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首页
第18章 不辨是非
    曹氏压低了嗓音,拽着殷梅:“还不赶紧回后院去,这是你能来的地方,越发没规矩了。”

    殷梅诚心想引起齐王的注意力,自然不愿意就范,纹丝不动一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架不住曹氏和几个嬷嬷往里面拖,急中生智脱口而出:“梅儿,前段时间听说大姐受了伤,今日大姐回门属实不放心,特意前来看看,不知大姐的伤,可好些了。”

    真是存心来找茬的,这一直是大家避而不谈的话题,这个没眼力见儿又旧事重提,场上的其他人,对这话题也是议论纷纷。

    殷宁也只能压着不快,淡淡的说:“无妨,有劳三妹挂念了。”

    “看姐姐脸色不好,殿下应当是没有怪罪姐姐吧!”

    这是当着自己的面,公然挑衅勾引自己的丈夫,这太尉府的女儿眼皮子都那么浅吗?按照家世太尉府的女儿,即使是庶女,将来也能嫁给贵族大户当正牌夫人,怎么都上赶着进这齐王府当妾呢?本来一个殷荷就够头疼了,现在殷梅也要插一脚。

    殷宁瞥了一眼齐王,只见他不紧不慢,如同一副看戏的样子,喝着茶,吃着点心。

    自己仔细观察,这王爷的侧脸,立体有度,五官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美玉一样,真是招桃花的绝佳容颜,更何况齐王有镇国公府作为依靠,战功累累,当今陛下无子,眼下他便是最好的储君人选,难怪她们一个个挤破脑袋也要进王府。

    “妹妹,说笑了,王爷疼姐姐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姐姐呢?”

    殷太尉阴着脸,对殷梅说教:“梅儿,不得无礼,一会儿后院开席,有的是时间让你们姐妹叙旧,你一个未出嫁的姑娘留在这里不合适,快些退下。”

    殷梅见齐王没有搭理自己,只能识相的负气离开,冲着殷宁阴阳怪气的说道:“那妹妹在后院等着姐姐。”

    曹氏拽着她往后院走,走到走廊处,才松开她,破口大骂:“小贱人,谁让你过去的,真是丢人败兴,真是有什么样的姨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怎么你还要学你姨娘当初的样子,飞上枝头。”

    曹氏这是在羞辱王姨娘当初被自己父亲送进太尉府又不择手段的勾引殷太尉的事情发作。

    殷梅也是个烈性子,张口就怼回去:“我也是言传身教,跟二姐学的,曹姨娘要是想训斥我,还是先好好管教二姐吧!”

    声音不大,但席上的人却听得一清二楚,殷太尉的神色更加尴尬。

    “小女性子真爽,还请殿下恕罪。”

    曹家舅哥赶紧打圆场:“是呀!在座的也没有外人,梅儿与王妃娘娘姐妹情深,因为担心王妃娘娘,才失礼的,殿下别怪。”

    齐王放下手中的茶杯,冲着殷宁说:“她说的没错,言传身教,看来王妃这长姐没有带好头,给妹妹们做了坏榜样。”

    还是发难了,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殷宁。

    殷宁只能硬着头皮赔笑:“殿下说的哪里话!分明是殿下不分是非,还要将过错揽到我身上,给自己找借口!”

    齐王气的脸都绿了,紧紧握着手中的茶杯。

    殷太尉吓得一头冷汗:“混账!宁儿怎么说话呢!没规矩,还不赶紧给殿下赔罪。”

    “父亲怕是误会了,女儿只是正常与王爷说笑,女儿这王妃当得可是相当称职呢!殿下,您说是吧!”

    “呵呵!可不是王妃可是相当称职,反而是本王有些自惭形秽,配不上王妃。”齐王冷冷的说道。

    殷太尉话中听出来弦外之音,赶紧表明立场。

    曹氏正好从后院回来,听到这番话又开始加岗:“姐姐走的早,大小姐缺少管教,以前在府里自家人当然要包容,可如今贵为王妃,可不能在没规矩了。”

    “是应当让曹姨娘好好管教管教,教教你什么是规矩,什么是体统。”

    “放肆!太尉大人是忘了,我是嫡女,又是纳入皇家族谱的正妃,太尉大人左一句规矩,又一句体统的,曹氏一个姨娘,说白和一个奴婢没什么区别,今日她坐在这里都已经不合规矩了,就凭她还想管教本妃,她配吗?”

    以前即使是殷宁母亲在世的时候,这府中也是曹氏在掌印,平时家里大小的事情也是她管的,因为娘家又权势,又得夫君宠爱,大家多是敢怒不敢言,只不过因为当年那件事情,太皇太后发了话,即使是殷宁母亲离世后,她也不能被扶正,当个继室。

    殷宁的话,句句刺到她的痛处,也勾起了对她母亲的恨意,却也只能做做表面功夫:“老爷,不必说了,原是妾不配。”

    殷太尉被她顶的有些难堪,也看见哭的凶的曹氏,恼羞成怒,站了起来:“殿下稍坐休息,下官去看看酒菜准备的怎么样了。”

    “荷儿你好好招呼王爷!宁儿你跟为父来。”

    殷荷得意的回答道:“是!女儿一定会替父亲与姨娘好好招呼王爷的,父亲尽管放心。”

    殷宁起身,跟着父亲与曹氏,走了一阵儿,这根本不是去厨房的路,而是去祠堂。

    进了祠堂,曹氏关紧了祠堂的门,殷太尉拿起一根香冲着殷家列祖列宗的牌位三拜,奉上香,又转头怒斥殷宁:“混账!还不赶快跪下。”

    殷宁放下裙摆,扫视了一下祖宗们的牌位还有自己母亲的牌位,不卑不亢,丝毫没有下跪的意思。

    “不跪!凭什么要跪!”

    殷太尉被气得一阵心绞痛:“好!好!翅膀硬了,给她验身。”

    曹氏得了太尉的命令,得意的上前:“大小姐是自己动手,还是由姨娘代劳。”

    殷宁一把推开曹氏,瞪着父亲:“放肆!我是齐王妃!你们敢这么做,有没有把皇家的威严放在眼里!”

    “就算你是王妃,也是我殷家的子孙,你做了让祖宗蒙羞的事情,还不让查了。”

    “我做什么了,父亲又听了哪个小人的谗言!冤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