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首页
第232章 情敌之间的战争
    “少废话,今天,本王就来会会你!”

    齐王毫不犹豫,握着宝剑,目不斜视的看过去。

    而依旧坐在那里的男人,却十分悠闲的举起酒壶,又喝了一口烈酒!

    “先别这么激动!我问问你哈,到底是要找我干什么?不会是来故意找事的吧,还是因为别的……”

    说完这话,男人意有所指的挑了挑眉,随后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齐王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自然是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在说什么,其实,无非是在提殷宁。

    “对,你想的没有错,本王就是要杀了你才行!”

    红衣男人微微一笑,显得格外的不屑:“我还纳闷呢?堂堂上京的王爷,又怎么偏偏跟我过不去,难道是因为女人啊!

    还别说,我确实是对你的王妃情有独钟。她那像小辣椒般的性格,和我是格外的般配。

    以前还不知道要怎么将她掠回来,做我的夫人呢,现在可巧了,既然正主都来了,那你就直接来个价吧,小爷多少钱都出得起!”

    听完这话,齐王怒气涌出,话音一落,便手握长剑腾空而起,那架势,士气磅礴,整个神庙内,一股浓烟弥漫,人影带着剑气直逼红衣男的方向。

    “来真的?”

    剑气落到神像旁,可定睛一看,那红衣男人,此时竟然已经瞬移到了另一旁。

    悄无声息,冷风吹过,竟没有一人反应过来,这红衣男人就已经悠闲的摆了摆手。

    底下的侍卫,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世上还有这种功夫。

    “暴躁,一点都不温柔!唉,可怜了我的殷宁了,天天都要面对你这样残暴无情的男人!

    不过你这功夫,确实是不凡,做为对手,你绝对是趁我心意的!

    可就是你带的这帮人,太废物了,在这里站着,不但帮不了你,看起来还是太碍事了,有胆量就跟我来!”

    红衣男子说完,便转过身,仅仅是一瞬间,那一抹红色,就已经窜出了神庙。

    齐王冷笑了一声,随即就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一人跑一人追!这两个人的速度都很快,但瞬移的能力,让红衣男人遥遥领先,而齐王虽然不及他快,可功底深厚,手上的宝剑每次一挥,都能掀起惊涛骇浪。

    树林里,一阵打斗声传来,人影交错之际,原本打算跟来的一群侍卫,也都傻了眼。

    这种速度,他们又怎么可能追得上去?

    两人所到之处,浓烟滚滚,齐王雄厚的内力,加上势不可挡的气势,任谁看了都会吓丢了魂。

    两人纠缠着,刀剑之声不绝于耳,这一打,竟然就是两天一夜!

    喘息着的两个人,明显都有些体力不支,但强大的意志力,根本就没有让齐王退缩。

    尽管两人的身上,都已经有了一道道伤痕,衣服上更是渗出了滴滴献血。

    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让齐王住手。

    “受死吧!”

    就在齐王握紧宝剑,再一次的冲过去时,红衣男子面具疲惫的摇了摇头,赶紧打了个暂停的手势!

    “不打了,先停战,太他娘的累了!这纯粹是折磨啊!”说着,男人更是毫无防备的瘫坐在地上,无奈的支撑着自己的脑袋。

    “唉,不愧是上京的战神王爷,看来不是徒有所表!这都两天一夜了,你还不累?我看是硬装呢吧!放心,这里没人!”

    说完这话,男人更是低下头,闻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被血色染红的衣服,再加上一股汗味,让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嫌弃。

    “等一下哈,别那么死心眼,我现在状态不好,身上都臭了,我得收拾一下,咱们一会儿继续!”

    而看到这一幕后,齐王也没有再过去,而是呆呆的愣在了原地。

    “看着我干嘛,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别啊,赶紧打住!小爷我可是喜欢女人的,喜欢殷宁!”

    瞥了一眼这个男人后,齐王一言不发的席地而坐,还是握紧了手里的宝剑。

    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惊讶,看这个红衣男子,尽管有些瘦弱,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但这体力却是数一数二的。

    连续打了这么久,他的招式竟然没有半分减弱,这就能看出来,这个男人真的不简单!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中间隔着好几步的距离。

    齐王头也不抬,甚至不想再去看那个男人,让自己白添怒火。

    而此时的靠在树上的男人,则是不紧不慢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烟筒。

    点燃,往天上一抛,随后就绽放出了一股青绿色的浓烟。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不远处便有走来一个身穿青绿色袍子的人影。

    大大的帽子扣着他整张脸,根本就看不起你长相。

    红衣男子随后接过东西,竟然是两只烧鸡,两壶好酒,还有一身鲜艳的红色袍子。

    他微微挥手,那青衣人影随后就离开了。

    红衣男人伸出手,随后将一壶酒和一只烧鸡,扔到了齐王的面前。

    “养精蓄锐!”

    说罢,他更是将红衣拿起,当着齐王的面,毫不顾忌的将脏衣服换了下来。

    紧接着,他十分小心的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玉梳子,仔仔细细的梳着自己那有些杂乱的头发。

    然后掏出胭脂,在自己的脸上扑了一层。

    “娘们唧唧的!”

    齐王也不客气,拽下一根鸡腿,毫不留情的批判了一句。

    男人没有懊恼,而是淡然的撇了撇嘴:“你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这叫精致你懂吗?算了,对牛弹琴!要不说你不讨女人喜欢呢?太粗!”

    说罢,两个人自顾自的饮起了酒,这个样子,更像是两个老朋友一样。

    “你身手不错,怎么说也应该在江湖上有些地位。但本王打听了很久,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太看得起我了,小爷我根本就是隐信埋名!唉,说了你也不懂!”

    齐王微微抬头:“不懂?你刚刚用的瞬间移动,那本是早就失传了的身影幻术!这身红衣,更是市面上根本就没有卖的布料!而且你的这身功夫,虽然有些杂乱,但却是方面在武林大会上赫赫有名的七魅鬼影!

    这样的功夫傍身,你就算想低调也难吧!更何况看你这样子,在上京怕是势力财力都是数一数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