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这一剑,我送你的!
    “不急不急,以后有机会还是可以一起!等吾送汝们一起上路!在吾的肚子中好好的念旧吧!”

    李林两位长老在此时也暂且接受下丹楼那为已经只剩下神魂的小统领。而李家的那金丹大圆满修士,也慢慢的飘到青州的旁边,没有太过接近,也没有离得太远。

    就在此刻,一道神速的白色闪电从它的身躯之中发出,狠狠的砸到了沈青州手中的飞剑,而那还不断凝聚的水属性剑心,还没有完全的将这把剑给控制住。

    两相碰撞,这剑居然思思断裂,但是上面的水气也在不断的蔓延,在那一瞬间刺入到那魔族修士的身躯,而那雷电也毫无意外的碰到了沈青州的身躯。

    啵啵啵,水器接连破灭,而雷电的划过的撕拉声清晰的传入他们的耳朵之中。

    林李两位长老,顿时心中拔凉,他们一看沈青州这水属性剑心虽然刺入对方的身躯,但在接触的时候已经破灭,这一下又能造成多少伤害呢?而这雷电可是结结实实的已经毁灭一把法器飞剑。

    “一起上!”李浩洋先行说了一句之后,便双手掐诀唤出身边的几个傀儡,紧紧的将魔族元婴包围在其中,几张符箓贴在傀儡的身上,只要接近他的身躯,便会引爆其中的真气。

    沈青州的水属性剑气刺到他的身上时,悄然的进入他的身躯,却没有溅出任何一点水花,请接着便是李浩洋长老那会自爆的傀儡往他身上凑去。

    接着林家栋长老也使出了本命神通,将地表的一堆泥土紧紧地包裹住他的双腿,但没影响到那位魔族修士。他只是桀桀地发出笑声,轻轻迈动之间是几层禁锢也很快挣脱。

    “汝们这些手段,可奈何不了吾!”那位魔族修士挨了这几下攻击之后,身上的血痕加深,打出几道深浅不一的伤口,而在这些伤口中,又不断的释放出了十几道神魂。

    沈青州的面色难看,其中这些神魂,便有有星辰那天袭击他而所击杀的那几个金丹修士。

    突然,远方又飘来几十道大小不一神魂,沈青州一看,这不是刚刚那一个蛮族部落吗?这些神魂一一对应着那些蛮族修士,三十七条神魂,不多不少。

    沈青州心里的杀心已经大起,他们剑州界与南天界的修士来到这里,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就算死去那还算是情有可原,但那些蛮族修士还有那些无辜的金丹,则是因他而被这位魔族元婴击杀。

    “你如此滥杀无辜,真的不怕遭受天谴吗?”沈青州最后问了一下,心中所有的气已经凝聚到了心中,‘随心所欲’的丹论,此刻也悄然变得锋利无比。

    “呵呵呵呵呵,这些人能成为吾阿骨朵的养分,那是他们一辈子的荣幸!”魔族修士出手便是一道虚无缥缈的打击,李浩洋所有的傀儡无声倒下,林家栋召唤出来的漫天遍野的泥土攻击也在,那虚无的空气墙拍打到地面,撞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凹坑。

    只有流水那白色丝袍还在紧紧的将他们保卫着,尚且有余力抵挡掉一些余波,但总体看来,他们三人依然对这个元婴修士阿古朵毫无反击之力。

    而就在此时,原先阿古朵感觉到了血脉之力的召唤阴影之中,像是触发到了什么一般,但他在此早有准备,毕竟他那所谓的亲弟弟也是死在这些攻击之下,转眼之间一道能抵御天雷打击的透明法袍,并被他劈到了身上,用嘲笑的眼神向沈清中说道。

    “汝的手段吾已摸得清清楚楚,不就是能召唤雷电罢了,汝出手来看看!能否击破吾自己花的小半年时间,加上三个强大部落所有青年精血而锻造出来的袈裟。”

    袈裟披在身上之后,无风自动!

    席卷之间,便将那一道道攻击抵挡住!

    两位丹楼长老的手段还没有再发出,身上的压迫就已经让他们喘不过气来,重重的加在他们身上!

    元婴修士的威压远远超过金丹修士,何况还是一个圣子的威压!受到了那件袈裟的影响,林李两位长老的手段都已经不再奏效,纷纷被这威压所控制住,那些傀儡不受指令的都冲向这边而来。

    你离两位长老现在无言以对,连他们身后那神魂现在为之威压吹的夜已经奄奄一息,仿佛下一刻便会被吹灭,从而消失在这人世之间。

    “两位长老你们也算是尽力了,没想到他心情还有如此强大的手段,看来只有到了那边才能一起叙叙旧了。”各位当楼的小同里现在变成神魂的他,居然也化作一脸的苦笑。

    “石常,你不是已经是神魂了吗?怎么还能摆出这笑脸?”李浩洋自知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在他的想象之中。沈青州就算再厉害,也只不过能堪堪保住他自己的命而逃亡,至于以后.......但是谁还能看得到的。想到悲哀之处,人生不免得像走马观花一般,这两百多年来的事情一一划过心间。

    “家栋啊,你们林家现在可是家大业大,以后......”李浩洋的嘴停顿了很久,终于大声叫道:“沈小友,记得帮我照顾好李家!!!!”

    那魔族元婴修士饶有趣味的走到他们身边,用脚狠狠的将他的头颅给踩下。起先还远以为他能说出什么大义凛然的话,没想到死到临头还是这些没有意义的言语:“呵呵,废物罢了!沈青州,汝现在向吾投降,乖乖的献出那葫芦,吾或许还可以放你一马!”

    剑锋一起,沈青州这一次,已经全身杀气爆棚,剑风的卷起的流彩如同天上的流水,远远落下,耀眼的让人看不清其的锋芒!

    但在神识的感受之中却如同夏天的清水让人感觉到一股舒爽的凉意。

    “这一剑,我送你!”

    沈青州嘴巴微张,但在这漫天的光彩以及那背后哗啦啦的流水声之下,却让人听不见他的响声。

    只有那位阿骨朵才能听得见,而在此时他全身上下都已被袈裟所包裹,头上那个奇异的角也紧紧的散发出光芒,整个人在那一个呼吸之间便已加上了五六层防护力量!

    甚至还在身体之中凝聚起一条小小的雷火,只要这一击没有奏效,便可以立马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