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主神大人怀里撒野

首页
第214章
    (重复章勿订)

    应时彦的书房,跟他这个人一样,给人一种温和却不弱势的感觉。

    味道清淡的香薰缭绕在周围,让浮躁的内心渐渐平静下来。

    应时彦走到一旁,给夜炽倒了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还示意她坐下。

    夜炽看着他心平气和的喝茶,便也渐渐冷静下来。

    “宗主……”话未说完,应时彦点点头,打断了她。

    “我知道,先喝完这杯茶我就告诉你!”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茶,淡雅的清香在鼻翼缭绕,夜炽皱着眉头,还是伸手将茶盏端在手中。

    茶水还有些烫,隔着茶杯也能感受到掌心的热意。

    她迫不及待的凑上去喝了一口,滚烫的茶水顺着喉咙下肚,夜炽眉头紧紧一皱。

    应时彦淡淡的瞥了一眼,嘴角微微扬起,却依旧气定神闲的品茶赏花。

    夜炽看了看手中的茶水,见应时彦没有开口的意思,只能等着茶水稍微凉些再喝。

    窗外虫鸣鸟叫,淡淡的花香夹杂着熏香缭绕在周围。

    方才她心中急躁,并未细细查看,应时彦的院中有一处小小的池塘,池塘中开满了莲花,周围的走廊上种满了花花草草。

    这里不像第一大宗门的宗主寝殿,反而更像一个寻常百姓家里的装扮一般。

    若是长期在这种地方修炼,能够更好的修身养性。

    说不定,就连修炼的速度也会加快。

    不知不觉中,她烦躁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身前的茶水也凉了,她端起一饮而尽,苦涩和清香在口腔中炸开,刺激着味蕾。

    应时彦嘴边的笑容扩大,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赏。

    他放下手中的茶盏,淡淡道:“丫头,你可知……方才你差点就走火入魔了!”

    夜炽无奈叹了口气,抱拳道:“谢谢宗主!”

    刚刚她确实感觉到一阵气血翻涌,若不是应时彦让她喝茶静心,她恐怕就真的走火入魔了。

    应时彦笑着摇头:“无需道谢,若是你真的出事,那小子怕是不会轻易罢休!”

    夜炽闻言,拳头紧握,但又缓缓松开。

    “宗主,能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吗?”

    应时彦沉默良久,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也不知……”

    夜炽微微蹙眉:“您不知……是什么意思?”

    “嗯,不知!”

    “但是我知道他没事,你看……”

    话落,他从怀中拿出一张泛黄的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无事,勿挂!

    夜炽知道,那是君引的字迹。

    “那我老师呢,怎么也不见了?”

    “苍周一向行踪不定,也许是去寻找奇珍异宝了也不一定。君引消失时,他在紫云峰的,过了几日方才失踪。”

    夜炽闻言,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

    心中却依旧有些担忧:“宗主,当时君引失踪时,可有异样?”

    “那时他在闭关,就是你离开的那一天,那小子像是有预感一般,早早的就将我们打发走了,那晚紫云峰被乌云笼罩着,强大的威压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夜炽闻言,眉头紧紧一皱:“连您也觉得心悸的威压?”

    “嗯……”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确确实实那道威压令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

    不只是他,就连应天清也觉得那威压有些迫人。

    “那您知道那道威压从何而来吗?”

    应时彦皱着眉头思索良久,皱眉道:“不知,我们并未看到有人出现,但云层中传来了一声龙吟!很低,低到差点让人忽略。”

    夜炽闻言,脑海中浮现了在光明神殿时君引凝出来的那道金龙虚影。

    “难道……是它?”

    应时彦没听清她说的话,轻声询问:“丫头,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麻烦宗主了,我就先回去了!”

    她急匆匆的说完,起身离开,应时彦连挽留的话都没说出来,她已经一溜烟跑没影儿了。

    应时彦看着对面尚且冒着热气的茶杯,无奈笑道:“这丫头,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回去的路上,夜炽的心情欢快了许多,就连走路的步伐都透着轻快。

    团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主人,您不担忧了?”

    “嗯,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踪,但应该是跟那条龙有关!”

    “龙?”团子眉头紧皱,语气却有些冷。

    据它所知,这个世界上除了它,应该只有蛟,哪里来的龙?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上次在光明神殿,那条龙救了我们!”

    “什么样的龙?”

    “一条金龙!我怀疑,那是君引的血脉神兽!”

    团子闻言,语气有些沉重。

    “难怪……难怪!”

    “难怪我每次见到君引时都会有种被压迫的感觉,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了。”

    夜炽这才恍然大悟,旋即有些担忧:“金龙,天生克你,那你待在我身边,应该没事吧?”

    团子闻言,冷笑道:“本大爷与它井水不犯河水,难不成它还能跳进这空间中,将我这半残的魂体给一掌拍碎?”

    它身上散发着黑气,站在它身旁的小凤凰皱着眉头,在离它稍远的地方站定。

    它看着气势外放的团子,小声呢喃:“团子哥哥,好可怕!”

    闻言,团子将周身气息收拢,恢复了那个白嫩的稚童模样。

    夜炽心中有些怅然,若不是她,团子也会是称霸这一方大陆的霸者!

    “主人,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

    夜炽并未言语,方才的好心情突然跌到了谷底。

    空间中的气氛也有些微妙,一向喜欢吵闹的饕鬄也安安静静的躺在一旁。

    突然,团子似有所感般抬头,继而露出一抹浅笑。

    “主人,空间第四层要开启了!”

    夜炽从伤身中回过神来,语气清冷:“这次需要的,是什么东西?”

    “六枚赤金灵果!”

    夜炽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团子,你杀了我吧,真的!”

    赤金灵果,那可是整个神羽之巅都不存在的灵果。

    从前她在魔域时,神羽之巅的人可是因为一个莫须有的关于赤金灵果的消息杀得血流成河。

    她自然也参与其中,只是谁都不曾见过真正的赤金灵果。

    如今它居然一开口就要六枚,这不是比杀了她还为难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