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一百零一章:“出头鸟”的丢脸时刻
    几个金丹修士站在沈青州的面前,一脸想要他离开去寻找椅子,再过来帐篷的模样。

    “哦?你们真的是……太有趣了!”

    沈青州大半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这处的黑洞的情况事关李佛莲的遗迹,心里虽然知道每个修士都会来分一杯羹,只不过这吃相,实在是太过离谱!

    而且事情并不是表面所见的那么简单,一些事情关键的围堵若是弄不好,到时候一蔓延,可能会殃及到好几个凡人王国。而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弄出的其他门派,既然还敢在这叽叽喳喳。

    就凭这几个连金丹都是没有完全渡过雷劫的“金丹”修士?

    剑州界和南天界的世界规则并不太相同,至少两者所谓的金丹,实力上就有很大的差距。

    沈青州轻轻的一举手,水属性剑心已经化作一道冲天的水柱,贯地而起,整座空中的雷云也隐隐作动,‘随心所欲’的丹论也加强在自己的身上!

    “雷云生,万物迎!”

    水土并发而出,影响这周围的五行,整个地形也随之改变。

    雨一滴滴的下,随后越来越快,不多时整个场地已经被雨水给包围住,但众多修士还是带着笑意,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一些旁门左道罢了。

    但很快,他们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帐篷里冒出一道、两道最后是七道气息一同散发,连掩盖自身的气息都没有,目的就是为了抑制住沈青州这“无礼”的行动。

    但这七道气息连连出动,却连地面都开始开裂,一些石块也不断的流动,开始随着气流上升到空中。

    “沈青州,你不要以为你得到了一些小小的成就,便可以在这里大放厥词,还不将这一切给我撤去!”刚刚进去传话又走出来的那位金丹修士,见到发怒之后的他,带着满天的雨水降落到这大帐篷。心神一时也不由得开始惊慌了,方圆数千米都已经崛起一层淡淡的乌云,雨水也在哗啦啦的下。

    连在那黑洞不断冒出的岩浆所带来的热气,也被这一阵雨水所掩盖,天空顿时昏暗的下来,在场的近万名修士眼睛都呆呆看着那一处地方。

    “这可不是我弄的,这是天灾,哦,有可能或许是那异界的什么大能修士,看我不爽,想要让我离开吧!”

    沈青州一边说着,手上捏出的法决,却一刻都没有停下。这七个金丹五阶之后的修士,已经不再掩盖自身的气息,只为挣回这个脸面。但之前吸收了大量生命之地的紫金葫芦,现在已经肆无忌惮的蓬勃、张开!

    这千来米的雷云,虽然说起来不难,但在众多金丹修士的压制之下,还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展开,众人也知道,这沈青州真正的厉害之处。

    在前世时,他已经知道一味的苟且,忍辱负重只能换来一时的安宁,若是想要真正的让自己得到宁静,那么只有让那些敢于冒犯自己的人全部乖乖闭上嘴,然后收手。

    而这一次,便是他所做出的回应!

    豆大的雨滴混合着土块,不断的砸到帐篷之上,很快就用这些石头的锋利边缘以及略微有腐蚀的雨水。将他们所在的帐篷上划破出一道道口子,不到多时一个宏大的封闭帐篷已经千疮百孔。

    他们只能看着,但无能为力!

    在其中,那七个金丹长老狼狈的身影已经显露出来。

    “沈青州,你莫要太过过分,只不过是你没有你的椅子,你便想毁了吗?”其中率先飞出来的是一位三角眼老头,定睛一看便是他那准备戏弄的那位年轻人,先前早有传闻,但没想到就近一看时居然还是那么惊为天人的……帅气。

    顿时他又回醒过来,明明是要骂架,为什么又被这容貌给吸引了去。

    在之后接二连三飞出来的修士,见到沈青州也是做出如此的表情,但毕竟都已经修为都是超过了金丹五阶。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已经看淡了许多,便开始怀疑沈青州是不是有某种秘法可以控制心神,每个人在心上又暗暗提防起来。

    “大家不要被这家伙给蒙骗了,一起合力把他打出这个范围!”其中一位比较瘦小的修士便站直起身子,指着沈青州的脸大声叫道,希望得到其他修士的认同。

    七个人相互之间看了几眼,刚刚在帐篷里斗法的事情,不是已经证明不是人家的对手了吗?又看了看沈青州身后的那一堆修士,那其余的六位修士毕竟也不是傻瓜,能召唤出如此大的阵仗,显然就是想要枪打出头鸟,你想要我们先去当这个恶人,那倒不如你先上。

    “看来钱长老意愿很高涨啊,不如你先去试试!沈宗主也不要如此焦急,我们也只是一时失策,没想到您居然在这时候来......”旁边的几人开玩笑道,正准备用言语将这件事情覆盖过去的时候。

    沈青州却突然冷冷的说道:“各位可不要这么看我呀,你看一看这天上突然降下来这么大的异象,是不是是某个大能修士在这里布下阵法,想要将我们这片区域给毁坏,我看这个帐篷就不要搭在这了吧!”

    ……

    那七八个长老笑容顿时凝固,看向沈青州的身后时,他有隐隐约约站着十几位金丹长老,虽然修为都没有超过金丹五阶,但十几个人对上这七个人。而且还有一个这么玄乎的沈青州,气势上就顿时弱了几分。

    至于他们的什么七大宗门也不过是个幌子,是那些真正的元婴期修士还没有到来,他们只是被抛出来,作为试探某人的底线。

    “哈哈,沈小友真是会说笑,我看要不大家都各退一步,你也到这帐篷……这地方,进来坐坐,如何?”那气人好说好笑,准备继续将此事安抚下去。周围又出现了数十个修为不低的金丹修士,都是这几天前前后后过来,而现在正是在观看着这所谓的七大宗门,他们也想借着这“出头鸟”试一试这沈青州的底线。

    骑虎难下的他们,只能强忍的笑意邀请沈青州入内。

    “不用了,里面不是椅子不够吗?而且这里已经被那黑洞里的大能修士给盯上,我们青峰宗也就不麻烦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