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108、大结局
    选择就在一瞬间,楚肖逸分析自我、权衡利弊好半天, 此时却犹如拨云见月, 不得不承认自己真正的想法。当然, 他望着洋洋得意的妹妹, 并没有出言感谢她的指点迷津,反而想将她狂揉一通!

    楚肖逸:什么叫我不懂楚肖逸!?

    楚肖逸就是见不得她嘚瑟的小模样,他立刻摩拳擦掌地想将她一顿整治,嘀咕道:“你这一套一套话都是跟谁学来的……”

    楚肖肖见状, 她仓皇而逃,还颇为不满:“你是不是输不起!”

    楚肖肖唯恐他抢夺研究资料,她一溜烟地往自己屋里钻, 小步迈得飞快。

    楚肖逸追上去吓唬她两步,见她敏捷又警惕地缩回房间, 不由感到好笑。他坐回沙发上,一旦接受自己的内心, 剩下的事就容易得多。

    何鑫接到电话,他听到艺人的选择,再次确定道:“真的吗?但你现在连ffer都没定吧?即使有ffer也可以延迟入学。”

    楚肖逸:“这不光是上学的问题,更是我给自己规划的调整期。”

    何鑫:“调整期?”

    楚肖逸笑了笑:“是, 人生的调整期,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 陈导说我再想演好戏,就要在生活里学习吗?”

    “我当时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其实现在仔细想来, 我出道后就没有生活,我被你们照顾得太好了,被粉丝们捧得太高了,以至于像活在真空。”楚肖逸坦白道,“我确实热爱这份工作,但我一直闷头往前跑,都快遗忘最初的方向。”

    如果楚肖逸没有执着和热爱,他没有办法坚持那么久,但当他进入娱乐圈的大染缸,他也势不可免要被周遭环境影响。他会被人议论抹黑、四处争夺资源番位、比拼数据及商业价值,在焦虑中永远不能有停下来的时刻,一直被裹挟着往前跑。

    他现在想要稍微调整一番,接到贺导的戏又继续往下跑,那倘若后面再碰到更好的资源,岂不是年复一年地跑下去,依旧没有尽头。谁能保证一两年后杀青,他不会再遇到相似的事情?

    世俗的成功是永无止境的,但人生并不仅仅只有这些。楚肖逸以前还没有能力,他只能死命地往前狂奔,还处于为温饱奔波的阶段,但他现在已经拥有能力,便想要掌握为自己按下暂停键的权力。

    留学或拍戏从来不是二选一,他是在自己主导生活和生活主导自己里二选一。他以前只能被生活主导,但他现在已经拥有选择机会,依然被生活牵着鼻子走,那就有点魔怔。

    何鑫遗憾道:“但这真是一个好机会……”

    楚肖逸大大咧咧地安慰:“放心吧,我给自己规划的是八十岁退休,未来还有无数的好机会。现在短暂的调整期是为以后跑得更远,写出更好的歌,拍出更好的戏,说不定等我八十岁时,你还要到处跑行程呢!”

    何鑫果断道:“那不可能。”

    楚肖逸当即不满:“你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我觉得自己红到八十岁没问题……”

    何鑫:“不是,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我的计划是五十岁退休,到时候都回家带孙女,谁还想要带你啊。”

    楚肖逸:“???”

    楚肖逸:“你好歹做满六十岁?”

    何鑫:“太累了,要折寿,我跟你共事以来都是高强度。”

    何鑫必须承认楚肖逸出道后就没歇过,对方完全是连轴转的超人,近期的休息就是三个月的英语突击,过去常连春节都被安排上工作。既然楚肖逸已经说清留学不仅是留学,而是他人生的缓冲及调整,何鑫便不再有意见,如今只剩下婉拒手段。

    楚肖逸左思右想一番,他考虑到贺导的咖位,索性向陈导虚心请教。两位大导演的关系还不错,陈导或许更有主意,知道如何婉拒合适。

    陈导听闻来龙去脉,他不禁诧异道:“贺翔棋让你去拍戏,你却想要婉拒?你拒绝什么呀,不用拒绝的!”

    楚肖逸:“不是,陈导,我打算去留学……”

    陈导:“你尽管去留学!他能找齐投资算我输,就他那个败家模样,你毕业他也不一定能开机!”

    楚肖逸:“……”这叫什么话?

    陈导对贺导简直不要太熟悉,贺翔棋就是老老实实拍戏的类型,他本人也不爱投资更不会贪污钱,要的制作预算都是实打实会用,但同样也是实打实得多!

    贺导每次拍戏倒是开开心心地完成艺术理想,但投资方赚不赚钱就属于玄学。影视行业红火时,无数热钱往里面涌入,自然有人愿意为贺导买单。现在行业大环境如此差,贺导又是出名的资方杀手,商人们就变得不敢冒险。

    陈导拍戏好歹会考虑一下票房及资方,贺导拍戏完全只考虑艺术,这谁顶得住?

    陈导为楚肖逸出谋划策,让他先不要一口回绝,稍微拖一段时间,自然会有结果。

    楚肖逸:“我是晚辈,这样不好吧……”

    陈导:“没事的,他脾气很好,就是花钱凶!”

    楚肖逸:“……”也是,每次拍戏都有那么多钱可造,脾气能不好吗?

    果不其然,楚肖逸只是稍微缓一周答复,贺导团队就发来消息,委婉表示要暂缓开机,可能比最初商定的档期要晚。

    贺翔棋还挺不好意思,他专程向楚肖逸致歉:“对不起哦,资方那边出了点问题,刚开始是一家退出,我重新找来一家后,又莫名退出一家,来回来去凑不齐……”

    一般来说,制作团队都是根据预算来发挥,然而贺导死也不肯被人压预算,想要满足他的制作成本,就需要多家来联投,自然会有各种事情。他前面的资金只到剧本孵化阶段,真正开机就要来一笔大钱,那可不是小数字。

    如果换做是陈导,他说不定想想办法,就用这几家资方开机,但贺导性格就不一样,他非要凑齐资金不可,否则就是有瑕疵的艺术!

    楚肖逸一听贺导想要的钱,瞬间也感到阵阵窒息,竟然有些理解资方的心情。他突然感觉自己上学比拍贺导戏来得靠谱,这项目确实且需要时间磨钱,便安慰道:“没事,没事,您不用着急,有的是时间呢……”

    楚肖逸:说不定真拖到我毕业再说。

    贺导原本还想跟楚肖逸先下定金,他也不愿虚晃年轻演员一枪,但楚肖逸没有要这钱。两人约定后面再谈,尽管贺导保证自己一定马上凑齐资金,可楚肖逸心里想的却是“别别别,慢点没关系”,总算是气氛融洽地暂缓此事。

    接下来的日子风平浪静,楚肖逸一边完成剩下的工作,一边陆续收到学校的ffer,开始正式规划着留学。他还查了查高校附近的景点,除了环球影城外,打算独自到音乐文化浓郁的地方逛逛,感受一下异国的艺术氛围。

    楚肖逸申请的是影视制作类专业,一方面是自身履历及推荐信合适,二是入学后也有机会接触音乐专业,但在纯粹的音乐高校内就不太可能接触影视。

    御融台内,楚肖逸百无聊赖地刷着页面,检查有没有新收到的邮件。他随手点开一封邮件,等到看清发信人和内容,这才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惊道:“我中了!”

    楚肖肖原本坐在兄长身边,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小心脏都快从嗓子眼蹦出来,顿时瞪大眼道:“……什么?”

    楚肖逸扭头看她,满脸都是喜不自胜,他一把握住妹妹肩膀,激动地分享道:“我中了!我中了!我中了!”

    楚肖肖被兄长晃得直犯晕,心想他怕不是中邪了?

    楚肖逸犹如《范进中举》里疯癫的范进,原因正是他高攀到不敢想的学校。

    虽然楚肖逸近期逐渐收到ffer,但他没料到自己还能登高一摸,又往上踏一步。两个小孩当初在茶室里乱出主意,他就有一搭没一搭地申请,谁能想到还真被录取!

    楚肖逸猛地抱紧妹妹,他只感觉搂住幸运锦鲤,简直要真挚落泪:“我终于有学上了,你去环球影城要什么都给你买!

    楚肖肖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她只能含糊地发出声音,嘟囔道:“*&%¥#&(我就要你走开)……”

    当然,楚肖逸同样没遗忘另一位当事人,他许诺给妹妹环球影城的金银珠宝、魔法道具(?),也如约交给梁双麒说好的东西。

    两人在小院门口约好见一面,梁双麒头一回收到肖肖哥哥的消息,自然感到相当疑惑。他见到楚肖逸后,不禁吐槽道:“哥哥,我才发现你一直剽窃肖肖的头像?”

    梁双麒是推荐乐团人员的时候跟对方交换微信,但由于双方很少有联络,也没关注过楚肖逸的动态。他现在才发现楚肖逸是学人精,怎么头像总是模仿楚肖肖的风格?这是什么毛病?

    楚肖肖总是用动画或电影人物做头像,楚肖逸就要故意跟着她换,时常气得小丫头要捶人,这算是他的恶趣味爱好!

    楚肖逸面对小鬼头谴责的视线,他忙不迭道:“嗨,什么叫剽窃,我俩是兄妹,兄妹之间的事情,那能叫剽窃嘛!”

    “行啦,这个东西给你,上次说好给你的。”楚肖逸立马岔开话题,他将手里的小盒子递给梁双麒。

    梁双麒好奇地接过盒子,盒子并不算太大,其中装着徽章般的小东西。他看清上面的文字,顿时露出惊讶的神色,一改刚刚的吐槽态度,眼神发亮地望着楚肖逸,感动道:“哥哥……”

    楚肖逸早猜到梁双麒的反应,他悠然地拍拍对方肩膀,煞有介事道:“我要出去留学啦,在我出国期间,希望你能好好承担这份荣誉。”

    梁双麒珍重地收好盒子,认真道:“我会的。”

    楚肖逸满意道:“如果出现任何问题,随时发消息联系我,我会毫无保留地帮助继任者。”

    楚肖逸觉得自己的计谋太聪明,他不着痕迹地将敌军转化成友军,还能在留学期间护住自家的白菜。虽然他没法紧盯妹妹的成长动态,但他只要有眼线暗探,仍然能够掌握住局势。

    梁双麒虚心请教:“那我现在也能剽窃肖肖头像吗?”

    楚肖逸思考两人头像画风一致,他立马斩钉截铁道:“……不可以。”

    梁双麒略感奇怪:“但你刚刚明明说……”

    楚肖逸:“不、可、以,我还是先给你来一套上岗培训吧,你应该爱岗敬业,不能够监守自盗!”

    楚肖逸:你做工具人就要有工具人的态度,怎么还能想着偷白菜!?

    楚肖逸扣住梁双麒就来一顿暴风培训,又千叮咛万嘱咐地定下无数规矩,这才略微感到放心,觉得自己能去留学。

    梁双麒被他说得晕头转向,终于忍不住茫然道:“我怎么觉得自己比过去还惨?”这跟我想象得好不一样?

    楚肖逸语重心长地洗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份工作当然不好做。”

    楚肖肖当然不知楚肖逸和梁双麒的私下碰面,她在假期时跟随便宜哥哥前往环球影城,跟德斯汀、梅丽度过美好的时光过后,终于也迎来告别的日子。

    一家人借着楚肖逸上学的机会,他们头一回共同出国旅行,留下不少珍贵的回忆。楚肖逸过去没时间陪家人旅行,终于在这场假期中补上一家四口缺失已久的合照,算是圆了一桩遗憾。

    现在,楚肖肖要跟着父母回国离开,只剩下楚肖逸在此处等待开学。

    机场内,楚家栋和肖碧跟大儿子拥抱告别,楚肖肖却一步三回头地走不动。她茫然地跟着父母往前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望身后的楚肖逸,好像有点难以抉择。

    楚肖逸看她彷徨不定的模样,他顿时心软下来,往前追了几步,蹲下身宽慰道:“嗨,知道你舍不得你哥,我再过几个月就回来啦,你先用冒牌货对付一下吧。”

    楚肖肖此时有点伤感,她撇了撇嘴,瓮声瓮气道:“什么?”

    楚肖逸见她眼眶发红,他捏了一把她的脸蛋,轻轻地笑了:“秘密。”

    楚肖肖听他难得语气柔和,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落下一颗亮晶晶的热泪。

    明亮的机场大厅内,兄妹俩在异国依依不舍地告别,他们认真约定下次重逢的时间,然而楚肖肖悲伤的情绪,只维持到回国三天后。

    “哇,楚肖肖,你是不知道你当天哭得有多撕心裂肺、惨绝人寰,我都差点以为自己要走不了了,哭得爸妈和我都不敢再迈步,你要不要听听自己的哭声,我当时还录下一大段呢,听听自己有多丢脸……”

    御融台内,楚肖肖正跟远在国外的便宜哥哥通话,一度想面无表情地挂断语音,叫停他无止境的诋毁。她当时在机场失态地崩溃大哭,哪知道留下一生的黑历史把柄。

    楚肖逸细声细气地搂着她劝哄,却暗中点击手机的录音键,心肠毒辣地记录下一切!

    楚肖肖:这是亲哥做得出来的事嘛!不对,也就亲哥能如此不要脸!

    楚肖肖冷漠道:“我才不丢脸,你期末挂科才会丢脸。”

    楚肖逸如今刚刚回到学习状态,他还没有马上适应课程,正在拼命地调整中。

    楚肖逸顿时气弱,嘀咕道:“这离期末还早呢……”

    楚肖肖愤愤反击:“说不定等我考上大学,你还没有从大学毕业,延毕好几年,就像梅丽哥哥一样!”

    楚肖逸:“……”扎心了,扎心了老妹,吓得我赶快去学习。

    兄妹俩没营养地互怼两句,楚肖肖结束通话又有点怅然,她现在也在适应兄长留学的状态。楚肖逸再次回国,就要等到几个月后的假期,尽管他时常提起找人代班,但楚肖肖并不懂他在说什么。

    直到开学后,楚肖肖看到梁双麒佩戴的徽章,她露出分外微妙的表情,迟疑道:“麒麒哥哥,这是什么东西?”

    梁双麒将徽章摆正,他露出服务人员般的专业态度,煞有介事道:“肖肖你好,我作为‘肖肖哥哥代理’,今天起就正式上岗,代替前同事履行他未完的工作职责。”

    楚肖肖:“……”原来我哥哥还能是一个岗位,而且居然是轮班制度吗!?

    楚肖肖难以置信道:“但是‘肖肖哥哥代理’的工作职责是……”

    梁双麒:“做一根优秀的韭菜、一个优秀的工具人、一位优秀的哥哥。”

    楚肖肖:“???”

    梁双麒见她失神,他双眸认真,悠然道:“所以前同事让我告诉肖肖,虽然他暂时出国几个月,但你也不用在家伤心,因为‘肖肖哥哥代理’还在履职。”

    楚肖肖微微一愣,哪能不知楚肖逸和梁双麒是故意逗自己开心,才会设计这一出。她作为七岁的小朋友,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忍不住偷偷嘀咕:“你们是三岁半的小朋友么……”

    楚肖肖:我都要有你们两倍的成熟啦。

    灿烂的阳光下,小女孩和小男孩童真的欢笑声在碧空下回荡、回荡,他们有说有笑地往前走,肩并肩踏过岁月悠长。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