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六十九章
    楚肖逸和梁双麒确实是互相折磨, 他俩既非亲人又非朋友,却要手拉手往里走,让梁双麒脸上溢满微妙及抵触。梁双麒还算懂礼貌的小男孩,他强忍着没将肖肖哥哥的手挥开, 别扭地往动物园里走。

    楚肖逸刚开始也有点不适应, 但他看到小男孩满脸憋屈, 顿感大快人心!

    楚肖逸:小朋友,哥哥我做孩子王的时候, 你还没有出生呢!

    楚肖肖并未察觉两人的暗流涌动,她一进入动物园就被五颜六色的零食摊吸引, 痴痴地望着梦幻的。无数漂亮的糖丝在小木棍上缠绕成蓬松的团,看上去又洁白又轻盈,像是天上的云朵。

    三人是在工作日来游玩, 他们度过排队的大门口, 进入园区便感觉空荡不少,大路上没几个人。楚肖逸察觉到妹妹的视线, 不由嘀咕道:“刚进来就要吃零食吗?”

    楚肖肖对他的声音毫无反应,她的视线紧紧地黏在上, 眼睛都要放出光来。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犹如被施展定身术。

    楚肖逸没有办法,他只能走到零食摊给妹妹买,还贴心地询问梁双麒:“你要吃吗?”

    梁双麒摇了摇头,他不喜欢黏黏的感觉, 总觉得吃会粘得满脸都是。他比楚肖肖年纪要大, 已经开始注意自身形象, 处于懂事和没懂事的模糊地带。

    楚肖逸见他如此矜持,又看看零食摊上其他东西, 问道:“那你想要别的吗?”

    虽然楚肖逸偶尔看着梁双麒心烦,但他好歹是成熟的大人,总不能区别对待自家小孩和别人家小孩,害怕小男孩面对自己张不开嘴。

    梁双麒大概也觉得再推脱不好,他选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块高热量的糖,同时礼貌地向付钱的楚肖逸道谢,接着将水和糖装进神奇的外衣口袋。楚肖逸对小男孩的选择颇感微妙,总觉得梁双麒选的零食像是要去军训?

    楚肖逸:如果他刚刚还想买饼干,那应该能实锤要去军训。

    楚肖逸看着小男孩慢条斯理地撕糖纸,他突然兴起恶作剧的念头,故意道:“多吃点,不够还能买……”

    梁双麒客气道:“谢谢哥哥。”

    楚肖逸坏心眼地笑道:“等你吃胖以后,肖肖就不喜欢跟你玩儿了。”

    楚肖逸决定施展养猪**,他只要将梁双麒喂成小白胖子,对方和自家妹妹就永远是纯洁的友谊!

    梁双麒望着极度幼稚的肖肖哥哥:“?”你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梁双麒也不是吃素的,他停下撕糖纸的动作,发出灵魂拷问:“哥哥,这就是肖肖不喜欢跟你玩儿的原因吗?”

    楚肖逸:“……”好小子,脑袋转得真够快,这就暗讽我胖!

    梁双麒是小学生,楚肖逸则有出色的适应能力,他跟谁待在一起就是什么,面对楚肖肖是幼儿园状态,面对梁双麒就是小学状态,游刃有余地融入各年龄段,开始跟小男孩明争暗斗。

    楚肖肖没在意真假小学鸡间的硝烟味儿,她望着逐渐成型的洁白,终于小心翼翼地从店员手里接过成品,心满意足地品尝一口。这是一种神奇的感觉,在嘴里有点轻薄,却勾起柔和的甜,让人心里暖暖的。

    楚肖肖全神贯注地吃着,一时都没有心思接着往下走,三心二意地追随着其他人的步伐。她觉得柔软的晃来晃去,半天都没找到方便食用的方法,正值此时路口涌出一股强风,啪叽一声糊在她小脸上!

    楚肖肖猝不及防就跟亲密接触,感受到糖洗脸的滋味!

    楚肖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梁双麒:“!!?”

    楚肖逸作为亲哥,他看到妹妹的惨状,第一反应居然是放声大笑和拍照留念,气得楚肖肖恼羞成怒地跳脚。她一边努力摘下,一边想要怒捶亲哥哥,在原地忙都忙不过来。

    梁双麒其实也被突发状况逗乐,但他飞速地进行表情管理,一秒将笑声咽回肚子里,强作镇定道:“肖肖,给你湿纸巾。”

    梁双麒:我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楚肖逸在最初的幸灾乐祸过后,他才拿着梁双麒带的湿纸巾,帮楚肖肖将脸蛋擦干净,但少不了挨妹妹两下捶,以解她的心头愤愤。她刚刚差点被兄长的笑声震聋,不用看都知道他笑得多过分。

    楚肖肖的初体验既甜美又遗憾,这大概就是人生,让她尝到祸福相依的滋味。

    零食时光结束后,三人正式开始游玩,两个小孩新奇地望着动物们,在各类毛茸茸中流连忘返,还隔着玻璃观察大型动物。楚肖逸作为成年人,他对动物没那么感兴趣,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看,主要承担家长责任。

    楚肖肖看看玻璃后的大老虎,又望望旁边的便宜哥哥,点评道:“你们好像呢。”

    梁双麒附和道:“是呢是呢。”

    楚肖逸瞟了一眼里面懒洋洋的老虎,他看对方皮毛油滑、相貌威武,确认此话不算嘲讽,便喜滋滋道:“毕竟是百兽之王,难免有共通点……”

    楚肖肖可没搭理兄长的自吹自擂,她过一会儿看到狼群,又点评道:“你们好像呢。”

    梁双麒:“是呢是呢。”

    楚肖逸看着笼子里休息的狼群,他没懂妹妹怎么看啥都跟自己像,又嘀咕道:“狼还是挺帅的……”

    片刻后,楚肖肖走到猴山旁边,她望着懒精无神的猴子们,又道:“你们好像呢。”

    梁双麒:“是呢是呢。”

    楚肖逸这回总算感到不对劲,他皮笑肉不笑道:“敢情我就是一大众脸,在动物园里跟谁都像呗?”

    梁双麒带着手机拍照,他兴高采烈地跟楚肖肖分享照片,说道:“肖肖你快看,是不是很像?”

    楚肖肖望着照片眼神一亮,感慨道:“这简直跟我哥哥一样!”

    楚肖逸:“?”

    楚肖逸立刻没收作案工具,检查两个小孩在交流什么秘密。他发现梁双麒居然给自己和猴子拍一张照,照片里是他低头无聊地刷手机,而身后猴山上的猴子在无聊地啃水果,连动作都相仿,两者简直是神似!

    楚肖肖总结道:“你们都是上班很累的样子!”

    楚肖逸心不在焉地逛动物园,动物们心不在焉地上班营业,怪不得小孩们觉得他和动物看上去挺像!

    楚肖逸嘴硬道:“我是觉得没太多好看的,这些动物又不算稀奇……”

    楚肖逸话音刚落,旁边猴山里的大猴突然拍了一把铁丝网,它眼神锐利地瞪了他一眼,又一摇一摆地转身离开,走路姿势还透出老大哥的风采。母猴怀里的幼猴们又小又可爱,但成年公猴都肩宽臂长,凶起来还挺吓人。

    楚肖肖惊道:“你惹猴哥生气了!”她看不到猴子的情绪颜色,但公猴都快将不满写在脸上,任谁都看得出来它不爽。

    楚肖逸:“?”不是,猴大哥上班期间还挺横,居然都不允许别人说两句?

    楚肖逸在娱乐圈里随便说话最多被黑,但他在动物园里随便说话怕被猴打,便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决定大人不跟大猴计较。

    梁双麒拉了拉楚肖逸,他指着旁边的小房子,提议道:“哥哥,那我们去看点稀奇的吧!”

    楚肖逸带着两个小孩走过去,他发现梁双麒指的房子居然是鬼屋,一时讶异于动物园里业务挺多,光看动物都不够,现在还要看鬼吗!?

    楚肖逸迅速地拉着妹妹想走,好声规劝道:“这里是鬼屋,你会吓哭的!”

    楚肖肖闻言不见慌张,她宛如好奇宝宝,居然兴奋起来:“这是哪个国家的鬼?它们是群居还是独居?它们平时吃什么呢?”

    楚肖逸吐槽道:“鬼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它不会在园区外张贴介绍……”

    楚肖肖:“可它就是在动物园里啊!”

    楚肖逸:“……”园长必须为开办鬼屋的决策负责,他让小孩子们对鬼产生错误认识。

    梁双麒振振有词:“动物园里的鬼是动物,外面的鬼是什么再说。”

    楚肖逸没法理解小孩们的胡言乱语,他只能买票领着两人进去,两只手各牵一个小萝卜头,刚踏进去就感受到迎面的凉风。他面露犹豫,小声喃喃道:“上一个在电影里非要闹着去鬼屋的主角队,下场似乎不太好……”

    小孩偶尔比大人还要勇敢,他们属于不知者不畏,类似于部分成年人怕虫,小孩不懂事时却敢抓虫一样。楚肖肖和梁双麒还算镇定,但楚肖逸饱受惊悚电影荼毒,他刚进鬼屋就给自己脑补出全套剧情,步伐顿时有些沉重。

    楚肖肖跟着哥哥缓缓挪步,忍不住抱怨道:“你把我都捏疼了。”

    楚肖逸进来后就高度戒备,他时不时警惕地环绕一圈,好像唯恐暗处扑出东西来。

    梁双麒安抚道:“哥哥,你不要紧张,你带着那么多黑衣人,鬼遇到你也打不过的。”

    梁双麒发现那群黑衣人跟随他们一路,他觉得楚肖逸就像是亡灵法师,对方遇到危险就可以召唤黑衣人,然后让黑衣人跟鬼掐架。他指导道:“你到时候一招手,让黑衣人们缠住鬼,我们就抓紧时间逃!”

    肉盾摄像们:“?”我们真是谢谢你哦,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楚肖肖最后在鬼屋里没被鬼吓到,她却被一惊一乍的便宜哥哥吓到,原来逛鬼屋并不可怕,跟哥哥逛鬼屋比较可怕!

    楚肖逸脸色苍白地离开鬼屋,他干巴巴地笑道:“其实也还好,没那么吓人……”

    楚肖肖小声嘀咕:“但鬼有被你吓到……”她亲眼看到有个鬼被哥哥吓到摔倒,鬼最终慌不择路地爬起逃跑,似乎对人类产生恐惧。

    楚肖肖:为了保护鬼的身心健康,还是该像其他动物一样,让它们和人类拉开距离,在笼子里被好好欣赏才对。

    楚肖逸在一日游里对动物园留下深深阴影,他最后在大门口拜托工作人员帮忙拍照,三人愉快地合影留念。节目组有个小姑娘带着拍立得,她自告奋勇地拍摄一张,还将新鲜出炉的相片递过来。

    “谢啦……”楚肖逸只当对方有心,他误以为小姑娘是将相片送自己,看到拍立得照片背面的字及日期,不禁被逗乐,“一王带两二?这还挺贴切?”

    楚肖逸:我带着两个小萝卜头,不正好应和这句话!

    小姑娘将相片递过来,却不料被楚肖逸截胡,她闻言尴尬地笑笑,声若蚊吟道:“……这是给肖肖的,不然我再拍一张?”

    楚肖肖总是拿家里的水果零食贿赂工作人员,她跟广大人民群众建立深厚的情谊,自然时不时也会收到回礼。她听到相片是送给自己的,立刻理直气壮地伸出小手,向便宜哥哥讨要被截胡的礼物。

    “……”楚肖逸作为当红流量,他头一回自作多情,一时无言以对,只觉得妹妹眼神里透出“你不要仗糊行凶”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