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影帝他妹三岁半

首页
番外·那年懵懂少年时
    楚肖肖十岁时,她顺利地考入八中少儿班,将在四年的学习后冲击大学。初中部距离曾经的小学并不远,只需要穿过两条街,环境还算熟悉。

    许晓再次以第二十八名的成绩摸边考入,位列全班倒数第一,堪称天选之子。她本人却对此相当满意,唏嘘道:“太好了,太好了,我又可以了!”

    小学超常班一直在淘汰着逐渐掉队的同学,将他们陆续分派到普通班,等到小学四年级考中学时就更严苛。即使八中少儿班每年的招生名额是30人,但只要学生的素质标准没有达到,甚至可以少于30人。

    楚肖肖的新班级就只有28人,许晓绝对是幸运的考试锦鲤,成功地挤进队伍。

    刘雯沛和陈光溯的成绩一向稳定,简直毫无悬念,但许晓却在班里起起落落,令人胆战心惊。

    楚肖肖能够跟好友继续同窗四年,无疑最为高兴:“那你后面又能逆袭,就像小学时一样。”

    许晓原来是三十名,她后来缓缓地进步到中流,现在是二十八名,又有新的上升空间。她属于环境激励成长的类型,不管在什么班级里,都是中不溜的水准。

    “那要等开学后再看了……”许晓忽然想起什么,她不由兴奋地提议,“肖肖,你要不要等会儿跟我逛街买文具!”

    楚肖肖:“逛街?”

    许晓:“对啊,初中部旁边有商城,离这里只有两站路,我经常去那里逛!”

    楚肖肖作为乖宝宝,她还从未跟同学逛过街,迟疑道:“……我可以吗?”

    楚肖肖做低年级小学生时,她都是由父母接送回家,自然没有放学后的闲逛时光,不像许晓经常溜达着自己回去。她如今升入初中部,楚家栋才允许她乘坐公共交通,但前提也是梁双麒陪同,不然他还是要来接。

    楚肖逸当年十岁时,他已经在院子里野得犹如兔子,一天到晚找不到踪影,父母拉都拉不回来,但楚肖肖属于听话懂事的小孩,一旦家长叮嘱过什么,她就会非常上心,不敢跨越雷池一步。

    许晓拍胸脯保证道:“当然可以!我带你去!”

    楚肖肖内心对商城逛街相当向往,但她思及买文具就要父母来接,又感觉实在折腾爸爸。

    放学后,梁双麒听闻两个小姑娘的主意,他倒没有楚肖肖的为难,坦然道:“那我跟你们一起吧,然后我和肖肖直接从商城坐地铁回去。”

    楚肖肖一愣:“唉,但麒麒哥哥岂不是要等很久……”

    梁双麒:“没关系,我又没什么事情,叔叔也不用来接。”

    许晓不太理解梁双麒的突然加入,她好奇道:“肖肖是怕回家晚吗?那你可以住我家啊,我家就在学校隔壁,我们直接睡一张床,晚上还能一起玩!”

    许晓家就在初中部的隔壁,跟学校相隔一张铁丝网,每天都能听到课间操音乐。她要是能偷偷溜出学校,完全能在家吃午饭。

    楚肖肖眼神一亮,她露出更加向往的神色,应道:“还可以这样……”

    梁双麒:“?”

    梁双麒果断道:“算了吧,我们还是各回各家、各睡各床,肖肖跟家里说一声就好。”

    许晓嘀咕道:“但有人跟着好奇怪……”

    楚肖肖有点犹豫:“麒麒哥哥也会觉得无聊吧?”

    梁双麒:“不会,我保证没有存在感,你们聊你们的就好。”

    楚肖肖发现自己没法将梁双麒劝回去,只能接受他跟在自己和同学身边,三人共同坐公交车前往商城。她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左手边是许晓,右手边是梁双麒,两人都是自己的好朋友,冷落谁都不合适,三人行着实尴尬。

    许晓本来属于叽叽喳喳、聊个不停的性格,她可以畅谈古今、贯穿中西,永远没有冷场的时刻,致使楚肖肖很快就被吸引注意,实在顾不上梁双麒。

    因为两个小女生都在看精致的文具、漂亮的饰品,所以楚肖肖也找不到机会跟梁双麒搭话,主要她们看的东西对他又没有用!

    许晓瞟到灯光下闪闪发亮的饰品,她立马一溜烟地往店里钻,向肖肖招手示意:“肖肖,这里有头绳!”

    楚肖肖刚要走上前,她又犹豫地回头,望向闲得发慌的梁双麒,迟疑道:“麒麒哥哥……”

    梁双麒悠然道:“肖肖过去吧,我们一会儿可以跟你同学吃点东西,然后再回去。”

    楚肖肖唯恐梁双麒感到冷落,然而她看他满脸轻松、浑不在意的模样,顿时更感愧疚。因为她能看到别人的情绪颜色,所以发现他真没放在心上,越发察觉对方贴心,莫名觉得不好意思。

    “好的,那我们马上过来。”楚肖肖一步三回头地往里走,但她总觉得叫上男生看头绳也挺奇怪,一时神色纠结。

    梁双麒安抚道:“不用着急,我也挑挑。”

    梁双麒站在货架旁边安静地看笔,他穿着雪白干净的短袖校服,背着款式休闲的深黑书包,显得瘦高又挺拔。他的手指修长,由于皮肤白净,手背上隐隐显露血管脉络,漫不经心地挑选文具,神态跟黑猫梁斯特如出一辙。

    梁斯特如今已是成熟猫猫,它现在不像过去般精力旺盛,总是闲散自在地趴在窗台边晒太阳。它懒洋洋的模样颇有大佬气概,偶尔会随意地瞥人一眼,尽管动作不多,但气场强大。梁宸现在不但没法训练它,有时候估计还会被它训两句。

    梁双麒如今已有喉结,加上他个儿很高,浑身有一种慵懒悠闲的气质,正处于朦胧如雾、纯白如纸的少年阶段,逐渐摆脱孩童的稚气。

    楚肖肖偷偷观望梁双麒许久,她发觉他确实情绪还好,这才跟许晓挑起头绳。因为梁双麒要早上初中两年,所以楚肖肖近年只在小区里碰到过他,不像小学时相遇次数那么多。她如今跟麒麒哥哥再次同校,发现对方一夜之间大变样,好像不再是小朋友阶段。

    她以前会跟梁双麒自然地说笑,听对方讲很多离谱的鬼话,但她现在要稍微拘谨一点,逐渐过渡到跟杨茵姐姐相处的模式。因为麒麒哥哥也长大了,他不再会说想做马云或肖肖哥哥的傻话,而是变得更会包容照顾人。

    楚肖逸还总搬出梁双麒童年时的傻话大肆嘲笑,搞得梁双麒偶尔也不好意思,他会别扭地歪过头去,或是凉凉地反击两句。

    许晓一边挑头绳,一边疑惑道:“肖肖,那是你哥哥吗?我记得你哥不长这样。”

    许晓对梁双麒留有印象,但她对楚肖逸也有印象,时间一长就分不清楚,总觉得两位哥哥的年龄混淆。

    楚肖肖解释道:“不是,麒麒哥哥跟我同小区,我们认识很久了。”

    许晓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他还挺有耐心,我院子里的初中生都不跟我们玩儿,他们喜欢自己聚在一起打游戏。”

    许晓院子里的男生上初中后,他们基本就不跟小学生玩耍。虽然许晓依靠少儿班进入初中,但她的年纪依旧属于小学,经常被院子里的大哥哥嘲笑幼稚。他们偶尔会跟许晓开开玩笑,可总归是玩不到一起去。

    楚肖肖若有所思,她思及小伙伴的“人嫌狗厌”论,犹豫道:“那你院子里的哥哥可能是麒麒哥哥最讨厌的类型。”

    梁双麒自小就有一种冷眼看同龄人的习惯,他似乎总认为周遭的同学蠢得不行,这种奇怪的感觉偶尔甚至会延伸到楚肖逸身上。他有时注视肖肖哥哥也是同一种睥睨眼神,堪称“众人皆醉我独醒”。

    许晓面色古怪:“肖肖,你还叫他小名吗?”

    楚肖肖:“我一直都叫麒麒哥哥?这有哪里不对吗?”

    “倒也不是不对,就是有点奇怪……”许晓挠了挠头,无奈地解释,“该怎么说呢?这就像大熊猫明明是战力惊人的食铁兽,咬合力超强,能单挑三四匹狼,如今却被当做萌物,还被喊‘团团’、‘圆圆’。”

    梁双麒明明都抽条成相貌出众、高高瘦瘦的斯文少年,居然还被称呼幼儿园风格的小名,自然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楚肖肖:“但是大熊猫憨态可掬很可爱啊。”

    “那是大熊猫的外表……”许晓瞟瞟梁双麒,又望向楚肖肖,她诧异道,“难道你觉得他憨态可掬吗?”

    许晓:大熊猫长得很可爱,梁双麒又不是这类!

    楚肖肖点头:“可掬。”麒麒哥哥就是很有趣好玩,还总说匪夷所思的话。

    许晓满脸不敢置信,她的语文成绩不错,不由提醒道:“憨态可掬的意思是憨态明显,好像可以用手捧住,多形容动物和人天真可爱……”

    楚肖肖:“我知道。”

    许晓:“那你用手捧住他试试!你能把他捧起来算我输!”他明显好大一只。

    楚肖肖眨了眨眼:“那你先将大熊猫捧起来,你能用手捧,我就也去捧。”

    许晓:“……”

    许晓捧不动大熊猫,大熊猫同样憨态可掬,同理可推即使楚肖肖捧不动梁双麒,梁双麒也能憨态可掬,这让许晓无法反驳。

    楚肖肖好奇道:“但我不叫麒麒哥哥,应该怎么称呼?你都是怎么叫的?”

    许晓:“我们院子里都是叫全名,都是长辈们才会叫小名,我也不会叫他们哥哥。”

    楚肖肖似有所悟,梁宸好像也经常直接叫梁双麒全名,倒是她家里人老叫“麒麒”。许晓叫院里初中生的小名,会让男生们很没面子,但让她叫他们哥哥,她又觉得没面子,索性都叫全名。

    梁双麒挑完文具也往这边走,楚肖肖和许晓这才停止关于称呼的讨论。她们低头挑选起头绳,开心地买下配对的样式,约好开学后一起用。

    许晓伸手摸摸漂亮的发卡,遗憾道:“其实这个也好看,但我还不太会用,等我以后学会,我们一起扎吧。”

    楚肖肖:“发卡怎么扎头发?”

    许晓:“可以扎丸子头,然后用发卡别住,我有看到女生弄,好像是马尾改的。”

    许晓一向走在学校前沿,她有很多奇怪的知识,原来还在体育课上给楚肖肖编小辫,总是在学习Tny老师的新花样。

    梁双麒在旁听着,他等她们买完东西,又请两人吃了冰淇淋,这才带着楚肖肖离开,打算乘地铁回去。

    楚肖肖跟许晓挥手告别,又犹豫道:“你可以自己回去吗?”

    许晓头也不回地往外窜,她蹦蹦跳跳地跑掉,还笑着打趣道:“当然,我跟肖肖不一样,我又不是小朋友!”

    许晓知道,楚肖肖一向是成人眼中的乖宝宝、正直认真的大班长,估计连作业都没有抄过,自然忍不住调侃两句。

    楚肖肖心知好友没恶意,她只是小声地嘀咕:“喂……”不要取笑我呀。

    许晓:“拜拜!你们快走吧,我两站就回家啦!”

    楚肖肖跟许晓约好,让她回家后给自己发消息,这才掏出交通卡,跟上梁双麒。她思索片刻,又认真道:“谢谢麒麒哥哥,让你等了好久。”

    梁双麒不但被耽误回家时间,他还请客吃了冰淇淋,让楚肖肖过意不去。

    梁双麒大方道:“没事,我也买了东西。”

    地铁站里的人流不多,两人站在一侧候车。楚肖肖沉吟几秒,她扭头看看斯文的少年,试探道:“梁双麒。”

    梁双麒原本在用手机看线路,他冷不丁被小伙伴点名,还跟往常的称呼截然不同,顿时有种难以言表的慌乱,下意识地应道:“到?”

    因为梁双麒一路上都是沉着稳重、游刃有余的哥哥样儿,所以楚肖肖看他突然慌神、眼神飘移,她竟有一种回到幼年的趣味,他们还是毫无架子地说笑,便询问道:“这么叫你很奇怪吗?”

    梁双麒面对她真挚的眼神,他忽然面露几分赧意,磕磕绊绊道:“也、也不是,就是有一种上课被点名的感觉……”

    说实话,梁双麒上课被点名都没如此紧张,其实班里同学都叫他全名,但楚肖肖这么叫就感觉不一样。因为她老是叫他“麒麒哥哥”,所以他就总会让让她,必须有做哥哥的样子,可称呼全名就像同龄人。

    梁双麒现在已经知道楚肖肖的特别,少儿班的学生智力发展很快,如果单纯从学习能力及素质上来讲,楚肖肖确实跟初中生没差别,部分年纪大的孩子跟她心智差不多。

    楚肖肖见他别扭,善解人意道:“算了,那我还是叫麒麒哥哥吧。”

    梁双麒:“肖肖是不喜欢被当成小朋友吗?那你不叫我哥哥也行。”

    梁双麒思及刚刚的氛围,他觉得楚肖肖可能向往许晓的状态,她也能够自由地做许多事,而不是总被大人或自己盯着。因为楚肖肖在家中年纪太小,又跟兄长楚肖逸年龄相差过大,所以她有时确实被照顾得过于周到。

    楚家栋和肖碧平时倒还好,楚肖逸惯起孩子就没谱,他偶尔还要摆摆哥哥威风,尽管楚肖肖并不吃这一套。

    楚肖肖琢磨一番,梁双麒似乎不适应全名,她又不用再叫他哥哥,似乎只剩下很少的选择。她眨了眨眼,迟疑道:“麒麒?”

    梁双麒遭遇一记暴击,他瞬间从耳根到脸庞噌得泛红,白净的脸上犹如浮现火烧云,顿时失去语言组织能力。他眼眸明亮、嘴唇轻抿,看上去茫然而不好意思,僵硬地站在原地,似乎有点手足无措。

    “麒麒好像还是小名……”楚肖肖看他神色恍惚,她察觉自己的称呼有问题,继续进行修正,“双麒?”

    楚肖肖:我被对方叫做肖肖,那应该去掉姓氏来称呼。

    梁双麒几近失声:“呜……”

    楚肖肖追问道:“梁双麒?麒麒?双麒?”

    梁双麒终于抵御不住,他不好意思地捂住耳朵,彻底投降告饶:“别叫了,别叫了,肖肖放过我吧……”

    梁双麒:内心此时慌得不行,简直犹如公开处刑。

    楚肖肖:“?”

    楚肖肖严谨道:“但我们要重新确定称呼?不然我还是换回麒麒哥哥。”

    梁双麒:“……我不是这个意思。”

    两人终于各退一步,楚肖肖称呼“麒麒哥”或“双麒哥”,这是目前双方能接受的最合理方式,基本没有更好的选择。

    梁双麒带着楚肖肖走进地铁,他现在情绪稍微平复下来,又瞄了一眼旁边的楚肖肖,低声道:“其实肖肖不加‘哥’也行。”

    楚肖肖神色镇定:“我觉得不太行。”

    梁双麒:“我觉得行。”

    楚肖肖轻声道:“梁双麒。”

    梁双麒被她杀得猝不及防,他顿时瞳孔地震、眸光微闪,克制不住地面露赧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粉,半天说不出话来。

    楚肖肖早有所料,她不由挑眉:“你看,还是不行吧?”

    楚肖肖:我要是不加这个“哥”字,小伙伴就会说不出人话,变得只能发出猫呼噜!

    梁双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