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一百七十一章:这是你儿子?
    卸下伪装之后,这第三个元婴也露出了他的真面貌,虽然外面还有着一层包裹住他身影的真气,但是在他们这些元婴的视角看来,已经是开始展现身份了。

    而此人,便是那魔族的身子!

    而杨乾坤也算是见证了一切的存在,明明这广妙真君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却卡在中间和三个元婴期的中间,而所有的修士都因为这一人,而牵扯到了对方的行动。

    这场面,不知道为什么说起来竟然有些滑稽!

    “这就是你们魔族的手段?”

    沈元山笑了笑,便指着他旁边退下来的伪装,正是一个兽皮,而在这兽皮在没有褪下之前,宛如是一个正常的人族模样,只不过这个气息没有被完全屏蔽起来。

    李天点点头,暂且和沈元山统一的战线,毕竟在人族大义面前,外族还是先要抵抗过去,再之后才能讨论彼此之间的问题。

    “你看我们几个还没动手,所以你从哪里来的,就回到哪去吧!”李天的剑又不断的动起,而这个时候,隐隐有脱鞘的趋势。

    “算你们好运,下次就没这个机会了!”圣子看到他们联手,也不在乎这个面子,就此准备离开。

    而广妙真君在这个时候又开始瞎讲话了:“唉,外面那些蛮族真的一个一个都是废物,也要是要以前啊,我肯定横扫一大片,直接把这些家伙打到无边炼狱中!”

    这一句话让原本想要离开的魔族圣子的脸皮一抽.....

    “你们人族......这个家伙真的是很嚣张啊,不要以为在你们的地界我就不敢动手,现在可还是在交战中,你们两个也绝对抓不到我!”

    他正等着其他两个人说话的时候,没想到真君的这拂尘一瑶,又接着说了下去:“人族之中,也就那沈青州还有一点能耐!至于其他的,呵呵......马马虎虎吧!”

    这句话一说出之后,那魔族圣子的心已经被完完全全的激发,手掌被紫色真气所覆盖,皮毛也在不断增多。不多时,一道道凝结成水滴状的真气,在手指之间旋转。

    “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那大家都不要想走了,不留下几条命来,我就不算是魔族的圣子!”

    气氛剑拔弩张,杨乾坤也开始看不下去!

    他非常想站出来,将他所知道的一切的事情都和盘托出,但广妙真君的这两句话,也让他开始惊惧起来。

    这个“真君”似乎是真的能看出这魔族修士的存在,而像这李天旁边的那几个长老,可都没有发现他们之间的对话。

    而且还恰好就是第一个发现这圣子的存在,又故意用言语激他!

    ?????

    “他?他不关我的事。要找,你就去找这沈元山!不过你要是敢动我们的人,我也绝对不会收手!”李天将这真君的事情撇得一干二净。

    而这句话的仇恨,也从人族之上转移到了沈元山身边的人之中,魔族圣子手中的火焰已经将他的身体染成紫色。

    这一招正是他的魔族兽化功的进阶功法。

    其实在龙岩界下面的数百个种族,都被统称为蛮族,而只有他们这些能够自主诞生在这天地之间,又可以吸收血脉能力修炼的族群,才被外界称为魔族!

    而魔族最容易辨认的一点,就是能够沟通先祖的意志,也就是被人称为的:“先知!”

    而魔族的圣子,也是在众多先知的引导之下,才能够诞生!

    “不如大家各退一步如何?”沈元山还想做最后的抵抗,这基上来来往往的修士虽然已经离开了大部分,但只要他们动起手来,这里是绝无幸免的,而且他也听过这魔族圣子的功夫,就是没有三名元婴初期以上的修士出手,很难将他给控制下。

    “没有可能的事情!”

    而在他的气机锁定之下,广妙真君今天可就能说是不要想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属于漩涡中心的广妙真君还是好像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他那黑白两色的眼瞳之中,发现那道紫色的气运离着他越来越近,像是浓烈的就要蹦出来一样。

    然后他又扫视一圈,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强大的敌人。心里更加笃定,这绝对是什么大机缘,而不是什么恐怖的修士来袭!

    “元山老弟还不一起走?再和这些凡人说话,你不会感觉到累吗?”

    而在他说这句话的瞬间,圣子在半空之中利用龙岩界的气运,画出一个小小的人偶!

    紧接着就从他身上跳了下来,距离的是真君有百十米的距离。

    李天象征性的触了一下手,阻拦了一下那小人。剑气化作几道利刃,劈砍向那人偶。知道意图的圣子,也操纵着这人偶跳过了几道虚薄的剑气!

    又往前进了十几步后,沈元山真气运动,沈家的功法出动,直接封锁这人偶大部分的空间,但接着也都被一一躲过,只削弱不到四成。

    “唉,这个时候就要看真君自己的实力!”他感叹一句,心里十分相信这刚刚跨下海口的广妙真君,绝对可以将这气魂消解!

    而最后在他停顿的时候,天空之中的沈青州,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接到沈青颜的消息后,立马便赶了过来。

    连众多修士的会议,他也顾不上许多,只是简单交代了几句,就让许晴继续谈下去。在他出来的时候,流水也紧跟着在后面。

    而就在那圣子的人偶即将要接近广妙真君的时候,沈青州的剑气直接发动。

    那天蓝色飞剑,包裹水气!

    一道淡淡又无边的痕迹,划过天空,将那人偶劈得稀碎!

    “诸位好久不见呀,哦!也是刚刚不见罢了,怎么都在这些地方?”

    沈青州轻轻地降临在了沈元山的旁边,下落之后又叫了一声:“爹!”

    沈元山还没来得及看这古妙真君的实力,就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剑气所打破,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那不孝儿子已经站在旁边恭敬的看着自己。

    而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广妙真君又要开始说大话的时候,却没想到从他嘴里说出了一句:“这...这是你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