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101章 第一百零一章
    因为订阅比例不足,所以无法看到正文君哦,请耐心补票上车~楚肖逸:“那您知道我是谁吗?”

    保安笑道:“知道。”

    楚肖逸长舒一口气,原来保安并不是没认出自己,而是认真履行岗位职责。

    保安:“您是肖肖的哥哥?我头一回见您呢?”

    楚肖逸:“……”搞半天你还是不知道!

    保安见对方神色微妙,迟疑道:“不是哥哥吗?”他记得楚肖肖的父亲好像不长这样,所以才根据年龄和面孔出言推测,莫非不小心猜错?

    楚肖逸唯恐再有误会,忙不迭道:“是哥哥,是肖肖的哥哥……”

    楚肖逸:很好,自己在小区里的名气还没有妹妹大,已经沦落为“肖肖的哥哥”。

    楚肖肖进入小区便熟悉起来,她已经往前走了一段路,回头见兄长还在跟保安攀谈,催促道:“该走啦。”

    她不明白兄长为何要提春晚,难道他在电视上的表现被记住是值得骄傲的事吗?

    兄妹二人提着水果回家,他们稍微休息片刻,又迎来新一轮的晚餐。饭后,楚肖肖等父亲楚家栋忙完,她久违地拿出家里的篮球,提议道:“爸爸,我们去玩球吧。”

    楚肖肖最近发现楚家栋异常沉默,自从便宜哥哥回来,爸爸简直是夹着尾巴做人。他每天不是小心翼翼地赔笑,就是整天闷在厨房里做饭,完全没有往日的底气。爸爸和哥哥是不会直接交流的,他们总要借旁人之口传递消息。

    如果两人单独待在一起,楚肖逸往往会低头刷手机,楚家栋则不安地在旁搓手,总之难有沟通的时刻。

    楚肖肖以前总跟爸爸玩球,她察觉到楚家栋近日的气弱,决定关怀一下老父亲。毕竟她这两天都被迫跟便宜哥哥待在一起,好久没有跟爸爸互动。她是公正的小朋友,要照顾到家里每个人。

    楚家栋刚要开口答应,楚肖逸就从自己屋里出来。他看到小东西手里的篮球,总觉得球比她的小脑袋都大,调侃道:“呦,你还能打篮球啊?”

    楚家栋瞧出大儿子的兴趣,便对楚肖肖为难地笑笑:“不然你跟哥哥去玩球?”

    楚肖肖有些气恼,总觉得便宜哥哥时机掐得太好,倘若楚肖逸想要打球,那爸爸决计不会再参与。楚家栋就像顾忌别人地盘的老兽,他很少在楚肖逸的活动区域出现,除非旁边还有其他人,例如楚肖肖、肖碧等。

    楚肖逸听到此话,他立马猜出父女俩刚刚的交谈内容,一时陷入沉默。他在家里跟楚肖肖、肖碧的交流最多,跟父亲楚家栋还保持着一定距离。

    楚肖肖失望地垂眸:“爸爸不去吗?”

    楚家栋:“我就不……”

    楚肖逸:“一起去呗。”

    “啊?”楚家栋闻言相当惊讶,他见儿子已经转身回屋,小声地试探道,“……行吗?”

    楚肖逸说完就回屋拿鞋,他不想显得小肚鸡肠,闷声道:“有什么不行,我无所谓。”

    既然楚肖逸都这么说,楚家栋也没有拒绝理由。楚肖肖成功地拉上爸爸、哥哥,借着最后的一些天光,前往小区内的篮球场。

    首都的天空如今是浅浅的蓝紫色,又混合些许金黄的辉光,那是夕阳最后的余韵。三人都安静地走在路上,楚肖肖横在爸爸和哥哥中间,她感觉自己就像外语例句里的柏林墙,将两边彻底地隔绝开。

    楚肖逸一路都在拍着篮球,寻找曾经的手感,让球发出富有节奏的弹跳声。冬天的露天球场里空无一人,楚肖逸自如地运起球来,向着楚肖肖传球,笑道:“你会玩什么?”

    楚肖逸传球的动作很轻,楚肖肖轻松地接住,她有点犹豫地望向楚家栋,不知该如何三人玩球。楚家栋安慰道:“你们先玩着,爸爸看一会儿,再上场过来玩。”

    楚家栋站在篮球架旁边,果然摆出看客的架势。楚肖肖没有办法,只能抱着球跑向楚肖逸,她又是头一回跟便宜哥哥玩球,配合也不算太默契。

    楚肖逸许久没有打篮球,他摸到球就恢复高中实力,炫起花里胡哨的运球技巧,没事还要来一发暴扣。他以前在高中里打篮球赛,还带队拿下过第一名,帅气的球技让他当天在学校里名声大振,三年来被无数女生明示暗示。

    楚肖逸没有继承父母的智商,但他拥有着强大的运动细胞,刚入行时打戏就非常拼,才会被陈导一眼看中。他忍不住向妹妹示范各类高难度动作,展现自己精湛的技艺,只差在脸上贴着“流川枫本枫”的大字。

    然而,楚肖肖完全无法欣赏他的球技,还觉得他嘚瑟的模样好烦。她只想简简单单地玩球,便宜哥哥却非要带球晃来晃去,让她根本摸不到球,不由心情烦闷。

    楚肖逸显然还没悟透带妹玩耍的真谛,带妹并不是展现自己有多强,而是要让妹子在游戏中感到关怀和快乐,否则只会惹人讨厌。

    楚肖肖见他还在炫技,不由气恼道:“你还要不要跟我玩!”

    楚肖逸只是运球逗逗她,他见她真有点愤愤,忙道:“好好好,给你给你……”

    楚肖逸将球传给小东西,决定看看她如何玩球。楚肖肖接过球,开始认真地拍起来。她本就人小力轻、毫无技巧,原本高高弹起的篮球越来越低,逐渐恨不得贴到地上,再也拍不起来。

    楚肖肖还边拍球边转圈,她犹如一只去找自己尾巴的小狗崽,在原地打起转来。

    楚肖逸第一次见识幼儿园级别的打球,他望着此幕实在感到逗趣,忍不住放声大笑。

    楚肖肖被他的笑声刺得恼羞成怒,她猛地将篮球往地上一砸,但篮球也只是弱弱地弹跳几下,并未展现出她心中的怒火。她如今还是太小,不好掌控标准篮球。

    楚家栋以前都迁就楚肖肖的幼稚园打法,她何曾面对此等嘲笑,当即气得原地跳脚,叫道:“爸爸——”

    楚肖逸惹恼小的、招来老的,楚家栋本来欣慰地看着兄妹俩玩耍,却不知楚肖肖为何突然炸毛,大声地呼喊起自己。他只得匆匆地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楚肖肖跑到爸爸脚边,恼怒道:“你跟他打,你跟他打——”

    楚肖肖立刻撺掇父亲为自己报仇雪恨,便宜哥哥不过是长得比她高、力气比她大而已,有什么好嚣张的?她都没有嘲笑他的外语,他有点球技却要翻天啦?

    楚肖肖决定让楚家栋灭灭兄长气焰,好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楚肖逸自如地运起球来,懒洋洋道:“你叫他没用,他打不过我。”

    楚肖肖:“胡说,爸爸是没你爱秀!”

    楚肖肖以前见过楚家栋投篮运球,他只是陪自己玩时会刻意压低水平。

    楚家栋望着针锋相对的兄妹俩,他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不知该如何是好。他觉得楚肖逸逗妹妹没有恶意,但楚肖肖向来自尊心超强,她被一面倒地碾压,自然心中感到不平。

    最终,楚家栋只能硬着头皮上场,他在小女儿的全力呐喊中,跟大儿子进行球技battle。

    楚肖逸对此毫无意见,他确实也没耐心再陪楚肖肖拍皮球,小不点嗑不得、碰不得,让他实在畏手畏脚。父亲是成年男性,而且确实会打篮球,好歹还能交手几回合。

    一对一正式开始,楚家栋面对儿子,刚开始还有点放不开,像陪楚肖肖打球般顾忌。

    然而,楚肖逸的出手却干净利落,他灵活地拦人夺球,紧接着三步上篮,直接投进一球。他露出挑衅的笑意:“爸,这样就没意思了吧。”

    楚家栋闻言露出怔愣的神色,楚肖逸却没有察觉对方的失神,已经带球跑着离开。

    楚家栋望着大儿子的背影,他在原地停留几秒,又无声地追上去。

    这是楚肖逸回家来第一次喊他“爸”。

    楚家栋都要遗忘儿子上一回喊自己,究竟是何年何月何日,可能是他们在横店片场吵架的那年?那好像是他们在今年春节前的最后一次见面?

    [爸,你能不能不要来找我,你在家待着不好嘛——]

    楚肖肖眼看父亲处于弱势,她当即有些着急起来,在球场边喝起倒彩,大声道:“楚肖逸——不行!楚肖逸——不行!”

    楚肖逸忽然听闻此声,手里的球差点脱手,他早年在女生们的加油声中夺得头筹,哪料到有一天还会被异性喝倒彩,实在是风水轮流转。

    楚肖逸:你怕不是我的头号黑粉?

    楚肖肖收到任务,这才暂时忘却韩雅,没有继续向对方教学。她慢悠悠地走向卧室,跟小舅爷楚庆峰一同去请奶奶楚珍吃饭。

    楚肖肖离开后,楚家栋才看向韩雅,笑呵呵道:“她是不是很难缠,就跟小人精儿一样?”

    韩雅礼貌道:“没有没有,肖肖教得挺好的。”

    楚家栋:“她在这方面脾气大得很,你要没有顺她的意,她能折腾你一整天!”

    肖碧:“还不是你当初惯的,天天陪她玩上课的游戏……”

    韩雅认真道:“亲子游戏是启发天赋的绝佳途径之一,这对肖肖的成长来说,或许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通过初步观察,我觉得肖肖在语言和人际交往方面的能力很强,尤其是后者挺惊人。说实话,我也见过不少具备语言天赋的超常儿童,但很少接触到有比肖肖亲和力更强的,甚至可以说没有。”

    韩雅碰到的神童不要太多,其中不乏有名之辈,例如“最年轻的门萨会员”等等,但少有楚肖肖的类型。

    楚家栋面露诧异:“人际交往还算特殊能力吗?这不是谁都拥有?”

    韩雅无法搬出学术说法,她只能挑选易于理解的词汇,解释道:“单纯说人际交往也不贴切,应该说肖肖的共情和交流能力极强,她能很准确地感知他人态度,从而跟对方建立沟通……换句话说,如果她想要讨谁喜欢,那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许多超常儿童都有古怪的性格,时常无法跟同龄人好好交流,较难融入正常生活。然而,韩雅还是头一回见到反其道而行之、极擅跟人交流的神童。

    楚家栋自恋地摸了摸脸,一本正经道:“那我岂不也有特殊能力?我觉得自己亲和力挺强?”

    肖碧无法容忍丈夫得意的模样,她伸手拍他胳膊,凝眉制止道:“行啦。”

    韩雅被楚家栋逗得笑出声来,忙不迭道:“是是是,您教得好,肖肖才有这方面才能……”

    肖碧无可奈何地瞟韩雅一眼,叹气道:“你可别捧他,他就跟肖肖一样,越夸就越嘚瑟。我看是肖肖喜欢你,才会让你有误会。她在幼儿园可跟老师掐得天翻地覆,完全没有讨人喜欢的样子。”

    韩雅一愣:“不该吧?”在她看来,楚肖肖看人眼色的能力满级,没道理会惹老师讨厌。

    肖碧摇头道:“你是不知道老师告过她多少恶状。”

    韩雅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她觉得自己的判断绝对没错。楚肖肖跟幼儿园老师关系不好,或许并不代表她不善沟通,更像是她故意作对。虽然韩雅和楚肖肖的相处时间还短,但她确信对方不是不懂事的小孩,估计背后有些原因。

    众人正说着,楚肖肖和小舅爷已经扶着奶奶楚珍出来。小舅爷架着奶奶颤巍巍地走,楚肖肖个头还不够高,她只能在奶奶脚边打转。奶奶楚珍双目茫然,她怔愣地坐在饭桌边,左顾右盼一番,不知要做什么。

    楚肖肖攀上自己的椅子,她将勺子塞进奶奶手中,软声道:“奶奶吃饭!”

    韩雅本想跟老太太打一声招呼,无奈楚珍对她的声音没反应。肖碧解释道:“老太太年纪大,又有点老年痴呆,她现在记不清人,耳背听不见话。”

    韩雅似有所悟,果然发现老太太对声音没感觉,必须凑到对方面前招手才行。楚肖肖坐在奶奶旁边,她时不时就要吸引对方注意,活跃地摆来摆去。

    奶奶迷茫地望着楚肖肖,费劲地张开嘴来,她声音有些沙哑,犹如破风箱,拉着长调道:“肖——肖——”

    楚家栋见母亲说话,欣喜道:“肖肖,奶奶叫你呢!”

    老太太如今九十多岁,由于耳背也逐渐丧失语言能力,很少开口说话。她如今连亲儿子楚家栋都认不出来,更别提喊出其他人的名字。

    楚肖肖刚刚还活泼地逗奶奶,此时却沉默地低下头来,自顾自地扒拉碗里的饭。

    楚家栋可谓模范孝子,他平时能包容女儿的各种小毛病,但没法接受她忽略长辈,低声提醒道:“肖肖,奶奶跟你说话,你要回应奶奶。”

    楚肖肖将头埋在饭碗里,叽里咕噜地嘀咕一句。

    楚家栋没有听清,他微微皱眉:“你说什么?”

    楚肖肖放下饭碗,提高音量道:“我说奶奶没跟我说话。”

    “什么?”

    “我不知道她在叫谁,反正不是在叫我!”楚肖肖人小脾气大,她索性几口将饭扒完,闷闷不乐地丢下饭碗,一溜烟地跑回屋里。

    楚肖肖过去也以为奶奶在喊自己,但她后来逐渐发现异常,其实奶奶记不住她。奶奶已经逐渐糊涂,没法记清眼前的人和事,只记得以前的事情。奶奶的时间跟其他人不同,正常人活在当下,奶奶却活在过去。

    楚肖肖不知道奶奶在叫谁,但她确定不是在叫自己。她努力想让奶奶记住自己,却屡屡挫败、懊恼不已。

    “肖——”奶奶仍旧坐在桌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出声。

    其他人都没料到小女孩突如其来的情绪,韩雅仔细倾听片刻,不确定道:“肖老师,老太太喊的好像是肖逸?”

    老太太有些老家的口音,普通话并不标准,加上她说话费劲,往往发不清“逸”的音,容易被人误解为在喊“肖肖”。

    “好像真的是?”楚家栋被一语点醒,恍然大悟道,“妈确实跟肖逸相处得久,估计把肖肖当成他。肖肖也真是,肖逸都不在家,她还能生上气……”

    肖碧闻言不对,问道:“你有跟肖肖说过她哥的事吧?”

    肖碧休完产检后,她回校就接管高三班,状态极为紧绷,不太顾得上家里的事。楚家栋总是信誓旦旦地说换他打理一切,弥补肖碧过去在家庭上的付出,加上楚肖逸也是工作狂,她就没太过问父子俩的情况。

    然而,楚肖肖刚才的话暴露出一丝异常,让肖碧感觉有些细节被遗漏。

    楚家栋:“当然,家里摆那么多肖逸的代言产品,她还能不知道吗?”

    肖碧:“???”这跟代言产品有什么关系?

    肖碧震惊道:“你到底有没有告诉肖肖,她其实有一个亲生哥哥?”

    楚家栋被妻子严肃的面孔震慑,他的眼神飘荡起来,语气骤然变弱:“你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我突然有点不确定……”

    肖碧:“他们没有通过电话吗!?”

    楚家栋:“肖逸近几年哪有空打电话……”

    肖碧嘴唇紧抿、强压怒火,才没有在客人面前狂吼丈夫,打算饭后再跟楚家栋发作。她犹记自己好像跟女儿提过楚肖逸,但楚肖肖那时还在襁褓里,记不记事都两说。

    韩雅感觉饭桌上气氛不对,立刻鹌鹑式缩头吃饭。饭后,韩雅让楚肖肖做完试题,便带着填好的题目告辞,准备回去研究结果。

    肖碧心中还有事,无奈地笑道:“真是让你看笑话。”

    韩雅安慰道:“怎么会?小孩都不太记得没见过的人,肖逸也是近几年工作忙,等兄妹俩见一面就好!”

    肖碧露出勉强的笑容,她现在最怕兄妹彼此都不认识,到时候见面极为尴尬。楚家栋绝对是此次乌龙事件的罪魁祸首,让她想起来就来气。

    韩雅离开后,楚家栋顿时感到风雨欲来的气息,无奈小舅爷和小舅奶先一步跑路,远离这场风波。小舅爷楚庆峰跑到厨房去洗碗,小舅奶宋春则扶着奶奶楚珍回屋。,,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