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三章:直面我!
    李天的蓝色三尺青锋,横隔在眼前,他却紧紧握着剑柄,久久没有将剑拔出鞘。

    “剑心剑心,只有磨练到极致,你才能领悟到剑这一道的意!”

    “只有获得剑心,你才可以走向那传说之中的境界!”

    “你!确实很好,但是我诅咒你一辈子没办法获得剑心!”

    一道道不同的声音,在李天的脑海之中一一浮现,这些都是他过往学习见到的师傅,传递给他的理念。而这些师傅,都一一死在他的剑下,对他来说唯有这样,才能算是超越自我!

    “只有获得了这剑心,我才可以真正的得到这个道吗?”面对着如流水一般泻下的落叶,李天的心境再也难以忍耐!

    秋天的消逝,恣意的带来一道深厚的绝望之情,慢慢地弥漫在他的心间。失落以及痛苦,带着不解,慢慢的侵蚀着他的内心,而在这一刻他问出了自己,最后那一句话。

    “我的剑心,我真的没办法吗……”

    与此同时,藏在剑鞘中那把蓝色的长剑也在微微悲鸣,像是承受不住这么多的力量一般,如果再不出剑鞘,倚天变法无有生命危险,两人的感情遥遥呼应。

    “不,剑这一道并非有你们所决定,而是我来定义我自己要走的路!”脑海中只有沈青州的身影,那身影越来越高大,像是要将他吞噬!

    “剑!心!”

    李天在这一刻终于领悟到了自己眼前的道路,突然剑鞘亮出耀眼的光芒,照耀了这整个虚幻的世界。那无数的落叶,以及秋天带来的肃杀之气,已经一并消失,而在他旁边的,便只有那暖阳一般的一捧温水!

    “谢谢你,沈青州!”

    说完,身上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但肌肤却带着淡淡的剑光!

    剑气入体!

    在李天突破问心世界的时候,流水也进入到了一个虚无的世界之中。在这个世界,只有一道道的剑气,不断的向她攻击而来,但她仿佛变做是剑仙一般,脚下踩着无数的飞剑,堆积成一座高山。

    咻咻咻!

    飞剑相互袭击,撞击之后又缓缓的流到她的身边在天空,无处的飞剑围绕她的体表形成了一个飘带。

    “道剑挽空!”

    “流水心升!”

    话慢慢的说出口,所有的结也慢慢的消失,流水却始终没有见到这个虚化的梦境破碎。

    她那黛眉微微皱起,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

    无数的剑,卷起的风浪轻轻飘起,她那一头短发也随风飘扬。而在这一片刻,整个世界都平静下来,汹涌澎湃的风暴正在酝酿着。

    而林李两位长老却不知道躲入怎样的梦境,只是在原地比手划脚,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一些听不清的话语。

    沈青州看着他们的奇石怪怪的动作,却久久不能进入到那个虚幻的世界当中。想要闭上眼睛让神识任由这些幻境拖进去,却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结果。

    “奇怪,难道是我真的不符合之李佛莲的套路?”沈青州在心里想着,但这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依旧在原地打坐,周围的几个人吵吵闹闹的一直没有停下来。

    就在此刻,高台上的那道虚影,突然像是察觉到什么不对。扭头看下在身旁的石盘阵法,却发现阵法,居然开始块状的断裂开来,看来似乎是已经有人闯入了第三关,目光所及之处却发现杨乾坤还在最后的阶段,苦苦挣扎而不能突破。

    “奇怪了,难道这么多年过去有人能够提前掌握到阵法吗?”虚影揉了揉鼻子,正准备一探究竟,只是去发现沈青州的身体,像是一个无底洞般,不断的吸收着阵法中的金色气运。

    而随着沈青州的吸取,其他人陷入的幻境也开始出现模糊,甚至剧烈的抖动,各处都发生了山洪海啸等等不一而足的情况。

    李天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正处于半醒时分,一个激灵眼睛立马如闪电般睁开,便看见一座高山正盘坐在自己的眼前。

    “沈青州!这又是你的幻境吗?”李天现在已经将剑气灌入体内,塑造成一股骄傲的剑骨。

    面对沈青州时,却发现他的气息与之前别无二致,但是隐含在体表之下那一颗流转的剑心,再一次看一下是却完全不同,

    沈青州依旧还是那个沈青州,而李天却不是那个李天了!

    正当他想拔剑邀请他来一次真真正正的对决之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连同刚刚凝练出的剑骨,都已经完全动不了。

    本期周就坐在那里,整个人血为暗的像一座高山,一眼望不到顶峰,究竟在何处。而这座高山还不断的在他的心中拔高,他咬紧牙光忍着,撕裂身体的痛意,牙齿中间的缝隙,露出一道细小但又充满着生命之力的心血。

    “不行,我现在的剑道,绝对!就是!要我来将你打败!”他一字一顿。在背后那从来不离开剑鞘的蓝色轻剑,终于慢慢的拔了出来!

    每露出一分光,这个人的气息,便往上拔高了一分!

    练剑三十多年,往昔的一秒一刻接在李天的心头处,飞快的流转过,无论是夏天酷热之下,每一次的拔剑!

    还是每次面对强敌之时,那一抹永不退缩的信念!

    还有着为了变强,他接连击败了数百位曾经的师傅,也才终于得到如今现在的自己!

    “沈青州!”

    努力了那么多,也不就是为了等待是真正的一刻吗?我既然不能你练剑心,那么我就用我所有的剑气来塑造我这一身剑骨!

    然而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站起来时,发现沈青州的眼睛却完全不在他的身上,而是带着一脸的疑问,看向在旁边的流水身上。

    “直面我,沈青州!”

    你贴公子孙子既男的用手臂支撑在地面上才能抵消这个威压,而这句话只是来自他最后的一丝力气,怒吼而出的信念。

    “哦,李天,怎么了?”曾经都被他这么叫,也顺着声音徐的过来去发现这李天像是遭了魔一般,怎么还反而扑在地上,像是经历了重大的磨难一番。

    “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