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五十六章:耿直的大师兄与天机老人
    “换衣服?换个屁的衣服?你老爷子我这衣服,能够屏蔽天机!”

    “还有你这狗东西,你们就拿着三个破烂修士便想换取的天机?”那老乞丐模样的天机老人,拿出一只破烂的竹竿用力敲击地面,一下下宛如打在杨思维的心口之上。

    一道无影无形的气流从这竹竿震荡而出。

    突然杨思维的心脏受到一股绞痛,想是有人拿着针,狠狠的往心脏刺去,他不知不觉地弯下腰来,嘴巴呼出嘶嘶的呼声。

    “这是对你的惩罚,以后不要对我们的天神大人有所怀疑!”见杨思维如此情况,那位老人也停下手中的敲击,一切又归于平静。杨思维却全身冒出了汗,不敢再说话,站在旁边调控呼吸。这时,杨梅的作用便凸显出来,走上前去,轻声的问道:

    “那前辈,妾身斗胆问一句,为什么关于沈青州的推断会有出入,如果我们能找到原因,以后便也能更加顺利地为天神大人服务!”

    天机老人张开那一双浑浊的眼睛,除去一只已经完全看不见的眼球,另一只青白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杨梅,见她心中没有浮现出害怕的情绪,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那个家伙身上有气运的掩盖…”

    “气运的掩盖?”杨梅皱起眉头,她那黛白色的秀脸之上也露出了不解,气运这种奇妙的事物不是只有南天界的李大人他才能掌握了吗?就连杨乾坤身上的那些惊天的气运,也不过是他从李大人所赠予的石头中提取而来。

    就在想询问更多之时,天机老人的面色明显不悦,一张老脸皱成菊花,不愿意再多说。杨思维终于恢复过来,忍住疼痛说了两声告辞之后,便退出了房门。走出房门之后,杨思维从身旁的仆从得知有一些不速之客来到杨家之中,自然也要出去面对。仆从又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情,连那几个蓝袍丹师,也已经在大厅等他。

    神识探查一番过后,竟然发现是丹师协会的白袍大师兄,一张老脸更是如同酱色,每每白袍大师兄出现,就代表着大管事现在的态度。

    “去叫卧龙凤雏那两兄弟过来,就说白袍大师兄来了!”杨思维暂且不想出去面对,这种拉人下水的事情,还是手下出面比较好,若是出了纰漏,也可以断尾求生。

    来到专属的小房间中,杨思维接见了那几个蓝袍丹师,杨思维想了一下之后,便知道了那位白袍大师兄来的原因:“全是废物全是废物,这么明显的陷阱,你们居然还能够上钩,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

    这两个蓝袍丹师的脸色明显变得不好,杨思维也意识到这一点,接着说道:“那些手底下的家伙,真的应该惩罚一番,要不然两位长老也不会受到蛊惑,亲自来和我说这些事情。但既然来了,也吃顿便饭再走吧,家中又收罗到两个身姿不错的舞娘,两位可以观摩观摩!”

    那两个丹师也顺着台阶下去:“多谢杨家主,我们就恭之不却了!”

    杨思维同着这几个蓝袍长老在房间之中,安安乐乐地享福而接到命令的黑白袍修饰也是那卧龙凤雏,两兄弟却并不快乐,看自己已经来到杨家大门前的白袍大师兄。他们提出的计划,还夸下海口能将他拉下水,但怎么看,这份工作都不适合他们两兄弟。

    但无奈命令在此,卧龙也是那位黑袍修士长长的呼出几口气,并调整好情绪,轻轻的推开杨家的大门,一对上眼便是那白袍大师兄怒目圆瞪的眼睛:“你们杨家是不是包庇着一些丹师协会的叛徒?”

    白袍大师兄的一句话,就将那里应外合的蓝袍长老打上“叛徒”的标志,兄弟两一时相顾无言,准备好的说辞也拿不出口。但始终也不能让他站在门前,于是兄弟两又好言相劝,带着他到了园林之中。

    “大师兄您往里边去,我们杨家哪都可以让你们看看,这都是子乌虚有的事情。”凤雏修士呵退那些带路的仆从,兄弟俩叫他们便安排出一桌不错的菜肴,还换上了几个舞娘,设立在园林处的一片小厅之中。

    白袍大师兄来回渡步,用手模着园林之中的设施,又不断地用真气反复丈量这里宽阔,兄弟俩还以为他开始上钩,那潜藏在表面之下的贪欲终于显现。

    突然,大师兄说道:“你们杨家到底贪污了丹师协会多少灵石,居然能够建立起这样的豪华设施,我现在可是把账拿过来了,若是不在今天一一对上,那大家都不要想跑,我自然会报告到大管事那里!”

    说着大师兄从他的戒指中掏出了俩本厚厚的账本,还有那机场伴随在他身边的戒尺,指着他们兄弟两个人大声的叫道,大要他们配合他清查这杨家的财产。

    “妈蛋的!愣头青!”兄弟俩一愣,旋即在心里破口大骂,他一个单是协会的白袍大师兄,有什么资格来查他们杨家的财产,如果是那大管是亲自上门,还有商量的余地。但此刻也没有显露出一点点的情绪,脸上只有赔笑,剩下的便还是只有赔笑。

    “卧龙哥,沈青州那家伙不是已经用行动告诉我们了吗?现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杨乾坤那种事情放在他身上可以,放到我们身上,怕不是要被抓去献祭。”

    “唉,凤雏你说的对呀,我们应该伺机而动!”

    兄弟俩在心中不断的交流,漂浮在杨家上空的天阶老人,却没有心情陪他们玩游戏,被杨思维亲自找上门的他自觉得脸上挂不住,若是连自区区的杨家都摆不了,到以后,又有谁愿意为天神大人的家你做准备呢?

    “沈青州是吧,还有一大堆爱慕你的女子,汉离派那老家伙也在准备找你的路上,那好!便一起爆发,让你的家伙身败名裂!”天机老人漂浮在上空用手指推算,终于算准了相应的时机,但与此同时受到天机反噬的他也吐出一大堆心血,那唯一还能动的青白色眼睛又灰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