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一章:白鹤修士的打脸
    在准备完毕之后,却发现沈青州一直微笑着看他,再次问了一句话:“你确定这东西真的是你的吗?”

    “是我的,就是我的!”

    这元婴修士已经进入魔怔!

    沈青州已经再三给过机会,而这位元婴期修士仍然执意,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于是准备用自身的能力去打破这个僵局。

    沈青颜也察觉到了双方的不对劲,准备出来劝和,站出来要劝和他们两人。

    “沈家的事情,现在由我来解决!”沈青州的脸色还是那么温和,但是身上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情绪,紧接着身上的气息更加浓重。

    七朵异火很快便形成一个圆盘,这一招正是李佛莲的化身所使用过,也就是那赵向前所教会他。只不过在此刻,他又经过了一些修改,使得更加适合龙岩界的温度,地表涌现出一朵朵炽热的火气,不断的凝聚到此处。

    “看看!看看!这不是龙岩界特有的火气吗?怎么一瞬间都一起聚集到这?还有这些异火,是不是丹祖当年留下来的?”

    “你这就不懂了吧,人家沈宗主的办法,你看着就行!”几位金丹修士也开始模拟起来,想利用自己的丹火去吸引这些火气,却没有想到这一股的烈焰,被丹火催化然后吸引到身上时,真气却为之一停滞,险些喘不过气来!

    这时候,才明白想要做到这一点得有多难!

    而他们头看向沈青州,对方发现整个龙岩界所带来的那些炽热气息,全部汇聚到他的身前,凝聚成一个充满热气的火球,连这次前进基地所布置下的大阵,也因为这股气息而减重了许多!

    整个阵型,重新相互连接,一颗颗星辰闪耀过,每一处节点又重新照耀在众人的眼前,而自从炽热的热气被沈青州吸收利用后,大阵也减重许多,真气也慢慢的重新凝聚,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苏畅。

    而反观那位骑着白鹤的元婴长老,此刻这面露尴尬地看着他们,虽然将避雷符夺到他的手中,但付出的代价却没有那么简单,何况此时的避雷符在这一刻已经化成了一只巨大的雷龙,在他的手上跳跃!

    天空处,隐隐飘来几朵灰黑色的雷云,虽然不是渡劫时所遇到的那些,但都是真的劈下来也能让他受到严重的伤害。何况此时还有这么多的修士聚集在此处,天雷之间的气息相互吸引,只会让雷劫的气息不断加重,绝不是可以轻易扛过去的。

    轰隆隆!

    雷劫隐隐作响,眼见就要批下来的时候,手中的避雷符却“咻”的一声。

    直接深入天空,化作一道淡淡的符箓加入了那雷劫之中,本来还是在天空隐隐作响,还没有能够凝聚完全的雷云,此刻却真真正正的形成了雷劫!

    “沈青州,你究竟在干什么?你这在为何要召唤雷劫出来?不说这个,快点帮我解决掉,不然有你受不了的苦头!”

    那白鹤身前的雷龙也再次闪动又消失,下一秒出去的时刻又出现在是元婴修士的头顶处。

    轰隆一声,直接往他的天灵盖铺下,虽然这个雷龙虽然厉害,但还是没能突破它的防御。

    “还不快帮我,你真的是想要将我击杀,你是居心何在?是想将南天界所有修士都置于一旁吗?”

    在雷击的威胁下,这位元婴期修士也保持不了身上真气的异动,法宝频出之间,真气的气息不断被锁定,而且龙岩界压力给他压抑,正在对身体的真气不断的压制!

    终于也在此刻显露出了弊端,更多的真气被引出来出来,引发的雷击也是更加加倍,而界面对他的压制,也在不断增加,雷云此刻已经遍布雷电。

    “你不是说这道避雷符是你的吗?这可是你的东西不关我事!”沈青州微微一笑,便将手放开,同时那股滚烫的龙岩界地火也不断的涌现到他的身前,只悄悄的一个触及!

    砰的一声,那件屏蔽气息的法宝,居然承受不出这么庞大的力量,立马四下散开!

    而前进基地的整个阵型丝丝破裂,法宝上面被一团之气所笼罩。

    “沈青州,沈青州快快祝我所有什么事都可以谈,还有两位元婴修士再不出手,接下来可有罪受了!”白鹤修士终于忍耐不住,那白鹤坐骑上蹿下跳,却奈何不了他一分一毫,周围的剑州界修士看到此幕也不由得笑出了声。

    刚刚那么高傲至极的一位元婴大长老,现在却落得如此狼狈,这不是分明在打自己的脸吗?

    稀稀落落的笑声传了出来。

    “哼!什么南天界嘛,压根就没听说过,还有这些世家弟子怕不是眼红,我们的青州宗主才说出这种话吧?”

    “柳世安,柳世安,那不是说可以碾压青州宗主吗?这么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一言一语相加之间,连那些跟在其后的世家弟子也涨红了脸,但此刻看到这位白鹤修士欲火焚身的原因,去找他们最大的底牌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心里也不由得落下了几分。

    难堪之间,也只能勉强维持住阵脚占据着一小小的地方,同时家室、有背景的也在极力联系高塔上的另外两位元婴期长老,希望他们下来帮忙。

    “大长老大长老,快点下来帮忙啊,怕不是一会儿就要遭受雷击,连这座前进基地都难以保留,沈青州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分了!”

    另外一位大长老在自己课也听到下面的消息,自然而然的出现在此处。

    沈青州,这不是他来之前所听到的事情吗?

    这个沈家的年轻一代在雷劫之中凝聚的那种奇异的避雷符,而此刻也终于能够出现在此处,还跟他庇护的家族修士起了矛盾,这可不是个好的预感!

    紧接着他掐指一算,便也知道了这前因后果,最终重重的唾骂了一声:“你们这些小辈难道不会劝一下他吗?现在这种情况你们就没有责任?”

    “那还不快快跟那沈青州道歉,不然不要怪我出手重了,你们这些人要是敢招惹到了他以后,回到南天界有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另外出现的元婴期修士虽然也是其他三大家族过来的修士,但并没有受到他们的影响太深,反而此刻开始为沈青州说起话来。

    在他记忆中,若不是沈青州手中流传出来的那避雷符,现在他那位好友早已在雷劫之中身消道死,哪里还有今天的事情呢?何况沈家的这颗天骄,还没有来到剑州界半年的时间,所散发出的威力就已经绝对不容小觑,居然能够在举手投足之间,便将一位元婴修士逼迫到如此的地步。

    要知道,这位白鹤修士可是四大家族千挑万选才排列出来的,一身修为不在他之下!

    柳世安瞪大的眼睛看着这新出现的修士的身影,脑海里显现出了三个字,那便是大大的

    不可能!

    四大家族不是跟沈家一直不和吗?为何这位修士反而为这个沈青州说起话来?

    “你这个白鹤修士只不过是大了人家的几百岁,现在就为老不尊,想欺压起来了,你知不知道人家现在是什么身份?”

    那新来的元婴修士不断的责骂着,但是看在双方还是同行的情况下,倒也没有引动身上的真气,反而出手将各出波澜不平的真气给镇压下来,

    第一道雷劫狠狠的劈下,在雷空之中显露出弯曲又迅猛的雷电,紧紧的劈到他的那天灵盖处,这一下,那法宝便已经完全消失抵消而去。

    而这位新出现的元婴修士帮他理平气息,让这白鹤修士也感激的望向了他。“您这老修士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就直接叫我,我绝不推辞!”

    所有人,除了那白鹤修士都在静静等待着最后的一位元婴期修士!

    二打二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形成压制的情况,今天这个面子,必须给补回来。

    “你闭上你的嘴吧,以后别得罪了人还不知道,现在要不是帮你收回来,以后的事情还大着呢!”

    就在这混乱的场面之中,又有一道雷劫,从天上一冲而下,只不过这次的目标并不是白鹤修士,而是那座最高的尖塔儿里面,也是这三个元婴之中来的最强一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身上需要挂牌三件屏蔽信息的法宝,才能够压制住本身的修为,而被他们称为

    猛虎修士。

    “这谁一直在这吵吵吵的,弄得我睡不着觉!”

    雷劫劈中他的尖塔,却有一只白虎虚影嗷呜一声直接出现,从原地扑洒了一下白虎的大嘴对准,雷电的尾部!

    直接将其吞噬下去,紧接着一个赤着脚的光头大汉,从高塔上一跃而下,身上穿着的是一个荒莽修士的衣服,只是掩盖住他身上的几个重要部位,而在他背后还跟着三个漂移的法宝,让人眼光紧紧的注视着。

    “你就是那沈青州?看起来真不错!”

    “啧啧啧!七朵异火!厉害啊!”

    这一声声赞赏,让他身后的世家弟子们的心情陷入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