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首页
第87章 艳福不浅!
    齐王有些心虚的转头,看到殷宁那一脸冷淡的样子,也只好故作淡定。

    “这是谁下的药,妹妹自然是最清楚的,把两人带回去,偷偷一问便知,只是我觉得这夏蝉也挺可怜的。不管怎么样,也是被玷污了清白的,要我说,王爷就将错就错得了!”

    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许多。

    “什么将错就错!”齐王冷着脸,毫不客气的问了一句。

    而原本还想着给齐王留个面子,既然这样,殷宁也只好直白的说了:“收了她,做通房丫头!”

    “不合适,我不同意!”

    一时间,殷荷涨红了脸,立刻就表示了反对。

    而站在角落里的夏蝉,听到这话,也是一脸的诧异。

    做通房丫头是她的目标,所以她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殷宁能在这时为自己说话。

    而且还主动让王爷收了自己!

    “怎么不合适?”殷宁探了探头,淡然的看向了殷荷。

    “夏蝉就是一个婢女,何德何能沾王爷的身,况且这件事有些不对劲,王爷可千万不能轻易的收通房丫头!”

    殷荷咬紧了牙关,对这件事十分的坚定。

    原本她是想让夏蝉做通房丫头的,但情况有变,现在必须要阻止。

    而此时的齐王,正站在原地,冷冷的看了一眼殷宁。

    可殷宁却不在意:“身份有什么的,这王府也不差夏蝉这口饭了,既然事情发生了,如若不给一个名分,这夏蝉以后就毁了。妹妹刚才不还要为夏蝉撑腰嘛,怎么这时却反对了?”

    殷宁话音一落,夏蝉也是听出了其中的端倪。

    她赶紧往前走了几步,直直的跪倒在了殷宁的面前:“多谢王妃娘娘抬爱,还望娘娘为奴婢做主!”

    面对这样的情况,齐王这才冷冷的开口:“如若是本王不同意呢?”

    听到这话,殷宁也是一脸的无奈:“怎么,都了个精光,现在都不愿负责?”

    说完后,殷宁十分淡定的摆了摆手。

    看到这个样子的殷宁,齐王心里升起了一团怒火。

    “不愧是王妃娘娘,还真是大度!”

    齐王冷哼了一声,话语中满是讽刺。

    而殷宁也没有退让:“王爷这说的什么话,身为齐王妃,更是要为王爷谋福利,皇家子嗣一定要多多益善才行。最好一年能生它两三个,这样不久后,王爷就儿女满堂了。”

    要说这也是有些奇怪,这皇朝中的皇子一共五位,每个都是俊郎无比,除了齐王之外,那四个王爷更是妻妾成群,每日都忙得不亦乐乎。

    可就是这样,都没能诞下一名皇子,更多的则是小郡主。

    这就让太后与皇帝二人,成天担心着这事,盼皇子,更成为了两人的心头之事。

    而自己让夏蝉做通房丫头,这应该就是一件大好事,齐王应该十分感动才是!

    确实,此时的齐王确实很感动,他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直接就一走了之。

    “本王不需要你故作姿态,更不需要通房丫头,殷宁,你是不是太过放肆了!”

    这话让一旁的殷荷也跟着来了脾气,随后也跟着开口:“姐姐,你要是贤惠,也不必把王爷推到风口浪尖。更何况王爷什么身份,一直都是长情之人,怎么会和别人一样,找些通房丫头呢?你要是这样做,那以后府里的丫头,就都来贴着王爷了!”

    殷宁拽了拽自己的裙摆,心里一阵不屑。

    这殷荷还真是会见缝插针,她做的那些破烂事,哪一件不比这事坏,可她还偏偏来了这正义感。

    好笑,这属实有些好笑。

    “妹妹,我觉得这夏蝉跟普通丫头也不一样,就这么一看,她甚至不比妹妹差。再说王爷,他深情,怎么我这个做王妃都不清楚,你一个做侧妃的如此了解!”

    殷宁冷冷的看着殷荷,表面上风平浪静,但这心里早就想动手了。

    这话一说出来,殷荷顿时就没了动静。

    对,这身份地位在古代那可就是最重要的,而她是侧妃,更是硬性条件!

    而跪在殷宁脚下的夏蝉,此时也是彻底的看清了形势。

    说什么情深似姐妹,这种关键的时候,她多年伺候的小姐,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而且就算王妃娘娘以前和自己作对,但这种时候,更是为自己说话。

    可尽管这样,殷荷还在反对,一而再再而三的贬低自己!

    甚至还下药,非让自己嫁给一个不死不活的展副将!

    夏蝉喘着粗气,心里更是气得不行。

    要是这样下去,她这个亏还真的算是白吃了!

    夏蝉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殷宁,心里满是感激之情。

    不论她殷宁为什么要为自己说话,但这也算是为自己着想了!

    “王妃娘娘,夏蝉此生有幸,能让您抬举奴婢,可为了自己,也不要与小姐和王爷起争执。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是奴婢的错,奴婢更是罪该万死。也对,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这样的话,还不如一死了之了!”

    夏蝉说到这里,更是情绪激动的看向了一旁的石墙。

    “噌~”

    还没等几人反应过来,这夏蝉就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快步的往墙上撞去。

    殷宁和殷荷两人,更是被吓了一跳。

    眼看着夏蝉的脑袋已经挨了上去,齐王便大步上前,一个挥手,直接就将夏蝉那瘦弱的身子拽了回来。

    可尽管如此,夏蝉的头上,还是被撞出了伤口,血迹斑斑。

    头脑发晕的她,冷静了好一会儿,这才渐渐的恢复了意识。

    “害,没天理了,明明她是受害者,还搞得如此狼狈!可怜啊!可怜!”殷宁见状赶紧火上浇油。

    而黑着脸的齐王,则是一脸烦躁,听着殷宁这冷嘲热讽,终是忍不住脾气了:“殷宁,你是在盼着本王纳妾?”

    殷宁从椅子上站起,故作无奈的摇了摇头:“王爷,这事又怎么能是妾身做得了主的。我不同意,王爷就不纳妾了吗?”

    殷宁随后直接就将目光,落在了殷荷的身上:“这侧妃妹妹也有同样遭遇,同样是被看光了,王爷就非要休了我娶她为王妃。而这一次呢?我就算是不同意,又能怎么办!我是怕呀,怕不同意之后,这王爷又要与我和离!”

    哼,演戏谁不会,这话说的圆满一点不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