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八十章:合战魔族
    三仙国的国师已经在原地摆好许多事物,那头小毛驴则是带着赵露思赶往青峰宗。三下两下一个小小的祭坛便被他弄了出来,在上面供着许多的贡品,并且还点香焚烟。

    前面的黑洞不断有黑色气息冒出,而他的头上也是豆大的汗水流出,但为了召唤仙家上身,只能强忍退意。

    轻轻祭拜之间,有一道淡淡的仙人身姿在他的身后浮现,又是一个磕头祷告,口中念念有词,那仙人的影像也越来越发明显,大有降临到他身上的意味。

    “这法术确实也是不错!”沈青州点了点头,绕有趣味地在旁边看着那三仙国的国师,如果能够解决这个魔族,他也就干脆不出手,反正只要将这魔族的身躯吸进紫金葫芦中便可。

    国师看他毫不为动,心里却十分着急,但手上的动作却不能丝毫停一下,召唤出三仙国的三位先师之一,在这个过程中不能有丝毫的干扰。

    而在那漆黑的洞口之中,那个七米高的巨人也终于探出头,两个头长在同一个身躯之上,每个头颅上还有一个奇异的角,赤红色的皮肤加那充满獠牙的嘴,让人心生不爽。

    国师背后的仙人微微皱眉,但虚体还没有降临,在此刻做不了什么!

    那个恶魔也是第一次来到如此舒适的环境,竟然一时愣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这新鲜的空气。良久之后再大声的叫道:“好地方,实在是好地方!是谁把我叫过来的,待会我就第一个吃掉它,用来凸显我的诚意。”

    这个恶魔的修为对比到修仙界大概也是元婴初期的程度,但在剑州界这么一个元婴中期就已经达到世界承受能力极限的地方,也是实属难见。

    “国师你的手段已经做好了吗?”沈青州歪头问他,想要若是有什么手段也尽管使出来,不行的话他自然会出手处理。

    三仙国的国师终于点头,以为沈青州刚刚打碎杨乾坤的金丹,已经消耗了他的大部分力量,而现在正处于虚弱之中!

    那尊仙人模样的虚影,也终于显化到他的身上,红色的道袍罩在他的外表,整个人有些超脱非凡的意味,对准那恶魔就直接是一声:

    “孽畜!”

    那赤红色皮肤的恶魔,听得有些一愣,踏上半身刚刚出了黑洞之外就被骂了一声,任谁也会听得不爽,但它却不是这么想。

    “你说这个有啥用,我本身就不是人呀!”

    国师被这么一说,心中不由得吐血,连身影降临到他身影上的那道虚影,在须臾之间都有一点点暗淡,但很快他再次调整过来,拿着那把细长的青色重剑喷上一点心头的鲜血,然后又用符纸在其上慢慢磨擦,到最后时放到那蜡烛上烧烤片刻,

    “急急如律令!

    请仙家降临,佐助我诛灭此獠!”

    在他行动的这些时间中,那只恶魔也渐渐的调整好,下半身不断的挤压着那漆黑的出口,不多时一个规则的圆圈便被像一块抹布一般四散,连边缘处都留出一些岩浆。周围的丛林之前被国师和杨乾坤打毁灭得差不多了,现在又被这么一弄,整个场地带着一股硫磺的气味。

    “少爷,我的术法在这里用起来很难,怕是帮不了你什么。”徐琴有些落魄,低头对着他说道。徐晴本是木灵根的功法,天生便被火属性的岩浆所克制,对于没帮上忙,她也是心生羞愧。

    “以后不要说这些话,总觉得你欠我什么似的。”沈青州不知道先前那原主怎样对待这份感情,但现在的他自然要按照他的意志来执行。

    流水像是没看一般,自由自在的在那岩浆旁边走动,时不时的用手中的白色丝袍,碰上一点点岩浆放到眼前细观,但很快又被她嫌弃地扔在原地,想来前世身为道子的她,也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了。

    “哈哈哈,我终于挣脱这毫无用处的束缚!此界的存在,我也早已知晓!你们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一个一个被我折磨之后再进我的肚子之中?”双头的赤红色恶魔在原地跳跃,三仙国国师如临大敌,他那把重剑随着虚影到他身上之后,引起许多剑气,挥舞之间便连续劈砍出几道剑气,先行试探出他的肉皮究竟有多厚。

    沈青州只是轻轻将手往下一压,将至岩浆的蔓延程度给缓解下来。

    三仙国这国师一马当先,试探之后快步向前,一米七几的个子在至七米高的巨人面前,显得有些渺小,但那手上的青色重剑却是不同凡响。

    虽然元婴初阶的恶魔对上金丹六阶的国师是碾压的程度,但毕竟他对于此界面的规则排斥还有适应,都还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

    “孽畜!无端端入侵于此,我要为天替天行道!吃我一剑!”

    说话时,一道淡淡的法则气息便在他的身旁展现,只不过这道气息十分薄弱,他的金丹也供给不了多久,很快便暗淡下去。流水也用其他那白色丝袍再侧面发起佯攻,同时手里把握着十几只带有毁灭气息的弩箭,架在法器之上紧紧地对住那恶魔的脑门。

    两人夹击之下,那恶魔也举起手臂抵挡。

    那些毁灭气息的弩箭一接触他的脑门处,就被纷纷弹开,炸出一道道深行不一的小凹坑,不到片刻就恢复如初,而在正面主攻的三仙国,国师到此刻才终于接近了恶魔的脚底下,轻轻一抬脚,整个人如同一个炮弹,从底部发起直直的刺入他的心口。

    但没有想到,那恶魔的另外一个脑门突然对准他的身形,就是一道狂暴至极的吼叫:

    “啊啊啊啊啊!”

    国师被这道声响一震,背后的仙人身姿也不断的破碎又重聚,但很快他全身的真气便被消耗一空,那柄重剑只堪堪抵达到了那恶魔的心口,往里入了一寸后,那恶魔抵挡住流水的弩箭之后,又终于腾过手来准备一把抓住这位国师!

    就在此时异变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