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首页
第60章 都给我滚!
    “不可能,这是我亲眼所见!”崔妈妈一听这话,立刻就板起了脸。

    面色凝重的她,转过头向一旁的殷荷解释着。

    “先不说齐王,就说王妃那性子,他们俩怎么可能恩爱?”

    这个嬷嬷自小在齐王府里伺候,对府里的事情更是一清二楚的。

    况且她年龄在这里,所以什么事自然都头头是道的。

    可崔妈妈却不高兴了,她咬紧了牙关,下意识的就白了嬷嬷一眼:“你知道什么,还敢在侧妃面前瞎说!”

    见这两个下人吵闹了起来后,原本就心情烦躁的殷荷便更加的无奈了。

    “吵什么,不管消息对不对,去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殷荷不想再干待着了,索性就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把姨娘拿来的上好布料拿着!”

    殷荷也不傻,这种时候,她怎么可能再让自己陷入绝境。

    空手去不现实,她索性就咬了咬牙,将娘家上次带给自己做衣服的布料给拿上了。

    齐王府的大院里,殷荷带着身后的崔妈妈和嬷嬷,快马加鞭的往主院走去。

    “你一会儿再进去!”

    殷荷冷下了脸后,便毫不顾忌的瞪了崔妈妈。

    主院里的房间内,殷宁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其实她心里知道,自己只不过是太劳累了。

    那副官的伤真的是太多了,以至于原本就怀孕在身的她,才会折腾到头晕眼花。

    “你怎么还在这里!”刚一抬头,殷宁看到了一个身影,顿时就被吓了一跳。

    眼见齐王那一脸担心的样子,殷宁渐渐的坐了起来。

    齐王皱眉:“别折腾,再修养一下!”

    “修养什么,你赶紧离开吧!”

    殷宁丝毫不慌,对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想法。

    甚至在这种时候,她更想让他离开。

    “等你好了本王自会离开!”齐王也是个犟性子,直直的坐在一旁,根本就是一动也不动。

    “和离,这是你答应我了的!”殷宁喘着粗气,尽管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张开了口,将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齐王一听这话,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你说真的?”

    此话一出,靠在一旁的殷宁,甚至想蹦起来,给齐王一个大巴掌。

    这还是人说的话嘛!

    自己都累成了这个样子,不就是想要逃离这个齐王府吗?

    但齐王这话,明显是将自己的付出,都当做了玩笑……

    “你给我出去,我不想听你说话!更不想看到你!”身心都有些沙哑了的殷宁,此时正鼓着一肚子的气没处发泄。

    为了避免自己真的对齐王伸手,殷宁也只好咬紧牙关,无可奈何的摆了摆手。

    而随后的主院里,大门处便走进了两个人影。

    “姐姐,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殷荷眼疾手快,在见到床榻上的那个身影后,顿时就用眼睛瞥到了坐在床边的齐王。

    一时间,殷荷快速的酝酿情绪,一脸诧异的扑到了一旁。

    而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的殷宁,则是这么热情的殷荷给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情况……

    殷宁皱起了眉头,随后这才反应了过来。

    这个殷荷,一定是听了小道消息,然后来这里找齐王的。

    不,准确的来说,更应该是来抓齐王的……

    殷宁微微的叹了口气,根本就没想搭理这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殷荷。

    “你来这里干什么?”看到殷荷后,坐在一旁的齐王,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疑惑。

    这两个人一直不和,而殷荷来这里又是要干什么!

    当见齐王和殷宁对自己都不欢迎时,殷荷便立刻就换了副面孔。

    “姐姐,我本来是想给你送这些上好布料的,但没想到,你会卧病在床。请太医,妹妹这就去宫中请太医!”

    好家伙又来一个凑热闹的!

    在听到殷荷的这句话,原本就有些烦躁的殷宁,顿时就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冬儿,将齐王与侧妃都给我请出去!”一声令下后,冬儿却成了那个最为难的那个。

    她微微抬头,先是看了齐王一眼,但面对齐王,她又能怎么办呢?

    而后她又看了一眼殷荷,殷荷那张板着的脸,更是让冬儿避之不及。

    “我不出去,我等你好了再走!”齐王的声音传来,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这一直都十分冷漠的齐王,现在居然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他这句话,好像更像是在撒娇吧……

    殷宁咬紧牙关,恨不得直接伸出腿,将齐王从床塌边踢下去。

    “舍身与姐姐乃是同父所生,那齐王不走,我也不走,我留下照顾姐姐!”殷荷说完了这句话后,更是面色凝重的迈开了脚步。

    心里已经有了打算的她,捧起了双手,将那堆布料,规规矩矩的放在了床榻旁。

    眼看着殷荷十分妩媚的走过来后,殷宁赶紧往一旁躲了一下。

    “去哪不好,非要在我这儿聚会?我不用你们管我!”

    忍无可忍了的殷宁,下意识的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

    也就是这时,齐王也终于是察觉到殷宁的气愤了。

    齐王随后站起身来:“看你气色恢复的不错,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回军营了。”

    自从殷荷走进来后,这齐王更是一眼都没有看过去。

    甚至已经将这个人,完完全全的当成了一个透明人。

    尽管是当他往外走去时,他也是没有看殷荷一眼。

    “王爷,您慢走!”殷荷注意到了齐王的态度后,整个人都变得更加的失落了。

    她心里很清楚,男人都是善变的动物,而他们的宠爱,更像是暴风雨一般。

    可不管怎么样,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的她,不管说什么都不能回头了。

    殷荷渐渐的握紧了拳头,心里仿佛已经有些烦躁了。

    而此时的床榻上,殷宁早就已经注意到了殷荷的举动。

    自己这么努力的想要和离,而这个殷荷还像是一个看肉的疯狗一样。

    “你也回去!”

    殷宁的话传在主卧内,听到这话后,就连一旁冬儿都不停的推了她一把。

    毕竟这殷荷再不好,也是齐王的侧妃后,

    而这样对待殷荷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殷荷给记恨上。

    “小姐……”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殷宁毫不客气,顺便将手边,那副堆颜色十分华丽的布料,给全部都扔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