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被不肖子孙挖出来了

首页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宋守仁
    御龙关上,宋守仁目光茫然的望着远山。

    算起来,他来这里已经有半个月了。

    是啊,已经半个月了,幸运的是,他还没死,不幸的是,他仍活着。

    无方界以府县来作划分,府下设县,宋守仁便是来自于宣州府。

    当时一同来此的同伴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也对,这些低阶炼体士往往都只能做战争的炮灰,什么作用都起不了。

    他能活下来,完全是祖宗庇佑的缘故。

    宋守仁希望这种庇佑、这种运气持续的时间能够长一些。

    在御龙关近百米高的城墙上,旗帜密布,死尸密布,不时会有一队队人来往巡逻。

    因为山势的原因,宋守仁所负责的这段城墙并不平整,反而有所起伏,最低最高处落差有数十米。

    低处的话,自然是更易受到妖族攻击,就如现在,在他旁边,密密麻麻的人,无处可去的人,死人,还有那群半死不活却得不到灵药救治而苟延残喘着的人。

    宋守仁发誓,这真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死人。

    十几天过去,他已经不对活着回去抱有任何希望了,只想着活过一天算一天。

    他手下还管着十几个人,这么说来,他也算个小官了,不过,宋守仁却是知道,实在是死人太多了,活下来的,基本上都能混个屁用没有的职位。

    看不到希望之下,宋守仁心已经死了,他也就不在意那些皮貌了,就如现在这样,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澡,幸好,伴着这么多的死尸,他的臭味也就算不得什么。

    “娘的,呸。”

    被脚下的尸体绊了一下,宋守仁大感晦气,朝着那尸体上吐了口口水。

    后者眼睛惨白,嘴上有一道瘆人的裂痕,死鱼一般的眼睛像是在盯着他。

    宋守仁毫不惧怕,转身又朝他吐了一口口水。

    前三天,宋守仁还是保持着对尸体的最高敬意,死活不肯和那些老兵一样对着尸体嬉笑怒骂,不过,等他认识的最后一名老兵也死在战场上时,他也就不在意这些了。

    困了将尸体拿来做枕头,饿了就翻翻死人的口袋找找吃的。

    这些下流活计他做起来倒也是熟练无比。

    随意从一具尸体身上翻出一点肉食,宋守仁一边麻木的咬着,一边无力的瘫坐在墙角跟边,享受着这点难得的平静时光。

    他是炼体士,也就是寻常人口中的武者,无法如那些法士一般辟谷,所以还需要进食。

    他看着前方,心中默默的想着,最多再过半个时辰,那时退下去的妖族便又要上来了吧。

    也不知能不能活下来。

    宋守仁摇了摇头,眼睛不由自主的望向了后方。

    那里零零散散的建着一些土石建筑,看模样很像是地堡。

    宋守仁知道,那些地堡是专门留给法士的,灵气耗尽之后,这些法士便会躲进这些只供他们使用的地堡中恢复灵气。

    地堡外面防守森严,来回巡逻的次数甚至比城墙上还要频繁,由此可见,这群修士被人当宝贝到什么程度了。

    “这么怕死,还来战场上干嘛?回家抱孩子去吧,就知道让小爷来送命。”

    宋守仁撇了撇嘴,骂骂咧咧,心中着实有些嫉妒。

    别人来战场是享受的,怎么也死不到别人头上,只有他们,他们这些穷武人,完全就是送命的炮灰。

    宋守仁的不平意没有持续多久,一串散乱的脚步声打破了他的沉思。

    他顺着声音来源处望去,只见四五人手中抬着一架透明色的长管模样法器,急匆匆的从他面前经过。

    宋守仁身体往后面缩了缩,眼神中透露出一抹敬畏。

    这法器便是人族一直能够屹立在四方界中的依仗—灭妖炮。

    在这一炮的攻击范围内,妖兵完全不可能存活,即使是妖师也会元气大伤,至于妖将,若是被数门灭妖炮齐火也绝对落不得好。

    最恐怖的是,这些灭妖炮的威能是可以叠加的,也就是说,只要灭妖炮的数量达到一定层级,即使是妖帝那种人物都有可能被灭杀。

    在过去的那十几天,御龙关面对如潮水般席卷来的妖族始终没被攻破,这其中,灭妖炮可谓居功至伟。

    那些人抬着灭妖炮越走越远,最终再也看不见了,宋守仁松了口气也就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懒散模样,嘴里时不时的啃上一口冷肉。

    肉食在战场上倒是不缺,如那些妖兵其实和寻常家畜并无什么两样,只是妖兵会喷火家畜不会而已。

    妖族退走后留下的妖兵尸体也就成了御龙关守兵的口粮。

    这恐怕是这场战争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处吧。

    如宋守仁,因为家境贫寒的缘故,他向来是没吃过几次肉的。

    本来,像他这种没有灵根的普通人是不用上战场的,毕竟他爷爷是因为参军而死的,他父亲也是因为参军而死的,到他这一代也就不被强制着去参军了。

    可宋守仁偏偏不服气,想着那些从小听到大的传奇故事,心情一激动就辞别了家中老母亲来参了军,丝毫不顾后者哭成泪人的模样。

    在军营里,宋守仁简单训练了几个月,勉强够到了一级武者的境地后就被拉到战场上来送死。

    这下,他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想象中的战场和真实的战场完全是两回事啊。

    他这个一级武者的修为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武者之道何其艰难,尤其是他这种出身贫寒的,连那最低级的炼体液他都只买过一次,遑论其它。

    他至今都还记得那次泡在炼体液中的美好感觉,浑身轻飘飘的,仿佛全身都醉了酒一般。

    怀念啊!

    沉迷在炼体液带来的美妙感觉中的宋守仁神情很是安详,如果情况允许,他甚至能一直这么回想下去。

    只是,这显然是件不可能的事,所以宋守仁只能抓住这难得的时机再多想一想。

    渐渐的,一丝丝困意如潮水般接连袭来,宋守仁也就陷入了这种半梦半醒的奇妙境地。

    不过,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忽然瞟到,山脚处的杂草忽然动了动。

    “不好!”

    宋守仁浑身一个激灵,如条件反射一般直接就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