面。楚肖肖今天还旁观一番刘韵涵的拍戏过程, 对方在片场里演得有模有样, 比不少成年演员还强。

    童星本来就竞争力挺大,更没有流量的说法,小朋友演得好就能上, 演不好就会被人替换。刘韵涵一直都能有戏演,证明她确实在表演方面有天赋。

    刘韵涵:“对不起, 下午没法跟你说话。”她在片场时忙得晕头转向,真没办法顾得上小伙伴。

    楚肖肖摇摇头,大方道:“没关系, 你下午演得很好。”

    楚肖肖觉得刘韵涵很厉害, 有些大人都要几条才能过,刘韵涵经常能一条过。

    两个小孩很快就将拍戏忘在脑后, 在别墅门口开心地玩耍起来。她们玩得东西挺幼稚,刘韵涵扮演蜜儿小仙, 楚肖肖扮演肖肖小仙, 傻兮兮地在户外互相施展魔法。

    两人玩闹好长时间, 直到楚肖逸出来叫妹妹吃饭, 他才发现小同事刘韵涵。他已经换掉戏服,穿上简约的休闲装, 一边呼唤楚肖肖洗手吃饭, 一边朝刘韵涵招招手:“你要不要一起来?”

    刘韵涵刚刚还笑得肆无忌惮, 她见到楚肖逸瞬间矜持下来, 礼貌道:“谢谢肖逸老师,我已经吃过饭啦。”

    楚肖肖好奇道:“你真的不吃吗?我爸爸妈妈做了很多。”

    楚家栋和肖碧抵达剧组后,两人就在别墅厨房里忙活,想着楚肖逸好久没吃家常菜,便在屋里准备一大桌。

    刘韵涵摇头婉拒:“不了,我也该回去了。”

    两个小孩折腾许久,现在天光已暗,只剩别墅区内灯火通明,确实时候不早。

    楚肖逸见状,他也没有强求,悠闲道:“那我先进去啦,楚肖肖你抓紧啊,别说我没给你留。”

    楚肖肖发现刘韵涵面对剧组的人都挺客套,其中也包括楚肖逸,没有跟自己在一起时轻松自然。楚肖肖还不懂童星的营业状态,刘韵涵把她当朋友没顾忌,面对成人就一键切换状态。

    果不其然,刘韵涵看到楚肖逸进屋,她浑身又松懈下来,感慨道:“肖肖,你哥哥真幸福,他在剧组里还有爸爸妈妈做饭。”

    刘韵涵脸上流露出羡慕的神色,她久久地凝望着明亮的别墅,似乎有点出神。

    楚肖肖眨眨眼,提醒道:“你妈妈也一直陪着你,而且帮你忙前忙后。”

    刘韵涵的母亲在片场里寸步不离女儿,时不时就要嘘寒问暖,为她检查妆容。

    刘韵涵摇头道:“那不一样,那是工作。”

    楚肖肖面露不解,她能够感知旁人的情绪颜色,但不代表她有读心术,自然不理解小伙伴的深意。

    刘韵涵:“肖肖,你知道为什么大家爱拿你开肖逸老师玩笑吗?”

    楚肖肖:“为什么?”

    刘韵涵:“因为肖逸老师平时没那么好接触,但其他人知道拿你调侃他,他也不会生气。”

    楚肖逸在剧组里可不会跟谁都聊,全剧组有几百号人,他只跟制片人、导演、前辈演员等大咖交流,没理由还要跟人降咖寒暄,最多就是面子上过得去。他一向是高冷又刚的外在人设,别人害怕误触他雷点,自然不敢多搭话。

    不过楚肖逸对家人显然包容度高,大家拿妹妹故意调侃他,或者捧一踩一,他也只是没杀伤力地嘀咕两句,心里却完全不在乎,更不会生气翻脸。剧组里的人都很聪明,他们只要探明楚肖逸的心态,就会往这方面用力。

    “我好羡慕肖逸老师,他都已经是大人啦,还能在爸爸妈妈面前像小孩一样……”刘韵涵见识过原来的楚肖逸,又看到现在的楚肖逸,自然知道对方态度转变的原因,无非就是家里人来探班。

    楚肖逸平时在剧组里也是克制地吃盒饭,他在拍摄工作上一板一眼,不太跟旁人交流,但家人的到来显然给他带来改变。只有长时间拍戏的人才知道剧组生活有多枯燥高压,早上五六点起床化妆,晚上凌晨才能收工,日程相当沉闷。

    现在楚肖逸的父母过来,他瞬间就有回家的松弛状态,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发点小脾气也没关系,连带在片场里轻松起来。

    人不管多少岁,只要父母还在,就觉得自己仍是小孩,有一种有人撑腰或被娇惯着的感觉。即使当事人自身都没有察觉,那种底气也会在无意间流露而出。

    楚肖肖并没有拍过戏,她当然不理解剧组里吃到家常菜的感动,也不明白刘韵涵和楚肖逸的感同身受。她有点迟疑,再次邀请道:“那你要一起来吗?”

    刘韵涵露出微笑:“不啦,我得回去看剧本了,我们明天见!”

    楚肖肖望着刘韵涵离去的背影,她下意识地摸了**口,无法描述在此刻感受到的情绪。演员或许是情绪丰富的职业,他们的情绪也会很容易影响到楚肖肖,就像楚肖逸最初回家时一样,他的排斥情绪带给她强烈反应。

    刘韵涵是情绪敏感的小演员,她和楚肖肖玩耍时极度快乐,但她落寞苦涩时又让楚肖肖感到难过。因为她们的年龄相差不算太大,这种感觉甚至比楚肖逸带来的还要强烈。

    楚肖肖暂时无法判断,这种情绪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那似乎是更复杂微妙的存在,犹如线团般难以解开。

    别墅内,楚肖逸见妹妹闷头扒饭,他总觉得她有点怪,出声道:“你现在又怎么了,刚刚不还挺高兴?”

    楚肖逸犹记小孩们在门口乐得找不到北,他出门时都能听到两人放肆的欢笑声,响亮得快能炸街。

    楚肖肖无法解释自己的情绪,她就觉得要替刘韵涵多吃一碗饭,抬头认真道:“你知不知道有人羡慕你?”

    楚肖逸:“?”

    楚肖逸若有所思地摸摸脸,镇定道:“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我年少有为、相貌出众,羡慕我的人都能从别墅门口排到巴黎……”

    楚肖肖:“……你让我突然吃不下了。”

    不得不说,楚肖逸给出的**情绪瞬间击败刘韵涵带来的孤独情绪,顿时让楚肖肖没胃口再吃饭。她觉得刘韵涵对便宜哥哥“平时没那么好接触”的评价有严重误解,他应该只是故意装得人模人样而已。

    楚肖逸看她满脸嫌弃,没好气地告状:“爸妈你们给我评评理,她天天看《雅蜜拉小仙》审美有问题,估计要再过十年才能明白我的颜值……”

    楚肖逸:你可以攻击我的业务能力,但你不能攻击我的相貌颜值!

    楚肖肖忍不住翻了个小小的白眼,她在妹妹滤镜下是看不出哥哥帅在哪里。

    肖碧见兄妹又要掐,无可奈何地笑道:“好啦好啦,快吃饭吧。”

    次日,楚家栋和肖碧同样前往片场探班,楚家栋还给剧组众人买来冰水冷饮,算是为大儿子的工作加油助阵。父母二人都不懂剧组拍摄,他们就在旁边静静地观望,偶尔在休息时跟楚肖逸闲聊两句,或者督促楚肖肖多喝水、要打伞。

    楚肖逸今日恰巧和刘韵涵有对手戏,正好让两位小朋友有更多机会交流。刘妈妈仍然时刻陪在刘韵涵身边,还帮女儿拿着剧本,没过多久就要帮她理头发,感觉比化妆师还上心。

    楚肖肖靠近母女二人,她才发觉刘韵涵和刘妈妈相处模式的神奇,她们似乎更像是楚肖逸和何鑫的关系,跟家里人的状态不一样。

    楚家栋和肖碧从不过问楚肖逸的工作,也不会管教楚肖肖的学习,只有他们提出要求的时候,父母才会出手帮忙,例如幼儿园家庭作业等。刘妈妈却要替刘韵涵做任何事,所有细节都安排得妥当才行,她一刻都没有松懈过。

    楚肖逸和刘韵涵配合的是一场哭戏,然而刘韵涵的状态不太好,她半天都没有哭出来。

    楚肖逸心知哭戏要情绪,今日家里人过来探班,他心情挺好,爽快道:“没事,大家歇歇吧,调整下状态。”

    其他人是不能随便叫停拍摄进度的,只有导演、主要演员等有权提出,否则就要遭受旁人的议论。普通演员要是演不好,那就是拖延全组进度,会招来其他工作人员的不满,尤其是如今天气燥热,众人都心烦气躁。

    楚肖逸现在要求休息,刘韵涵就能调整一下,也不会被别人嘀咕。

    休息期间,刘妈妈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她围着刘韵涵打转,焦虑道:“你要不要眼药水?你再看看剧本呢?我记得你上回演哭戏很顺利,这回怎么就不行……”

    刘韵涵一言不发地低头望着剧本,她似乎在努力酝酿情绪,又像是失去灵魂的小木偶人。

    楚肖肖担忧地望着同伴,尽管刘韵涵表面上镇定,但她却看到对方的情绪乱得要命,犹如被胡乱搅动的潭水。她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上前,出声道:“阿姨,蜜……韵涵是专业的小演员,你应该要相信她才对。”

    楚肖肖知道刘妈妈是在关心小伙伴,但她觉得对方只把事情越搞越乱,让刘韵涵的情绪更糟。

    导演听到这边的声音,索性帮腔道:“对,让韵涵自己待一会儿吧,哭戏没那么好爆发的。”

    导演已经给刘韵涵讲过戏,但她要靠自己将情绪调动,需要一段时间来蓄力。

    刘妈妈见导演发话,她一时也不好再多言,却站在刘韵涵旁边不肯走。导演索性将家长叫走,说跟她聊聊后面的拍摄,还有刘韵涵的杀青时间。

    刘妈妈离开后,楚肖肖安静地站在刘韵涵身边,她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影响对方状态,却听小伙伴率先开口。

    周围只有楚肖肖一人,刘韵涵似乎放松不少,她微微垂眸,无奈道:“肖肖,我知道妈妈是爱我的,我也是爱着妈妈的,但为什么我们在一起却不幸福呢?”

    刘韵涵真的不明白,她能感受到母亲的爱与关怀,但她也感受到海水般的压力。她刚开始在表演中寻得的乐趣,如今已经所剩无几。她以前享受着演戏的快乐,在母亲的帮助下不断登上更大的舞台,可她现在却有点累了,好像越来越迟钝。

    楚肖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她拥有着远超同龄人的智慧,但爱与幸福是一个感性的问题,似乎难有标准答案。

    楚肖肖不懂演戏,也不了解母女的纠葛,此时很难给出建设性意见,只能用自己的方式给出鼓励。

    她努力绽放笑容,做出熟悉的变身手势,朗声道:“雅蜜拉变身!七彩幻曜雨,星梦灿雪晶,就让肖肖为韵涵注入希望与爱!”

    刘韵涵怔愣片刻,又见小伙伴双眼盈盈发亮,她扑哧一声被逗乐,浑身骤然松懈下来,擦去眼角的泪水,笑道:“谢谢你,肖肖。”

    刘韵涵似乎打起精神来,她重新回到片场拍摄,献上一出足以封神的哭戏。

    她的情感在镜头前如洪水般爆发,简直哭得歇斯底里,瞬间将角色演活,甚至将楚肖逸都带入戏。她的眼泪及委屈都过于真实,将现场气氛带动得淋漓尽致,以至于结束后全场人为她鼓掌。

    楚家栋佩服道:“这个小姑娘演戏好厉害。”

    楚肖肖沉吟几秒,却闷声道:“其实不用演得那么好……”

    刘韵涵极度出色地完成工作,以至于让楚肖肖觉得她没那么好也行,没那么辛苦也行。

    楚家栋望着拍摄没注意到小女儿异常,肖碧却听到她声音不对,低头惊讶道:“肖肖怎么了?你为什么哭了?”

    楚肖肖小脸上流淌着一行泪水,她神色平静地望着片场,眼角却有着晶莹的泪珠。肖碧慌张地取出纸巾,追问对方突然落泪的原因,要知道小女儿以前从没哭过。

    楚肖肖诧异地摸摸脸蛋,她果然碰到温热的液体,随即出声安抚:“我没有哭,这是韵涵的眼泪。”

    楚肖肖确实没有哭,她只是由于情绪颜色被感染,控制不住地给出生理反应,并不代表自身过喜或过悲。她已经懵懂地逐渐学会控制能力,但遇到情绪强烈的人,身体会比意识先一步给反应。

    肖碧给楚肖肖擦掉眼泪,见她果然没有其他举动,这才放心下来。楚家栋宽慰道:“因为演员演得好吧,肖肖是被带动了。”

    楚肖肖及父母并不能在剧组里停留太长时间,他们的探班很快就结束,需要乘车返回御融台。

    临走前,楚肖肖还跟刘韵涵交换联络方式,她盛情邀请对方来家里玩,热情道:“我和杨茵姐姐、麒麒哥哥还一起种土豆,你来就可以看到土豆苗。”

    刘韵涵苦笑着摇头:“我不确定杀青后还有没有戏,可能没法去肖肖家。”

    楚肖肖露出大为遗憾的神色,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楚肖逸同样经常不回家,演员似乎都是在外面漂泊。两个小朋友依依惜别,楚肖肖又跟便宜哥哥道别,便随父母离开偏僻的剧组。

    回家后,楚肖肖时不时仍跟楚肖逸、刘韵涵联络,据说刘韵涵比楚肖逸率先杀青离开,她好像确实也有各式各样的工作,行程丝毫不比楚肖逸少,跟寻常小孩截然不同。

    按道理,楚肖肖很难跟刘韵涵再有交集,但她却在暑假意外接到小朋友的电话,收获对方要来拜访的好消息。

    “肖肖,我今天没有工作,可以去你家找你玩吗?”

    江月年年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