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十七章:显露一手、吸引眼球
    “顶级丹师,力压协会,童叟无欺,现给现炼!”声音沈青州的压迫下越发大声,已经有不少的修士注意到,十来人站在前方指指点点,但小半柱香过去,还是没有人上前。

    但外围的修士看到此处有人围观,抱着吃瓜的心理,也不断汇聚过来。沈青州见人已经越来越多,于是随意的从袖子中抖出一些药材,在真气的控制下,药材漂浮在众人身前,另一只手引动一团炽热的红色火焰。

    “有点意思!”人群中开始有叫好声,几位白色道袍的青年也匆匆赶到这里,面色不善的看着场中的沈青州:“跳梁小丑罢了,有谁敢如此炼丹,也不怕药材的精华全部溃散。”声音不大,但是引来周围修士的赞同,而白色的道袍又为这话增添了底气。

    但只见沈青州动作越来越快,红色火焰的温度不断提升,让围观的人不由得生出炽热烦躁之意,紧接着,火焰被分割成十数份,精准无误的命中漂浮在空中的药材。在这火焰的燃烧之下,其中的精华正在显化,又被着火焰紧紧锁住,最后快速的聚集,药材精华汇聚成一处。

    “啪!”如同银瓶炸裂,一颗颗丹药从火焰中飞出,率先分到前排的几位修士手中。众人如同看了一场奇妙的表演,对丹药还是半信半疑。但是身在首领却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全场就数他站在最近,而在这青牛镇混迹多年,怎么可能连着眼力都没有。想明白之后,一脸的不情愿变化作献媚。

    “老大,你怎么一副猪哥样子?”旁边的小喽啰凑过来。

    “滚滚滚,你老大我好歹也是一阶丹师,这个...前辈,起码是三阶的,就是青牛镇李长老那水平!”首领紧张的搓手,希望能帮上沈青州一点忙。

    “诸位,一点心意!”场中那俊朗的青年说完之后,径直坐回到躺椅上。而率先拿到丹药的几人,就有那白色道袍的青年。其中一人咬下,面露难色:“真的,品质很高的聚气丹......”

    率先拿到丹药的几人也不是傻子,当即就有人上前,询问沈青州出手的代价,不到一会儿,便已经谈妥,丹药也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被交出。顿时间,场面躁动起来,一传十、十传百。

    那几个白色道袍的青年也消失在人群中,沈青州看了他们站过的位置一眼,嘴角露出微笑。到了傍晚时,接近百份丹药已经进入腰包,这些药材都没有他想要的治疗神魂之类的用物,但用来炼制平金丹却是绰绰有余,重新炼制一炉过后,便把流水招来身边。

    “这些丹药,对你有些帮助,我看你突破筑基期,也就在这几天,不用刻意压制修为!”说完,又给了她一些法宝,想了想,从记忆誊抄出一本专门修炼速度的功法,抄录完毕后,才想起这功法的原有者,也惨死在那气运之子的手下,一时不知道如何说。

    停顿片刻,才说道:“这是我,我的一个朋友,他曾经突破过很高的境界,你可以试着修炼......要珍惜些。”

    流水郑重的接过,见沈青州有护法的意思,便也翻开书籍,打开之后,只读了不到三行字,流水的眼神就完全变得不同,精光在眼神中散开。沈青州一凛,知道这正是即将突破的信号,连忙从怀中掏出阵旗,准备挥手布阵时,却发现真气已然不够他这么做。苦笑一声后,运用身法,散布到四方。

    山贼首领也从之前的懵懂状态恢复,连忙喝退其他修士,叫上手下那些人,将此地给暂时包围起来。做完布置后,天边的雷云已经飘来,但流水还是呆呆的抱着书,愣在原地。

    “想什么呢?醒来!”沈青州怒其不争,口中呼出清气,震向流水。

    流水的柳眉微微皱起,皎白的面容显露出一丝庄重,以及......不屑。

    “我,重新转世了?”作为上一代的天选道子,距离成就真道也不就一线之隔,转手重修二世身,居然这么久才激活起记忆。

    还没有好好适应这身躯的流水,已经半空中飘来的浓烈雷云,而在前面,还有一位修为极为普通,但长得异常英俊的男修士,像是帮自己护法?

    “我真是道心不稳,重修一世居然还有这种想法,长得好看又能如何?修为不够,依旧是蝼蚁罢了。”流水平复心境,便听到那男子的声音:“安心面对,不行的时候我会出手。”

    沈青州看着流水,彷道变作另外一人,不由得想起之前在剑奴营地时的情况。现在的大天衍术完全看不清她的底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顿悟之体?

    在心里嘀咕一句之后,沈青州转身背对着她,安心估计这雷劫的强度,而且他所布置下的阵法,隐隐感觉到有一位修士,正在时刻关注着这里。

    “呵,堂堂道子,需要你的帮助?等我记忆完全复苏后......这是契约?”流水在阵法中恢复冷漠的面容,动用神识时,却发现已经被签订过契约?她面如酱色,但很快就安慰自己:“问题不大,化神期的契约罢了,等修为到了,还不是举手之劳?”

    明白一切的流水,已经渐渐掌控住身躯,雷云也轻轻的劈下第一道雷电。

    “轰隆!”

    正在不远处的丹师楼中,一位老伯拄着拐杖,轻声对身后的青年说道:“这个小家伙,就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啊!”

    “李长老,我去教训教训他,要让他知道,我们丹师不是这么好欺负的!”青年一脸不服,说完后就立马下去准备。

    “停下!拿着那安魂竹节去,还有那丹方!”李长老眼神深邃,看到楼下那俊朗男子的面容,以及那锐利的眼神。心里暗生提拔之心,加上一点小小的嫉妒!

    他早就看出沈青州的大概实力,但丹师协会从来没有这么年轻的修士能运用这样的手法,除了,最近杨家的那位后起之秀: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