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域道尊

首页
第二百零二章:四圣盘?
    沈青州没有多言,很多时候,实实在在的行动,好过一堆无用的承诺。

    场中,已是香气扑鼻,漫天清香让诸多修士的情绪得到大幅改观。

    眼前,已是天地一色,自凤凰坠落之后,天地之间便只有那一抹蓝!

    通体碧蓝!

    万物生辉,只不过这光辉,

    却是一种纯粹到极致的蓝!

    手轻抬,那凤凰的躯体,蕴含那九天神雷,噼里啪啦一同下降!

    而这九天神雷,还包含这一百多位虎贲修士的筑基雷电!

    为这蓝色天地之间,又增添一抹紫色!

    天空的符纸也轻轻飘下来,最后无言的落到沈青州手中。

    刚刚那在天雷之下随意挥发威能的避雷符,现在却平静的躺在他手里。

    而那个箱子大小的凤凰本命真铁,也已经被他那七缕异火重重叠加,烧成一块块圆球小珠子。

    这些小珠子正在原地来回翻滚,时不时浮现那凤凰的一道弱小气息!

    但很快,在异火强大的压力下,这小箱子一般大小的红黑色凤凰真铁,便慢慢凝聚成型,相互配合。

    滚滚的铁水交融于一处之中,

    不多时,那原本的凤凰虚影已然消失,化作了一个圆盘。

    底下所有修士无不瞩目,而几个修炼着望远功法的男修士,嘴皮子利索,不断在向旁边的人讲述着那圆盘的美妙之处。

    通体火红的圆盘,在分在上面有十二个刻度,对应着天之地干十二个时辰。

    而南方的朱雀火,在此刻显得尤为神异!

    淡淡的金火气息,在其上盘旋!

    沈青州又从酒仙葫芦处的树苗枝上,剪切下一块小小的枝干插在东方。

    东方青龙木又浮现一只小小龙影!

    白虎修士李彤大呵一声:“沈宗主,接好啦!”

    他身上那白虎,化作一轮白月,四肢在虚空中迈进,不多时就来到沈青州面前,吐出一大道白气!

    圆盘贪婪的吸收着,而这时,

    西方白虎金,

    成!

    最后的北方玄武水,沈青州从漫天水气中提取一丝加入其中!

    压成一个小小的洞天,

    酒仙葫芦又不断的将本源真气注入!

    在最后的最后,圆盘上的四道气息终于稳固下来。

    四圣兽各守一方!

    四圣兽法盘,便已经暂且形成。虽然力量还很弱小,但用来庇护神魂,也已经足够!

    那十二个神魂,已经是虚弱无比,在此刻纷纷遁入那圆盘之中,休养生息。

    “多谢!”沈青州将圆盘收回,轻声向李彤说道。

    而下面两万多修士,都是闭口不言,他们知道,现在所能做的,那就是静静的看着这传奇的诞生!

    上一次,是四千年之前的丹祖!

    而现在,是沈青州!

    而做完这一切之后的沈青州,才将眼睛放下了那远处树立许久的李佛莲。

    两人的缘分,就是如此奇妙!

    千年,万年!

    但此刻,唯有的便是两字:

    决斗!

    “你还有什么本事,就都用出来吧!”

    说着,沈青州手中的剑,轻轻一抬。

    手腕只不过是向上一动,那漫天的水汽,被人仿佛找到了各自的仇敌,纷纷跳跃着,想要上前将其吞噬。

    而好巧不巧,不少修士拥有着水灵根和相应的法器。

    在此刻,他们能感受到全身上下都毛孔都为之一松,像是沐浴在天地之间那水之源头!

    舒爽!

    但这感觉只体验了一瞬,沈青州的便直接将其抽离。

    回首一望,却已经消失,心中落得空空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来缓解。

    李佛莲望向了在身后的杨乾坤,眼底全是说不出的失望。

    而杨乾坤,也知道这已经是他最后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机会之一。

    若是不能在这场人心大战之中取得胜利,那么接下来,他可以说,让沈青州机继续追究下去,他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但是杨乾坤现在也明白若论是打斗,他绝对是对付不了现在的沈青州。

    想了又想,于是口吐出一朵莲花,浑身身体一动,他身上唯有的那三朵异火。

    也在背后慢慢的浮现,而出轻轻晃动之间,他便又增添了几层底气。

    而李佛莲给予他的功法,也是毫无保留的使用出来,以求能在自身青州的蓝色大幕之下,不被他的威压所威慑住,

    也就是,能顺利的说出话来。

    “沈青州,你为何一夜击杀七十八位金丹修士,同时还偷袭一位元婴期修士,就是为了炼制今天这一炉丹药!”

    “若是为了人族的昌盛,我们还可以理解,但为了一己之私,想要将这些虎贲修士拔到不属于他们的高度,这又是当做何解?”

    “那七十八位金丹修士确实是我击杀的,但是那元婴期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沈青州轻挑剑柄,他身后那巨大的蓝色大幕,居然从中间分开,直接冲往天上!

    紧接着,又像是无根之水一般从半空直落而下!

    最后,这令人惊讶的异象,居然又凭空从中间截断,只留下最中间那水流最凄惨,也是最稳固的部分展现在众人眼前,像是一道丝滑无比的河流,硬生生被人截断。

    只不过这河流,却不是在平地而上,而是在这立体的空间之中。

    只见他将一部分放置在众人的眼前。

    紧接着,又不知道从何处拥有的光芒,从远方透视来,众人追随着那源头而去。

    发现一个破破烂烂的老道士。这人站在那处,手中拿着一个奇怪的物体。

    “广妙真君?那我是一直在酒楼说书的老道士嘛,已经好多天没见到他了!”

    “真没想到,他跟沈宗主所说的那些话,原来还真是真的!”

    众人异口同声地说出老道士的来历,而身处在漩涡最中央的老道士却没有丝毫脸红,更是骄傲地扬起他那头颅。

    像这都是他应该得到的赞赏。

    丹楼的修士纷纷来到这李斌的身旁,看着那一地的狼藉。

    今天本就是他的诞辰,而这一幕,都弄得.....让人一头雾水。

    李斌却说道:“以后丹楼所有的事物,都交给沈青州来处理!”

    丹楼一众蓝袍长老一头雾水,刚刚不是还说要处理沈青州,但现在?

    虽然大家有些迷茫,但李浩洋和林家栋两人却没有任何不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