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十一章:美丽的杨梅
    “先天的葫芦?少爷,杨家的镇家之宝不就是个三一葫芦吗?”徐晴悄悄出现在身后,茫然说道。

    “那可真是有趣了!”

    夜幕降临,沈青州抬头看着月色。接下来要去到剑州界,又有新的任务要去完成。至于到了剑州界之后,这边沈家的情况应该也不会好多少。

    现在整个界面蠢蠢欲动,北边刚刚传来的叛乱,而南部还有特殊的一些世家。若是沈家没有足够的实力,那很可能成为众多棋手争霸之下的一颗棋子。

    “嗯……”他有些不耐烦,对这个除了五六米之外的空气说道:“出来吧,你就是逃掉的那家伙吧,还有那位元婴修士。”

    “呵…”两人前方从土里冒出来一道黑影,漆黑的金丹从他口中吐出:“你出手重伤那蛇妖,又拖延住那些废物,真气已经到底,若是再加上我一道神魂符,你能扛得住?”

    那个声音在冒头之时,手中动作繁杂,一道道手印交互,符箓渐渐被唤醒。徐晴飞身上前,面露难色,尽力想挡住他手中那灰白色的符箓。

    神魂符绕过徐晴,恶狠狠地刺入他的头脑之中。瞬息之时,头脑之中说明出许多灰白色的小鬼,凄烈的叫声在脑海之中回旋。

    但这些小鬼,还没来得及汇聚成恶鬼神魂时,一道黑压压的身影,不,大手就压了下来!

    而在外界,那金丹修士已经突破到他身前,自以为得手的喜悦浮现在面容之上。

    “你……”

    沈青州无话可说,这货简直来送菜,明明知道他的大概实力,还非要以为能靠身外之物反杀。

    看着眼前已经消失气息的身躯。他伸出一缕真气探查,果真是是没有了生机。

    “估计是侥幸破了那土属性法宝,但是没看到后面的情况……”沈青州轻声推断:“嗯?通讯法宝?”

    那黑影怀中有一小块令牌,真气一接近,就生出淡淡的波纹,回馈到他意识中。

    “起!”加大真气的灌入,波纹在令牌上游动,不到片刻,令牌就飞至半空。

    大天衍术推断了下启动的关键,围绕在表面的真气冲入其中。

    不多时,一道靓丽的虚影就出现在令牌之上:“你有没有找到他身上的沈家凭证…沈青州?”那虚影起先有些惊讶,但旋即,立马闭嘴不言。

    看那容貌,明眸皓齿,长发及腰,眉间带着一丝黛色,惹人生怜。一双眼睛直直看着他,柔弱得像快要流出水一般!

    沈青州在脑海中也浮现出了相关的记忆,只是冷冷的盯着她,看着这位想要居心叵测的女子。

    但徐晴瞬间脱口而出:“杨梅小姐!”

    “刚刚说沈家的凭证,莫不是我身上的这块牌子?”沈青州面色平淡,看不出情绪,从腰间拿出一块精致的小东西。

    “……”杨梅一时无言,良久后才从慢到急地说道:“青州,我是无意的,那些人,居然拿我的族人作为要挟!”

    到这时,她带着隐隐的哭腔,鼻子已经染上红色。

    杨梅在心里断定。接下来,沈青州自然会百般的来讨好他,眉头之间已经展露出喜色。

    半响,沈青州依旧没有变化,手中却缓缓掐出大天衍术的法印。杨梅的哭声也渐渐控制不住,终于停了下来,露出一张冷漠的脸庞。

    “青州,你不会不相信我吧?”她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你背后的那男人,还不出来吗?”沈青州没由来的一句话冒出口。

    “什么男人,青州,你就这样对我?”杨梅脸色又变幻成冷漠高傲,仿佛天上仙子。

    短短几十个呼吸内,杨梅就能变幻出如此多的表情,沈青州也暗暗咋舌。但她再像仙子,也并非真仙!

    在准备质问的时刻,在她身后出现了一道身影:“杨梅姐,听说那个青州叛逆已经被击杀,那李先生给我的宝珠,岂不是可以……”

    “闭嘴!”杨梅勃然大怒,毫无仙气,金丹五阶的气息展露无遗,反手给那黑影一个巴掌。

    “杨梅姐…我不是故意的。”黑影无缘无故挨了一巴掌,眼睛却敏锐地观察到是青州的虚影正漂浮的前面。

    “呵,那看来我真没看错,后会有期!”沈青州淡然一笑。

    脑海中已经记住那人的样子,大天衍术反应出来的那黑影,全身上下冒着金光,正是那气运之子的表现。只不过,这金光还是淡泊了一些。

    至于那杨梅,身上的气运正在不断的被那气运之子吸走,却还浑然不知。

    他将真气收回,虚影也紧接着消失。 低头不语,往前赶路。

    几日后,王家驻地。

    乔装打扮成两位普通修士的两人,悄悄的跟随着商队来到王家的主城之下。

    这几日以来,路上都多多少少听到关于沈家的事情,褒贬不一。但更多的还是谈论那一日雷劫的情况,整个南天界的世家,或多或少都有关注此事。

    “仙长,前面就是王家的聚宝阁了,承惠五块中品灵石!”一位散修笑着将手伸到沈青州的面前。

    王家下属的这座主城,来往的商队极多。有许多散修也在这里任职,当作向导或者制作各种丹药、符箓出售,换取修炼的所需资源。

    刚刚那个散修兜兜转转的,来到一处角落:“哥几个,那就是条大鱼,那女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才能养出来的气质!”

    “废话,我看那家伙,甚至想把整支车队的战奴买下来呢!”几个人大口的将手中的酒饮尽,一同发出声音:

    “干了!”

    “呵,你们在找死?”一道幽幽的声音却从他们身旁传了出来,众人一看却是平时那酸腐书生。

    “如果是没看错的话,那可是王家的客人,还有那男的,走路如龙似虎,神气自敛,不出意外,估计是个金丹高阶。”

    先前几人陷入思考,也没有人继续说话。

    沈青州的神识,见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也慢慢的将触手缩了回来。

    而此刻,那书生见到手中的玉牌终于不再发光,立马拿起扇子疯狂的扇动,身上已经被冷汗布满:“这可是个元婴老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