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98、第九十九章
    房间内,何鑫带着诸多行李风尘仆仆地归来,他一边帮楚肖逸收拾东西,一边老妈子般地抱怨:“你不要将留学材料乱放,以后都统一交给助理管,要是不小心落在哪里,我们都没法帮你找……”

    何鑫抽出英语教材里的牛皮纸袋,他将缠绕的线头解开,打算将资料整理、归纳。

    楚肖逸正坐着跟团队人员沟通,他此时满目茫然,诧异道:“什么留学资料?”我连学校都还没有敲定,这时候搞什么留学材料?

    何鑫:“这不就是吗?你随便夹在书里,鬼知道会落在哪。”

    何鑫将牛皮纸袋里的纸张抽出来,等他看到花里胡哨的水彩笔痕迹,这才骤然发现档案袋里的异常,自己好像拿走不属于艺人的东西。白纸上画着抽象派的稚嫩人像,配着自由潇洒的手写英文体,着实不像正经的英文材料。

    楚肖逸发现经纪人突然闭嘴,他立马狐疑道:“什么东西?拿给我看看。”

    何鑫正在辨认着字迹内容,然而楚肖逸却已经靠过来拿走。楚肖逸望着纸上熟悉的灵魂画技,又依靠最近背单词的积累,稍微读懂几行英文内容,竟控制不住地太阳穴暴跳,哪能不知道档案是谁的手笔!

    不得不说,楚肖逸已经逐渐成长,他通过近期的英文学习,不再是看不明白儿童密码的学渣,他现在居然能读懂妹妹的通篇诋毁。过去的楚肖逸已经死了,他现在是钮钴禄肖逸!

    楚肖逸气急败坏地拿起档案,他将各类资料塞回袋子,怒不可遏道:“真是反了她啦!我今天非教育教育她不可,让她知道什么叫尊敬兄长!”

    楚肖逸:谁家亲妹妹在私下带头编亲哥黑料?她居然还能够归档!

    神秘档案突然点燃楚肖逸的愤慨,顿时也让房间里的团队混乱起来。众人轮番上场游说,想要摁住妄图杀回御融台的楚肖逸,让他稍安勿躁。

    化妆师焦灼地举着刷子,忙不迭劝道:“别上火,别上火,不然又要上粉底……”

    何鑫:“干嘛呀,干嘛呀,马上就要出活动,你突然要跑回去?”

    楚肖逸的打孩子之路惨遭工作绊住,他只得忍气吞声地调整状态,但下定决心今晚要回家对质。他终于被何鑫强行劝走,重新恢复营业态度,不情不愿地出门,准备出席活动。

    “行行行,一定给你备车……”何鑫见艺人总算被忽悠走,他不由诧异地望向档案,疑惑道,“这里面是什么啊?他生那么大气。”

    何鑫没说此句话,众人还没意识,如今他们却眼珠一转,齐刷刷地看向档案袋。这好像是楚肖肖的东西,但楚肖逸为何有如此大反应?好奇心真是一味毒药,大家都想知道其中内容,却又不敢贸然上前。

    “鑫哥,你刚刚不都看过吗?你还问我们。”

    “好像就是肖肖的画,我还没仔细看,他就过来了……”

    片刻后,房间内传来窃窃私语,工作人员还是没忍住好奇,他们共同聚在桌边,观摩起楚肖肖的研究成果,还不乏结合自身经历的深度讨论。因为团队里有英语好的人,所以他们读懂内容没问题。

    楚肖逸认为妹妹的研究是句句诋毁,但工作人员却反认为是字字珠玑!

    楚肖逸觉得自己被妹妹抹黑,工作人员却觉得找到真知己!

    生活助理点头道:“记忆力差是真的,他那天明明自己口袋里装着手机,却连问我无数遍手机放在哪儿,搞得我以为他手机掉了,还到处去找……”

    商务立马附和:“对对对!你前一天给他发消息,他经常第二天就忘掉!”

    何鑫:“嗨,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儿呢,肖肖不就写两句实话,你看他刚气成那样,以前营销号的假料都没那么大反应……我妹曾经在作文里写我丑,我都没有生气!”

    宣传:“假料当然没反应,实话才会扎人心!营销号的料只会让人笑笑,如今听到客观的实话,他可不就急了急了急了……”

    楚肖逸哪料到自己团队已经暗中倒戈,何鑫等人居然觉得楚肖肖的措辞挺中肯。毕竟众人都是长期跟楚肖逸共事,如今看到楚肖逸的官方吐槽资料,居然产生共鸣、展开声讨大会,痛诉艺人老板的诸多毛病!

    工作团队:凭什么要教育肖肖?明明公道自在人心!

    当然,即使工作团队无比认同楚肖肖的研究,楚肖逸还是在工作后杀回御融台,甚至查出自家妹妹的备份资料。他偶尔会使用楚肖肖的ipad,立马熟练地解锁进入,竟然发现“y同学”课题。

    楚肖逸回忆起家长会时嘘寒问暖的小萝卜头,再回想他们疯狂地喊着自己“y同学”,至此哪能不明白来龙去脉!

    楚肖逸:我本以为自己是珍稀大熊猫,原来你们把我当傻傻的二哈!

    傍晚时,楚肖肖还没意识到暴风将至,她背着书包回家,看到兄长一愣,诧异道:“你怎么突然回来?”

    楚肖肖犹记他说最近不回家,自然感到疑惑,挺摸不着头脑。

    楚肖逸并未马上就发作,他反而意有所指地挑眉:“你不欢迎我回来?”你是不是由于私下的小动作心虚?

    楚肖肖发现他阴阳怪气,不由略感无语:“?”这又是吃错什么药?

    楚肖肖察觉他心情躁动,她凭借着自己的情绪小外挂,聪明地不再招惹他,打算暂时避避风头。她一向是机敏识趣的小朋友,知道什么时候能调侃便宜哥哥,什么时候要避让大型二哈,索性不跟他搭话。

    楚肖逸以前还没发觉她会看人眼色,如今见她不像往日般回怼接招,顿时没找到制住她的机会。双方对峙的时机很重要,只有先发制人、一击即中,方能占据优势!

    饭桌上,楚家栋和肖碧自然不知大儿子归来的真正原因,他们只是开心地嘘寒问暖一番。

    楚肖逸一边吃饭,一边闲聊:“你作业写完没有?”

    楚肖肖:“写完了。”

    楚肖逸:“挺好的,多吃点,吃饱能扛得住打。”

    楚肖肖:“?”

    楚肖肖见他再次挑衅,又发觉他好似蠢蠢欲动,最终还是没有回嘴。她莫名其妙地盯他一会儿,实在没明白来龙去脉,选择乖乖地吃饭。

    饭后,楚肖逸认为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他发现妹妹太会揣着明白装糊涂,让自己犹如一拳打在棉花上。他索性直接拿出档案袋,冷笑着敲开楚肖肖的房间门,跟她当面对质:“楚肖肖,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东西是什么?”

    楚肖逸原以为她会惊慌失措、如遭雷劈,哪想到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不满地率先斥责:“你怎么可以侵害我**权!?”

    楚肖肖顿时用失望的眼神注视着兄长,仿佛他做出天大的恶事,让她长久以来的信任感深受动摇。她看上去摇摇欲坠,还扶住身边的门框,好像被惊得天旋地转,犹如随时要倒下的幼苗,展现出被至亲背叛的无力。

    楚肖逸:“???”你怎么还先发制人地气抖冷?

    楚肖逸被她的神情震慑,然而他好歹是专业演员,很快就发现幼崽视线飘移,顿时既好气又好笑道:“停止你浮夸的表演,我还没演,你先演上?这里面都是我的资料,怎么就变成你的**!?”

    实际上,楚肖肖刚回屋就发现教材不翼而飞,连带夹在其中的神奇生物档案。她骤然理解便宜哥哥刚才的语气,一秒便想出绝地求生的妙计,哪料到被他飞速拆穿,一时身形微僵、说不出话。

    楚肖肖立马眼睛乱转,她左看看右瞟瞟,含糊地嘀咕:“嗯……虽然你是数据来源,但里面也有我的智慧结晶,不过你要是希望资料共享,我也不会介意的,你拿着档案就行……”

    因为她一向是乖巧懂事的小朋友,所以很少应对家长的怒火,上一回估计还是跳泥坑被兄长怒斥,自然没有讨打能手梁双麒熟练,无法游刃有余地蒙混过关。

    尽管她认为自己的研究没有谎言,按道理便宜哥哥不该生气,但莫名的心虚还是占据上风,让她生硬地转换起话题,想要结束危险的对质。

    “我突然想到写完作业,还要准备数学竞赛,我们改天再聊吧!”楚肖肖想要关门送客,却被楚肖逸轻松地格挡,顿时进退两难。

    她立马转身像兔子般逃跑,却被他揪住命运的卫衣帽子,一时被凄惨地拎回来,发出不满地哼哼唧唧。

    楚肖逸哪会让她逃走,他展开暴风质问:“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神奇生物?什么叫懒、记忆力差、注意力低下?什么叫不爱学习却洋洋得意的y同学?这都是用来描述亲哥的话吗?你简直其心可诛、敢当问斩,我今天就要给家里清理门户!”

    楚肖逸:这就狂rua你一百遍以平朕怒!

    楚肖肖面对劈头盖脸的责问和未知的惩罚措施,她在重重慌乱中竟被激活新的技能,无师自通情绪化攻击,委屈而悲愤道:“你凶我,你居然凶我!你在家天天偷吃小果冻,我都从来没有凶过你!”

    楚肖逸:“……”等等,怎么就扯到小果冻?

    楚肖逸难以置信道:“我们说得明明是档案的事,再说我哪里有凶过你啊,你在家都快成祖宗……”

    楚肖肖理不直气也壮:“你看你又凶我!你还说你没有!”

    楚肖逸:“???”这是什么肖言肖语?

    楚肖逸被她气笑:“你给我做档案还有理啊?”

    楚肖肖见自己成功打断他的怒火,她越发据理力争起来,半真半假地抱怨:“你就是看我没用啦,不能再教你东西啦,就拿出档案来说事,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楚肖逸:“什么叫你没用啦……”

    楚肖肖越说越气愤,她眼眸中波光微闪,难得吐露心声道:“你以前让我教口语、教数学,我全都好好地教给你,现在我不懂你的留学考试,你就觉得我没用了,拿出档案来说事了,要把我清理门户了!”

    楚肖肖想起他春节躲在茶室里看学校,心头又溢满巨大的失落感。尽管她最初教便宜哥哥东西时不情不愿,但他有一天真的不再来麻烦自己,又让她诞生不被需要的感觉,有点无所适从。

    她那时悄悄留下英语教材书,就是想着或许自己能看懂,或许他听不进外面的课,但是能够听进她的课。因此,她才会将兄长档案不小心夹进书里,订制课程总要看学生档案吧。

    “清理门户是玩笑话……”楚肖逸见小东西被自己逗急,又听闻她愤愤的怨声,他心里突然不是滋味,“……所以你才私下翻我的教材?”

    楚肖逸确实没让她教过考试,最多让她听写一下单词。他学口语没有如此正式,学数学是为骗她做超常班的题,这回将留学当正经事,还真没有麻烦过她,没想到她有落差感。

    楚肖逸:你还真挺有教师精神,不肯放过任何潜在学生。

    楚肖肖觉得自己情绪动荡,她正在努力地重归平静,又将视线往旁边一移:“哼。”

    楚肖逸不怒反笑,调侃道:“瞧你这副哼哼唧唧的小模样。”

    楚肖逸现在明白她留下教材的原因,突然就将追究档案的事抛在脑后,而是转身往自己的屋里走。

    楚肖肖见他突然离开,她立马鬼灵精地扒门口偷看,也不知道他是要秋后算账,还是自己彻底逃过一劫。她刚刚当然说的是掏心掏肺的心里话,但也有逃脱y同学档案之责的心理,两者并不矛盾。

    楚肖肖:我承认我有赌的成分,我就是赌他记忆力不好,听我说完就忘记档案的事。

    没过多久,楚肖逸将自己的留学教材拿过来,他将书递给楚肖肖,懒洋洋道:“拿着吧,你不是要看嘛,那我再买一本。”

    楚肖肖诧异地拿着书,她有点不太理解他的举动,一时满脸茫然。

    楚肖逸:“我们一起慢慢学,你还可以教我啊,这不又跟以前一样,我不会的就来问你……”

    楚肖逸没有强求楚肖肖教自己的意思,但他觉得给她教材算是一种态度。留学考试毕竟存在一定难度,就算她还不具备教自己过考的实力,可共同学习总归是有益的,他们可以互相激励。

    楚肖肖拿着失而复得的教材书,又听到便宜哥哥的说法,一时有些小小的愉悦,但她克制地抿抿唇角,重新获得小老师一职,也没有喜形于色。

    楚肖逸哪能看不出她暗自欢喜,他见状心里一软,又随口问道:“对啦,你现在看多少啦?你要不要我的网课账号?”

    他觉得光有厚厚的教材也没用,这东西还是要配合网课食用。

    楚肖肖欲言又止:“最近学校作业多就看得比较慢,但我这周末应该就能看完啦……”

    楚肖逸:“???”

    楚肖逸犹记自己刚看完开头,他此时难以置信道:“这周末就能看完?你都看大半本啦!?”

    楚肖肖:“这里面好多是讲题型,又没有很多新知识……”她主要是没做过这类题,偶尔巩固一下语法,又不是没学过英语,加上考试还能靠语感,她消化起来就更顺利。

    楚肖逸:“……”这里面对我都是新知识。

    楚肖逸刚刚还觉得是互相激励,如今他却认为是自讨苦吃,果断地摆手道:“我突然觉得我们没法一起学,拜拜了!”

    楚肖逸:说好的一起慢慢学,你哪有半点慢的意思,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