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一百零二章:魔族再临
    紧接着,那张如同美玉雕琢的脸蛋,毫无表情的用手轻轻一挥,三百多位虎贲修士举直长枪,一步步向前!

    整齐划一的“沓沓沓沓”声,让前面的所有修士都避开一条通道。

    在看到沈青州做出的手势后,狠狠的将枪尖砸到地表之下,同时一道阵法便在其中,慢慢成型。国师见了也不能堕了自己的威望,一道金色虚影再次出手,其他的三仙国修士一同加持阵法。

    其余的金丹修士七七八八的出手,很快便将阵法打造完毕,淡金色的七颗星辰,一颗接连一颗的点亮,众人看着这星辰慢慢升起,这无疑是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到他们的脸上。

    而这最为重要的是,沈青州他们所设下的阵法,就完完全全的占据他们这所谓的七大宗门的大半地方,只剩下那孤零零的一个帐篷立在那处。

    “沈青州,霸气外漏,但心性不足,不善于隐忍!”

    “不甘人后,难成大事!”在旁边观看的数十个修士一一将心里的评价记录下来,发放到各家的宗门、家族之中,但此刻也没有任何修士敢接近青峰宗的那一处阵法,然后狠狠的呵退沈青州他的“不义”之举。

    就在此地又过了一天的时间,天下各处的宗门已经陆陆续续的赶到三分之二,而先前李长老所说的那庞大的黑洞,现在看来被这么几万人围住也显得有些狭小。

    而这些岩浆不断冒出的小野怪,只要一出头就被处理干净,场面一时很是和谐。不过在这黑洞周围各家宗门或者几家交情不错的便聚集在一处,整个场地没有丝毫的规划,乱乱乱七八糟的堆在一起。一处又一处的阵法衔接,而且还有不少散修为了来看到传说中的大人物,也都不断的向这边赶来。

    “你们宗门的边界就在这,不要再越过这条界线,不然就不要怪我家宗主不客气了!”

    “说的什么胡话,你还能像人家青峰宗那样直接定下来嘛,要是不敢,就不要在这逼逼赖赖!”

    两家宗门的弟子为了各自的边界开始吵闹起来,但其中一位一提到青峰宗,场面自然又寂静下来。这一大天的时间过去,沈青州一言不合便招来天地异象,将那所谓的七大宗门联合的七个修士给压倒的事情已经不胫而走。

    “你说,那沈青州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

    “不知道,但肯定比你我厉害多了,不多说了,心累了!这修仙路多久才能走到那尽头啊。”

    “他得经历多少,才能成为角儿啊?”几个弟子聚集在一处,开始谈论未来,也是难得一见的和谐。

    而在黑洞的底部,又有一处沈青州之前所刻画的传送阵。之前在柳星晨脑海之中出现的声音,此刻正在不断的诱惑着一个头上长着一个角的修士。

    “你那弟弟,正是被此人所斩杀,不过他正是利用你们先祖的记忆,再加上一些歪门邪道才得以完成!”他将沈青州先前的那段影像给完完全全的展现到这位魔族修士的面前,这些那长着一根白色尖角的魔族修士在原地打坐,眼睛却紧紧闭上,没有丝毫理会他的话语。

    “果然如此!魔族这一届的圣子果然名不虚传,即使连自己的亲弟弟死在别人的手下也能如此镇定自若!”那道声音又开始了那具有诱惑性的语言,不断的煽动这魔族修士。

    但言语丝毫没有起到效果,画面中的沈青州费尽千辛万苦才召唤出雷电炼狱,而那双头恶魔的叫嚣声也不断的在这片空地之中复现。

    过了不知道多久,那位修士终于吐出了一口浊气,睁开眼睛。

    “汝既是本届的气运之子,为什么又要对那本该就被打败的人族如此上心,按照汝等的话来说,只要顺着时间长河的流动,所有的一切都会归于汝的身上。”

    那魔族修士嘶哑的声音,从他的嘴中说出,紧接着他便想将这个声音赶出自己的这一片心灵空间,此刻画面恰好播放到沈青州召唤雷电炼狱的最后一刻,一个紫金小葫芦突然慢慢的飞起,将他那所谓亲弟弟的这个身躯吸入其中。

    !!!

    魔族修士睁大眼睛,紧紧盯着画面。

    “汝的要求我答应了,只不过汝,不能插手任何事情!”那个白色尖角的魔族修士站直起身来,身躯直接突破这一片天地,不过很快就又凝聚出一个人族身躯大小的身体,一米八的身高,外貌丝毫看不出原本的种族。

    手轻轻的话开那一道阵法,整个人的身形变化,前踏出一步。

    这一步,便是千万里!

    此刻正在北斗七星大阵之内的沈青州,突然没由来的心头有一个预兆,像是有什么大事情正在产生。但此刻丹楼的大管事带着那些红衣大丹师以及数十个蓝袍丹师已经赶到了此地,诸多宗门正在列队欢迎他们,只不过都被大管事一一推脱。

    众人梦寐以求想见到了那人,此刻就在沈青州的阵法中,笑盈盈地看着他,而大管事背后还有那个在丹楼时,便一直很嫩头青的白袍大师兄。

    “青州啊,别来无恙,这些日子里你过得听说很不错嘛!”大管事随便找了个地方凭空坐下,但真气所依仗其的能力,让他整个人的身形浮空,身上的衣服还是当初见到的那一件,胡子也像是许久没有处理过的模样。

    “对了,你拿走我那药材后,有没有将你那小女朋友给救醒了?”大管事招呼着白袍大师兄来到身前,还没等沈青州回答,便继续说道:“你之前一直骗我这个小徒弟的事情,就先揭过。至于丹祖的遗迹,你又想怎样?据我所知,这里过来的宗门已经过了百家,连金丹修士也差不多要到了三百之数。”

    徐晴在旁边听到大管事说的话,不禁羞红了脸,她也知道沈青州去往的丹楼也有一半的原因是为了她而去。大管事何等人精,见到这无缘无故羞红脸的女修士,自然也明白了前因后果。

    “哈哈哈!看来不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