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第一百零四章
    楚肖肖抱着梁斯特不知所措,楚家栋则继续跟梁宸攀谈“那你爱人的工作怎么办?”

    梁宸“目前来看只能她辞职出国,我现在还没法随意出国,梁双麒年纪又太小了,国内外治安环境还不一样……”

    楚家栋讶异道“辞职?这合适吗?”

    楚家栋思及自己的妻子,肖碧是万万不可能辞职的,这跟家庭条件都没关系,而是人有时候要靠工作维持精气神。赫妍辞职出国陪梁双麒读书,天天守着自己的儿子,那她的生活岂不是一成不变?

    虽然很多音乐家都是被父母如此培养,但楚家栋一时也不太好接受,可能是家里人都有些许工作狂特质,楚家栋、肖碧、楚肖逸和楚肖肖基本都有各自的学习、工作及生活,他们并不会互相打扰,更难想象为谁辞职。

    当然,这是别人的家里事,楚家栋也不好评判。

    梁宸无奈道“我也没办法劝,现在我是最没资格说话的……”

    梁宸被锁死在国内,他着实没办法伸手到国外,赫妍是否辞职更要看她的个人意愿。

    楚肖肖听着大人们的交谈,她的思绪却还有点乱乱的,只能默默地将脸埋在黑猫梁斯特柔软的身体上,听到它安慰地发出一声“喵”。大黑猫的尾巴灵活地晃来晃去,有一搭没一搭地拂过楚肖肖,像是在安抚她。

    楚肖肖都还没做好便宜哥哥离开的准备,现在却得知麒麒哥哥也要出国留学,顿时有些失魂落魄,在回家的路上都频频走神。

    楚家栋带着楚肖肖往家里走,感慨道“这可真够意外的。”

    楚肖肖软声道“爸爸,麒麒哥哥和我哥是去同一个地方读书吗?”

    楚家栋“当然不是,你哥想去加州,麒麒的学校好像在别的州,国外也很大呢。”

    楚肖肖若有所思,那就跟她和杨茵姐姐差不多,尽管她们都待在国内,却也相隔得非常远。她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身边的人都逐渐离开,最后仅剩她一个人,自然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楚肖肖在晚上收到梁双麒的消息,大意是他今天跟妈妈在外面跑,很遗憾没有见到楚肖肖。因为两人隔着网络交流,所以不好深入地谈留学的事,明明双方就住在同一小区,却由于各自的行程而产生奇怪的距离感。

    梁双麒不能再悠闲地牵着梁斯特,随意地出入楚肖肖家里的小院。他在一夜之间好像新增数以万计的杂事,甚至要隔很长时间回复消息,显得非常忙碌。

    梁双麒一连好几天都没有上学,但学校里却有他各式各样的新闻。

    课间操后,班级队伍解散,楚肖肖、许晓和刘雯沛随着人流回教室,却路过操场上的宣传板。刘雯沛瞧见上面的内容,她推推黑框眼镜,突然发声道“楚肖肖,这是上回给糖的人吗?”

    楚肖肖和许晓停下脚步,她们回过身来看宣传板,发现上面都是获奖学生。许晓新奇道“嘿,什么时候更新的?我前几天都没发现。”

    楚肖肖看着崭新的宣传板,又看到熟悉的面孔,忍不住惊道“真是麒麒哥哥。”

    宣传板上是梁双麒身着黑礼服在国外拿铜奖的照片,楚肖肖在赛后收到过他发来的图片,好像就是这一张。

    许晓探着脑袋观望,她磕磕绊绊地念着奖项名字,吐槽道“这奖项的名儿好长啊……”

    获奖照片旁边还有各式各样的新闻拼贴,学校显然也认为此奖相当有含金量,还将各大报纸的报道贴在另一侧。刘雯沛读着新闻,她捕捉到关键词,发现其中的赞誉很高“音乐神童?大提琴天才?听上去好厉害。”

    许晓眼中露出期盼的光“那我们算神童或天才吗?”

    刘雯沛平静道“不算,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小学生。”

    许晓面露失望“唉……”

    刘雯沛严谨地分析“我们没有拿过国际奖,也没有上过新闻报纸,当然不算。”

    楚肖肖听着同学们的闲聊,忽然觉得宣传板上的小伙伴陌生起来,她确实不太懂音乐,一直以来只知道梁双麒大提琴厉害,但他具体有怎样的水平,实际上模模糊糊、没有概念。

    因为超常班老师比较忌讳提“天才”、“神童”等词,所以超常班幼崽们也不会以此自称。他们认为新闻报道很权威,又看到报纸对梁双麒的高度赞颂,自然打心底里感到佩服。

    楚肖肖心里却有点怪怪的,她很难形容自己的感觉,但总觉得满嘴马云的小伙伴在慢慢消失,他好像缓缓地走上另一条路?

    宣传板照片上的梁双麒神色沉静,他握着铜奖并未展露笑颜,而是官方地合影留念。楚肖肖知道他当时还在气恼银奖变铜奖的事,对方结束后还打视频远程抱怨,但她现在却不太确定,麒麒哥哥真的开心吗?

    她隔着照片或视频,没有办法看到情绪颜色,所以不能够进行判断。

    楚肖肖终于在周末跟久别的小伙伴碰面,她听到小院外熟悉的喊声,立马一溜烟地往外冲。肖碧见她跑得飞快,惊得出声提醒“肖肖,慢一点!”

    楚肖肖跑出屋子,她果然看到栏杆外的梁双麒,双方开心地互相招手。楚肖肖误以为他来找自己玩,立刻上前想要打开院门,放小伙伴进来。

    梁双麒却摇了摇头,他伸手微微一挡,出声制止道“肖肖,我就来看看你,今天不进去了,待会儿还有事。”

    楚肖肖诧异道“咦?你不进来坐坐吗?”

    梁双麒点了点头,楚肖肖面露迟疑,两人索性隔着栏杆交谈。梁双麒是独自一人过来,他手里似乎还提着东西,不知道刚刚从哪里归来,看上去风尘仆仆。

    楚肖肖小声地询问“叔叔上回说,你和阿姨要出国?”

    虽然楚肖肖和梁双麒偶尔互发消息,但他们确实没法提及很多话题,有些事似乎只能面对面聊。

    梁双麒目光幽幽,他轻轻垂眸道“我不太想让我妈陪我出国,虽然她嘴上说要过去照顾我,但她其实没有自己想象得强大……”

    梁双麒打起精神来,他又恢复往常悠闲的语气,调侃道“她看着很厉害,实际上特别弱,我爸原来在部队里工作的时候,她表面上什么都没说,其实在家带我也闷闷不乐,她才是最没法忍受孤独、希望家里能团聚的人。”

    “我爸当初转业的时候,她还抱怨过两句,但心里面最高兴。她的朋友都在国内,出去陪我就都没了,我不想让她那样……”梁双麒平日里在家跟母亲针锋相对,但他却清楚赫妍最厉害又最脆弱,就像他不会接受父亲打他,可母亲敲他两下也不在意,让一让她就过去了。

    楚肖肖“……可你要一个人出去吗?”

    楚肖肖难以想象梁双麒独自出国读书,便宜哥哥都提前准备那么长时间,麒麒哥哥却冷不丁就要离开吗?她心底莫名有些惶恐,但此时又没办法说出口。

    梁双麒沉默片刻,他认真地注视着楚肖肖,眼眸犹如光润的黑玉,询问道“肖肖,你觉得我该出国学琴吗?”

    楚肖肖面对他郑重的神色,感受到他难得波动的情绪,突然读出某种无言的默契。这话犹如在她记忆的湖水里砸下巨石,让沉在底层的往事被彻底扬起来!

    [麒麒哥哥,我们早晚也会告别吗?]

    [那我向肖肖保证,我们不会告别的。]

    虽然梁双麒并未提起拉钩的约定,但楚肖肖的记忆力也不差,她在此刻读出他的潜台词,他今天特意抽空过来,其实是想要求证什么。她在杨茵姐姐离开时跟他拉钩不告别,他想知道她还记不记得!

    楚肖肖看着他眼底期盼的光,她其实知道他想听什么,更察觉到自己话语权的重量,却只能佯装没有想起。她努力露出笑容,心平气和道“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吧?如果对麒麒哥哥有好处,那我觉得可以试着考虑。”

    楚肖肖的小腿已经微微发抖,但面上却表现得相当自然,她知道自己只要稍微动摇,小伙伴极有可能一口咬定不出国。她确信麒麒哥哥就是如此胆大包天的人,他骨子里有一点叛逆,简直敢做任何事情。

    楚肖肖觉得,只要她选择忘记拉钩约定,麒麒哥哥就能不用有压力。她总不能由于舍不得他离开,强行将他绑在国内,这实在是太任性了。

    她不能阻拦杨茵姐姐离开,也不能阻拦便宜哥哥离开,更不能阻拦麒麒哥哥离开,他们总要奔向更加光明的未来。即使她的情感上难以割舍,但理智却让她维持冷静,知道孰轻孰重。

    她是乖巧懂事的小朋友,基本没有无理取闹过。

    梁双麒眼里的光黯淡下来,他沉吟几秒,抿了抿唇,低声道“这是肖肖的真心话吗?”

    楚肖肖闷声道“嗯。”

    梁双麒望着她沉默数秒,突然开口道“你现在的表情就好像我妈妈一样。”

    梁双麒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明明她们脸上全都是不舍,为什么却心口不一呢?

    楚肖肖面露彷徨,她感受到对方的失落,忙不迭追问“那麒麒哥哥想出国吗?”

    “谁知道呢。”梁双麒努力挥去自己的落寞,他发出意味不明的猫呼噜,又有一丝小小的埋怨,嘀咕道,“但肖肖刚刚对我说谎了,作为你头一回虚伪的惩罚,我今天不要把礼物送给你了。”

    楚肖肖面对突如其来的指责,她别扭地出声,不满道“我才没有说谎。”

    梁双麒“那也不全是真心话,反正我这回不送了。”

    梁双麒头一次不想顺着楚肖肖的话,而楚肖肖却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事,两人的气氛有点小小的紧绷。

    临走前,梁双麒率先递出台阶,他朝楚肖肖挥手告别,轻松道“好啦,只是现在不送你,我下回再带给你。”

    “对不起,我今天不应该问肖肖的,因为肖肖和爸爸妈妈一样,你们跟我的感情都太深了,你们心里其实也很难受。”梁双麒若有所思地说完,他又打起精神安抚道,“你不要太放在心上。”

    “拜拜!”梁双麒似乎振作起来,他慢悠悠地跟楚肖肖告别,提着东西往家走。

    “……再见。”楚肖肖怅然地目送小伙伴离去,她突然想起两人在小区初识的事,他们好像也是隔着小院栏杆交谈,只是他们现在都长大一些了。她其实什么事情都没忘,但她现在不能这么说。

    她总要认识新的人,总要目送旧的人,谁也不知道未来的发展。

    御融台,楚肖逸最近可谓春风得意,他在忙完宣传后难得回家,跟家人分享着《隐盗》票房大爆的喜悦,滔滔不绝道“这回票房是稳了。”

    楚肖逸在家抠脚三个月,网上少不了黑子的酸踩,但正在上映的《隐盗》扭转局面。他头一回参与的好莱坞项目非但没有翻车,甚至直接拉动最近冷清的票房市场,实在出人意料。

    因为国内的影视环境相当动荡,所以院线最近的票房表现一般,但电影《隐盗》却如同一剂强心针,让市场又焕发新的活力。其他外国演员大多在海外活动,楚肖逸作为唯一的国内演员,自然吃到这波红利,算是弯道超车!

    楚家栋高兴道“那我改天组织他们团建看你电影,也包场支持一下……”

    楚肖逸没想到父亲如此捧场,他略感不好意思“爸,这有一点兴师动众吧。”

    楚家栋“嗨,我儿子参演的嘛,有什么兴师动众!”

    楚肖逸分享完好消息,他察觉妹妹今日频频走神,便忍不住往她碗里放芹菜,故意打趣道“你今天丢魂啦?”

    楚肖逸都等着楚肖肖暴跳如雷的反应,哪想到她一声不吭地吃进去,只是眉毛微微一皱,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肖碧无奈道“麒麒要出国了,她还没缓过来。”

    虽然楚肖肖面对梁双麒,她将话说得很好听,但不难过才是假的,只能在家里偷偷表露。

    楚肖逸惊愕道“他怎么就出国了?我还没出国呢!?”

    楚肖逸我才刚刚离开家里多久,消息居然就那么落后?

    楚肖逸发现妹妹无精打采,他立刻耍宝式地逗起她来,想要让她振作一点,无奈不太起作用。他又用英语书吸引她的注意力,提议跟她探讨一番最近的错题。楚肖肖这回尽职尽责地讲解起来,但显然情绪也不高,没有什么灵魂。

    楚肖逸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他趁机手欠地rua妹妹两下,也没见对方愤愤地挣扎,不可思议道“真那么难过?姐,你是我的姐,咱们笑一笑好不啦?”

    楚肖肖看出兄长的安慰,她强颜欢笑道“我没事。”

    楚肖逸“笑得真丑。”

    楚肖肖刚要伸手打他,她突然又觉得没意思,索性软绵绵地收回手来。

    楚肖逸“……”完了,孩子真自闭了,我确实想看他俩be,但好像并不是要这样。

    杨茵和楚肖逸的离开都留出缓冲期,实际上楚肖肖有逐步调整情绪的过程,但梁双麒的离开实在突然,完全是最意想不到的人要走,她自然没法马上爬起来,还要稍微飘忽一阵子。

    楚家栋“肖肖,来跟爸爸看电视吧,我们看一会儿动画片。”

    楚肖逸眼瞅着她游魂般地飘走,他忍不住嘀咕“这可怎么搞……”

    片刻后,楚肖逸看到小院外的另一个游魂,他的房间距离院子挺近,老觉得门口有影子晃荡,索性走出来查看,便瞧见大提琴小鬼头。

    梁双麒看到房门一开,他瞬间震惊而惶惶地瞪大眼,等到看清楚肖逸后才放松下来,犹如一只受惊的路过野猫。

    楚肖逸见他手里提着东西,还在自家门口瞎逛,不禁吐槽道“小朋友,你是要偷院里橙子吗?为什么搞得鬼鬼祟祟?“

    梁双麒原以为被楚肖肖发现,他见到楚肖逸才自如一点,站在院外没说话。

    “你要找楚肖肖?那我去喊她。”楚肖逸转身欲走,却被梁双麒叫停。

    “好……”梁双麒下意识地应声,他稍微思考几秒,又飞速地改口,“算了,哥哥你帮我给肖肖吧,不要喊她出来了。”

    梁双麒最近回避告别环节,他自己都还没做好准备,不确定怎么做才好。

    楚肖逸见他反常,面色古怪道“你怎么了?我平时拦你都拦不住,今天真是转性啦?”

    梁双麒一时不好作答,主要他没跟楚肖逸单独相处过,以前都有楚肖肖在场调节气氛。两人倒是相当熟悉,在音乐上也能聊到一起,但要说关系极好又不对,平时没事还要互掐一番。

    楚肖逸索性将院门打开,招呼道“来来来,进来吧,你到底想说什么?”

    梁双麒客气地婉拒“我就不进去了,待会儿还有事……”

    楚肖逸嗤道“你再忙还能有我忙嘛,这一小会儿耽误不了,地球缺你也不会爆炸!”

    梁双麒被他一激,顿时想要回怼两句,又难得犹豫地闭嘴,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楚肖逸好像看出他的顾虑,提议道“我不跟我妹妹说,你就茶室坐坐吧。”

    梁双麒以前来了就想见楚肖肖,但他今天好像有点不敢见她,所以迟迟不肯踏进来。他闻言又茫然道“那我进来干嘛呢?”

    梁双麒我也不用见肖肖,好像也不必进来?

    楚肖逸随口胡扯“你就跟我在茶室里瞎聊会儿吧,忏悔一下你当年想替代我的豪言壮语……”

    梁双麒认真道“没有‘当年’,我现在也在想。”他如今还没放弃做肖肖哥哥呢。

    楚肖逸“……”

    梁双麒刚说完,他又想到自己未来可能要出国,一时心里挺不是滋味。

    楚肖逸皮笑肉不笑道“那、你、更、要、好、好、忏、悔。”

    梁双麒迟疑几秒,他上下仔细地打量起楚肖逸,突然脑海里灵光乍现,发现对方还真挺合适!

    楚肖逸是懂音乐的成年人,他跟梁双麒的关系还一般,以智商来看也没本事给出坏主意,属于完完全全的局外人、理中客,能够跳脱出来评价。他在专业上有些见解,也不会被情感左右,简直没有比他更理性的商量对象。

    梁双麒没法跟楚肖肖交流,他们之间的感情太深,一说就要情绪泛滥,跟他面对家中父母差不多,但楚肖逸绝不会这样!

    楚肖逸被他盯得发虚“……你瞅什么呢?”

    梁双麒终于在长久困境中找到局外人,他果断地踏进院里,义正言辞道“哥哥,就决定是你了!”

    楚肖逸“……”这是什么话?皮卡丘,就决定是你了?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