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四十四章:温润如玉李长老
    李长老打扮一番过后,抬头看见沈青州那怪怪的眼神,不由得干笑几声:“哈哈......哈哈...”

    说话之间飞快的晃动嗓子,用来掩盖他那有些尴尬的笑容,看来这种事情,他以往也没有少做。

    而沈青州变化成一个相貌普普通通的男子,但身上那股华贵的气息却怎么也消除不去。李长老平复好心情过后,打量了沈青州一会,心中不觉得升起嫉妒。

    “连这气场都与别人不同,老夫这么多年居然都没修炼出来,可气!”他开始慢慢揣摩沈青州身上这股华贵的气息,不过两三息之间便模仿得有模有样,语气腔调都如出一辙。

    沈青州却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明明是一个修行两百多年的老修士了,居然还这么为老不尊:“长老该走了吧?”

    “长老~该走了吧?”李长老又将刚才的那句话复述了一遍,才接着说道:“等等。你再说几句话,我学学!”

    “咳咳!”

    不多时,两个人便已来到了丹楼的大门处,能明显感觉到前面正有几个修士在等待着。

    “那些都是丹楼的修士,负责保卫的,毕竟现在你可是大宝贝!”

    “是不是杨家也有参与?”之前他们刚刚来丹师总会时,就能被杨思维遇见,可见杨家的势力已经达到什么地步了。索性在这丹楼中,他们还不至于动手,但宗门那边,已经在光明正大的举行邪神仪式了!

    两人换上新面孔之后,又重新穿上了借来的白色长袍,直直的走过大门,那几个探子,只是随意瞟了一眼,就继续盯一下那丹楼的门口。

    走出来之后,李长老也设身处地:“我猜这一次这杨家肯定还会出什么招数,小友可是得小心一些!”

    “没什么问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两人在附近租借一代步的花车,花出去十几块中品灵石之后,共同坐上了这只做工精巧的小木车,将灵石插入中央的阵法,车轱辘悠悠的转动起来。舒舒服服的靠在车厢上,露天的花车一路上穿过十几条街道,他也算是见识到了这丹楼的各处风景人情,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商人并没有太在意他们两人,只是将他们当做来朝拜的普通丹师。

    随着时间流逝,距离丹楼的中央地带越走越远,路上的行人也越加稀少,来到之外与维护更多的便是一些普通的药田以及各地驻守的武士,还有那来来往往的小支商队。

    “对了,李长老,我那位一同来的修士,能否找一些丹师教他点基础的丹理,我们宗门的情况,嘿嘿...”

    “沈兄不必担心,我早就安排好了!”李长老进入了角色,说话都带着一股‘富贵’的腔调。

    但是在大陆上又发现了几个与他们同样坐着代步花车的修士,眼神热切都望着前方的一座小屋。

    “师兄,这次我花了好大力气,才让我父亲拿出了十万灵石到这里来,可不要骗我们呀!”

    “你们放宽心吧,你们来到这丹师总会后,前几天丹祖弟子那表演,也算是值回你们的票价了!这种人物千百年来才出一个,以后注定是要成龙变凤的!”一位坐在车前头的男子,自信的说道,但看着他身后的那几个男子,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也是大声的笑道:

    “前面那家商铺里面,有个老修士,虽然性格十分古怪,但这便是我所说的机缘,上次我进去一次,聊了几句之后,便拿到了这把灵器!”

    这位弟子看着他抽出来的飞剑,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寒霜,上次在门派的比试之中,也是靠着这把灵器,他才能以弱胜强,得到了一个极好的名次。

    “师兄能让我看一看吗?”几个弟子真心恐后的想要上前。

    沈青州他们两个也没有太多在意,只是当成一场过客,不到一会,便走进了那一座奇特的房子之中,说是奇特,更不如说这间房子更像是许多法器组成。

    一进门处,一到几乎看不见的光线,便向两人笼罩下来。

    沈青州后稍稍退了一步,已经查看出,这是一件能辨别来者身份的法器,如果需要还能将来敌困于其中。

    “嗯,里面这个就是我们丹师协会,所有公共丹炉的维修师傅。自从当初丹祖飞升之后,这些公共丹炉也只有他们这一脉的人能够维护,长期以往也变成了规矩!”李长老指着一个坐在门后的老修士,用神识跟沈青州传音道。

    那抽着大烟的老修士头也不抬,只是自顾自的抽。从鼻子呼出来的雾气已经占据了整个房间,两人倒也没有避讳,没有特意用真气去排散。

    那老修士还没有说什么,他们两人身后已经有陆陆续续走进来几个修士,李长老回首一看,这是刚刚在路上遇到的那几人。

    沈青州却开口说道:“这位老师傅,我想做个葫芦!”

    这抽着大烟的老修士,听到话后,抬起了他那双浑浊不清的眼睛,瞟了一眼便说道:“放下来吧!”

    他将那两件珍贵的东西拿出来,那老修士将烟枪往地上一扔,便化作一道水汽消失不见。

    先前那个拿到这位老修士灵器的弟子却满脸不屑,用调侃的语气说道:“现在的修士也真是的,看到了人家丹祖弟子拿了一个好葫芦,也想跟风,弄些垃圾东西准备出个噱头!要是不知道的人还真得被骗了!”

    “就是就是,人家沈公子多么厉害,再瞧瞧他这人,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件贵重的东西!”在他身边也有几个附和的说道,想借此抬高自己的身价,好让这个好修士,能够高看他们一眼。

    这也不怪他们聒噪,先前那师兄便说了,一进门之后,全听他的,他做什么他们也跟着做。

    沈青州他们两人倒也没有理会这夸张的声音,老修士不满的抬起眼睛,手指轻轻一动,一众人便觉得眼前有如几道强光照,是微微眩晕之后,那几人便被传送到了身后的一处地方,对着空气墙殷勤的嘘寒问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