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九十五章:还起内斗?
    现在正如山雨欲来风满楼,连这些没有开启灵智的魔族战士就已如此难以对付,若是到时再开辟其他几处战场,那是他的这些宗门又怎么消耗的过?

    要知道修士队伍要每每出动,就要花费天价的灵石,还有维修飞剑等器具供给,修士的修炼和恢复这都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众多金丹修士齐聚一堂,开始商议对策,正在其他门派的修士提出几个问题之时,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宗主,宗主不好了,那柳星辰和虎贲兄什么起了冲突,现在被打的满地打滚,还有那李冲虎,也被殃及池鱼!”

    众人忧心忡忡,这一道消息来得却很不合适,外面跑进来一位筑基修士,对着沈青州便是用哀求的声音叫喊。在座的各位金丹长老原本对于这些魔族修士也是毫无头绪,听到这话后,也想去看看今日在战场那风采照人的修士军队,为何会和自家的领队起了冲突?

    当众人来到虎贲这队伍驻扎的阵法时,在这里已经罗列起一个小小的北斗七星阵法,而修为最强大的七个修士,占据在阵眼之处,旁边的几人不断拱卫着他,并传输一道精纯的真气,供他们维护阵法。

    而这北斗七星的防护,见到沈青州来临之时,阵法无风自动为其打开一个缺口,而众多长老一拥而入,来到中间处。

    “你们,怎么也配打我?”

    一大堆人看到的那柳星辰匍匐在地上被殴打,而在旁边的李冲虎虽然也是鼻青脸肿,但好歹有几个修士保护着,还送给他一张凳子可以坐着。

    柳星辰的父亲也是青峰宗的一位筑基长老,此刻他带着哭腔来到沈青州面前哭诉:“宗主,宗主你得帮我们星辰主持公道的呀!无缘无故的就遭到挨打,这样下去连身子都怕是被打坏了!”

    推开那些还在一手一脚不间断挨打是他儿子的修士。

    “好了,都停下,你出来说说是怎么一回事!”沈青州指着最近一个在阵眼处的修士,手指跃动直接便帮他抗下了阵眼所有的压力,那修士只感觉浑身一阵轻松,听到命令之后也便走得出来,半跪而下。

    “宗主,这柳星辰实在可恨,来道之后便指手画脚,想要我们按他那可笑的想法行动,碍于面子,只能听其命令。

    但之后他又贪功冒进,还非要我们去将前面那些魔族战士围剿下来,好显摆他的功劳。那一战下去我们折损了十几个兄弟,他居然还在旁边的一部说我们实力不够,属下一气之下便动手,将他惩戒一番!”

    至于这李冲虎,他来的时候便一直没有说太多的指令,只是被殃及池鱼,也挨了一顿毒打。

    沈青州的心里难免有一丝不爽,这柳星辰的心性未免也太过嚣张跋扈,何况这虎贲修士虽然还没有成长起来,但每一个都是他精心挑选的苗子,可是他的心头肉。

    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能把这摊子给他弄碎,他自从转世以来,这是见到敢如此的第一人!

    “柳星辰,来,说说!”沈青州满脸堆笑,如沐春风的他,仿佛要将柳新成身上的那些伤势一扫而尽,旁边那位筑基长老也就是他的父亲,喜笑颜开以为宗主要替他们出头。

    但在沈青州后面那些老的成精的修士,默默的退后了好几步,生怕看到这不该看到的一幕。

    柳星辰直直地站起身来,身上的伤势大多被沈青州的术法给治愈,现在只觉得浑身轻盈,连说话也快了那么几分:“宗主我不得不承认,我太过冒进,但我毕竟只是为了宗门的名声呀!你想想,虎贲修士已经闯出了这么大的名头,我要不再多努努力,又怎么对得起这名声呢?”

    “以我之见,我们这三百个虎贲修士,目的不就是为了打响我们青峰宗的名声嘛,只要再往前推推进以后,呵呵……”有些乘法而穿起高声没起来,毕竟她看到了跟随在晨曦中身后的一大堆清单,长了便想给他们留下一个好印象。

    “所以说你就这样轻轻松松地抛下十几条人命,只为了你那所谓的名声?”沈青州现在真的是气得不想说话,再继续说下去,他难保自己不会发怒。丝毫不想给柳星辰继续狡辩下去的机会。

    这种家伙越说下去只会觉得自己越对,别人都是错的,对付这种人,只能简单粗爆!

    “你砍掉双腿,自己下去领罚吧!以后在外面也不要说是我的记名弟子。”他淡淡说完之后,整个北斗七星阵法之中的杀气又为之一凌,三百来名虎贲修士的眼光盯着他,不由得让他心生颤栗。

    “宗主,宗主!我做错了,我做错了!!!”柳星辰父子这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跪下来想要哀求他回心转意,但怎么往前跑去,都抓不到沈青州的衣角。

    众多金丹修士也是用看向弱智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这种修士可是千年难遇到一个,平时脑子拧不清的人很多,但能到这种程度,真的是...不可思议!

    人家眼馋那虎贲修士大半天了,到了你手里倒好,一天不到就止损了十几个。

    “沈宗主咱们也别气愤,不如我们之间合作合作?能不能调用那几个虎贲修士的领队到我们宗门过来,也带出一支相应的队伍?”有一位宗门属地离青峰宗较远的掌门,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沈青州也笑着,没有着急给出他的回应,只是承诺,若是他人可以挖走虎贲队伍其中的任何一人,那他也不会说些什么,但是不善待,他则是会找上门讨个说法。

    “您可别说笑啊!”众多宗主心里便起了心思,同时也按警惕这支队伍,沈宗主他敢这么说,那肯定虎贲们忠心可嘉可加,但天底下又哪里有挖不了的墙角呢?

    这处的动静也被宣扬到其他的地方,众多宗门的修士都知道现在虎贲的待遇,心里不由得仰慕起来,连沈青州的气运也稍稍上涨了一些。

    就在众人人出去的时候,那在原地被斩去双腿的柳星辰被他老爹抱在怀中,耳朵里却传来一道淡淡的响声。

    “你,是不是那柳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