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可恶,居然让他装到了!
    这话一说,两人都准备起来。要知道他们在丹楼时便十分羡慕沈青州那漂亮得过分的脸蛋!将所有的女修士给吸引过去,他们几个人之间还做下决定,以后绝对不带沈青州去那些烟花之地!

    “还不快点,一会好戏都没了!”

    林家栋一听,也拿出了一个个小小的灵石,准备将沈青州接下来的丑样子给记录下来。确定旁边毫无危险之后,他们掏出了十几个灵石,放在不同的角度。

    噗嗤!

    紧接着出现的,是流水所化的通道,和她那瘦削的身材极不相符,直接让身躯重重的砸落到地面上,硬是砸出了几道深深的裂纹。

    流水感觉到不对,眉头微微皱起,肌肉紧紧绷住加上了不少重量,双脚用力后,还是免不了往前又滑了几步。两位长老看着流水的动作有些吃惊,这女子他们先前并没有见过,只是单纯的以为是沈青州身旁的一位女修士。

    没想到一出手,便让他们微微的震惊到,这下落的过程如此顺畅,真气毫无泄露出几分,若不是他们实力远超过流水,差点还以为她是真的靠体术完成正确的运动,但也让他们小小的增长的见识。

    “挺漂亮的,就是有些难看!”李浩洋评价了一句之后,继续等待着沈青州出现。

    “李长老,那从哪里学的这些阴阳怪气的话的?既然漂亮,那怎么还难看呢?”林家栋调侃一声,也知道这位李长老只要用上这更改容貌的丹药,就会变得像是另外一个人。

    流水只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就直接退到后方独自蹲下,捏起一堆白沙开始在手上揣摩。

    接着两位长老也不再意这些事情,毕竟在他们看来,流水虽然有些神秘,但也不过是一个筑基六阶。两人激动的搓搓手,相互想脑海中猜想,接下来沈青州会用什么样的姿势落地。

    “我猜,即使他再怎么强,那也得滑个五米吧?”

    “多了,三米!”

    流水一看也知道他们的准备,在查探完这沙子的成分之后,站起身来双手抱胸。

    “不对,这地面已经被我们三个踩过,已经不完整了!”

    坏心思一起,便再也抑制不住。毫无阻碍的动用真气之后,两人又将这几百米地面上,刚刚踩过的那些痕迹给碾平之后,又聚集起了不少那些润滑的水液,对准在那一处的出口,就等着沈青州下来。

    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沈青州那飘然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他们眼前,轻轻的说道:“怎么了?在看些什么?”

    ??????

    两个人一头雾水,他们也看向流水时,却发现对方是一脸的调笑,甚至有些意料之中的意味。

    沈青州那张洁白无瑕的脸面上却带着一丝不解,两人一握手,立马抓起最近的一块灵石查看起来。

    “糟糕!”

    却发现沈青州一接触地面之后,便像是紧紧吸住,身形没有一丝丝的阻碍。像是天外的嫡仙降临,心意通达一般,轻轻的划过地面。

    他们两人以为就要开始滑动时,脸上满满的都是掩盖不住的欣喜!

    却没有想到,又在不到几厘米的距离,沈青州已经调整好身形,如同壁画中的仙子舞蹈,整个人的衣裳随风飘动,仙气渺渺。

    “可恶,居然让他装到了!”两个人紧紧握住拳头,却敢怒不敢言。没想到精心策划的一场表演,却被这家伙给装到手,若是让这画像传出去,那岂不是的得成千上万个女修士惊呼?

    两人相视一眼,默默的将这些灵石给毁灭干净。

    “两位长老,可以走了吧?”

    沈青州说完之后也很快探查了周围的环境,并没有发现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存在。只不过是地面上,除了他们是几道痕迹之外,还有着一些淡淡的长痕,看来是有人率先进来,再按照之前他们说应该南天界和丹楼都分别有派人进了异界。

    很快便推动大天衍术,现在气运加身的他可以免除掉大部分的反噬,只要在心里想着那个大概的方向,天机老人和从杨乾坤身上掠夺而来的气运,都会在冥冥之中提升它的准确率。

    “走吧,看来就在往东边的方向。”沈青州准备完毕之后,提腿便走,李浩洋和林家栋长老对此也是见怪不怪。

    虽然他们在来之前就窃取到了丹楼中关于起水居准确的位置,但没想到沈青州来到之后,都能够不依靠他们直接辨明。

    要知道,他们现在的方向紊乱,连最简单的定位地图都很有问题。

    两人对视,在心里已经无言以对,只能继续默默吞下,甚至不敢表现出来他们还辨明不了方向。

    继续往前,就这样在外面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又有一道漆黑的身影钻入着那小小的黑洞之中,穿越剑州和这个世界的距离。落到了那洁白无瑕的地面之上,而他也如同行流水那样,丝毫不沾染上一点点的泥尘,便已经滑开。

    很快,在异界中的一个硕大族群之中,正坐在原地不动修炼的一位青年,在他周围聚集着无数的沈青州之前在黑洞中,见到的那种蕴含岩浆的软体,在他旁边还有这三四个传送阵法,正在源源不断的往其中输送着软体,又不断的吸收着生命力。

    而就在此时,那个偷偷渡过来的修士来到他的面前,立马双膝跪下,狠狠的往地面磕了几个头:

    “少主,都怪属下无能,没人能保住那柳星辰一条命,现在他已经被沈青州出手解决,而且南天界和丹楼都已经派人潜入。我也是寻得一个时机,才悄悄过来传送信息!”

    那个坐在诸多软体中间的修炼的青年,这岩浆带来的是高温,已经整个体表都已经锤炼的通红,但很快一道光芒闪过,那通红的体表,又恢复成温玉一样的洁白色。

    “柳星辰的魂命牌在我这还是亮的,他真的……算了,他也只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哪能比得上你是我真正的下属。”

    那个少年说完之后,便想继续潜心修炼,他在剑州界布置下这么多的手笔,可不是想为了这一点点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