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四十五章:十分奇怪的老修士
    那几个人对着墙壁,疯狂的介绍自己,但又努力保持着自身的尊严,想给前辈留下一个好印象!

    “这位前辈,我们是从南边的汉离派过来的!倒是是想请由您帮我们炼制灵器!”

    “对的对的!我们汉离派,可是一家有名的宗门,宗主是......”

    几个人不停地点头哈腰,李长老嘴角露出苦笑,这个老头的脾气就是这么奇怪,若不是沈青州想来,他也不会来到这自寻苦头。

    那老修士拿起那三一葫芦与三生花的花根,仔细端详后,大声叫道:“好东西!不知道有什么要求?”

    “要求?要求就是能用来装酒!”沈青州在前世时,这便是那位酒真人所最喜欢的一句口头禅,他手中拿酒葫芦也不过是用来装酒的嘛!

    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去研究其中的道理,只要精神到了,还怕不会有成果吗?何况他还有许多办法,只要灵器炼制完毕,等修为上去,他也能自己改造。

    “有意思,你是第一个这么要求的人。三天之后过来取,留下凭证!”那老头又不知道从何处,拿了一支做工精美的大烟壶放到嘴里,磕巴磕巴的抽的起来。

    沈青州也没有多说,便将他那随身的长剑放下,想了想,有多拿了一颗四阶丹药在其上。

    老头却毫不在意,一双眼睛是顶紧盯着那两件东西,脑海之中已经在琢磨要怎样处理。

    沈青州他们两人对视,也确实没有要走的意思,李长老询问道:“老师傅,不知道这附近有哪些地方可以看看合适的法器?我这位小兄弟家里有个宗门,确实是需要这些东西。”

    “在那屋子里,自己看。”那老修士又长长的吐出了一个烟圈。烟圈慢慢的晃荡,又缓缓的越过他们两人撞到了屋子的墙壁之上,那墙壁慢慢地升出水面一样的波动。

    紧接着轰的一声,整个水面宛如被一把锋利的剑给劈开,留到了遍地都是,而一到小小的通道也展现在他们两人眼前。

    “洞天之术!”李浩洋长老轻呼一声,脸上满满的都是羡慕。

    “不是洞天,是法器模拟的空间。”沈青州用手接触,良久后才冒出这句话,李长老也似懂非懂,没有多问。两个人也慢慢的通过这通道走进了其中。在这通道中,时不时便能见到一些残破的法器掉落在地上。

    “这个老家伙,以前我也来过几次,但始终是没有见到过他的杰作!”李长老时不时吐槽,将那些残破的法器拿起来,看了一会之后又放下,做出了结论:“东西也是破了些,估计也是练手用的。”

    沈青州也不说话,慢慢的揣摩其中的道理。这些残次品虽然不能算是完整的器物,但其中的打磨,也能侧面看见这位老者的技艺。

    在他们两人待的这段时间,那几个自称小门小派的修士也紧随着进来,一路上将那些残次品法系踢到一边,趾高气扬的往前走去。遇到他们两个还大声的叫嚣道:“前辈已经答应我们了,你们这些家伙,还在这当什么路,快滚开,快滚开!”

    “就是就是没钱的家伙,还穿着丹师的袍子,若是有人家沈公子那技术,也不必来到这里来看这些废品!”那几人说完后,便急匆匆地越过他们想要向前,那更加良好的宝藏冲刺去。

    他们两人也没有说话,这几个人已经被那老修士给忽悠成傻子了,估计在那幻境之中看到了什么奇怪的画面,至于被放进来,估计是老修士有什么考量,不过这已经不关他们两人的事情。

    沈青州手轻轻一个晃动,一件残次品无风自动,吸入他的手中。

    用指尖在指器物的表面上滑动,能感受到其蕴含下的汹涌力量,经历过千万次打击之后的蕴含到一处的痕迹。

    “怎么了?难道这些练手的废品,有什么奥妙不成?”李浩洋长老本欲往前走,但发现沈青州的在原地手里端详,急件费品细细观摩,寻了一个空隙,低声询问道。

    “李长老不妨看看,这位师傅的技艺,很高!”沈青州将手里的那一件东西放到他的眼前,真气轻轻的注入其中。在废品外表的那些斑驳杂质,承受不住沈青州的真气,纷纷崩溃,飘落到一地。

    李浩洋长老的眼睛被这剥落的废屑遮住,但却越睁越大,死死盯着沈青州的手心,一件纯净的晶块,崭新的放置到他的眼前。

    “这就是那法宝的雏形?不对,这品质比法宝雏形还低了一些档次,但用来制作灵器,那肯定是远远足够了!”他像是疑问的发出这些话语,是想要得到沈青州的肯定。

    毕竟没有谁能将这么珍贵的东西就丢到这地上,他原本扫描过,也被其上的那些杂质所掩盖。

    “这并不是我们炼制法宝所需要的灵晶,而是这些被它千锤百炼,有被他的真气诱导,是一种独特的方法所炼制过,才形成了这一种独特的情况!”沈青州将这类似灵器雏形的晶体放到了原地,拍了拍手上的灰,继续往前走。

    李浩洋又在原地多瞅了两眼,也忍住了心里激动。这条通道并不长,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末端,往前再踏进一步便是一个宽广的世界。

    光亮闪过,一幅山清水秀的乡村图画,扑面而来。两人踩在一片绿茵的草场之上,周围还有这些许小动物,李浩洋本想将它们驱赶开,挥挥手那几只小野猪却颇有灵性,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便刺溜刺溜的跑到一旁去。

    “我估计这几只小野猪,就是那法器的投影。”先前那几人比沈青州他们先进入到这空间中,而却到此时才出现。

    其中那位带头的家伙便指着那只小野猪,提着剑便想向前飞扑去。那小野猪一脸不屑动都没有动,众人以为成功在即,就在即将得手的时候,那家小野猪却化作了水汽,缓缓的变成泡沫,消失!

    与先前那老修士将烟枪变消失的技法,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