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首页
第233章 把殷宁让给我!
    这样的身份,应该根本就不缺钱?又怎会跑到这么远的盘龙山,专门去抢那几个小贼的脏钱?”

    红衣男人听着齐王的分析,根本就没有打算开口,而是细细的品味着手中的烤鸡。

    一口烤鸡一口烧女儿红,还真是美哉!

    齐王见男人理会自己,便缓缓的叹了口气:“一帮青云阁的余孽,不值得你如此玩弄他们!”

    “什么叫青云阁的余孽?这有点太不尊重人了吧!只不过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叛徒而已,千万别把这笔烂帐,记在青云阁的头上!”

    听到红衣男子的这句话,齐王微微点头,仿佛是已经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那这么说,你也是青云阁的人了?可是打听不到你的消息,那就说明,你根本就不住在上京。

    以前与那帮土匪打仗的时候,没有见到你这样的人,所以你一定是和他们一起占山为王的。”齐王顿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鸡腿:“那你就是特意赶来上京,为的就是除了那帮人!”

    红衣男子也不服输,将嘴里的鸡肉咽下去后,也跟着开了口:“那你呢?一个堂堂的齐王,受百姓爱戴,在朝堂之上,说话也十分有分量。

    这样的一个人,不研究一些大事,而是跑到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专门就是为了找我,怎么?不会是真的对我感兴趣了吧……”

    说着男人皱起眉头,警惕的看向了齐王那张冷冰冰的脸。

    “本王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呵!”红衣男子冷笑了一声,随后却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也对,家里有一位美娇妻,自然是看不上任何人的!不过小爷把话放这里,殷宁那女人我看上了!”

    听完这话,齐王冷哼着扔掉了面前的烤鸡:“你还真是胆大包天,连本王的女人,你都敢窥探,怕是不想活了吧!”

    “别说大话,就像你能杀了我一样!还不是跟我打成了平手?”

    随后红衣男子一伸手,将女儿红倒入口中,一丝甘甜涌入喉咙。

    “可是在以前的时候,你可是十分嫌弃你的这个王妃,甚至还好几次想要与她和离,怎么?突然转了性子?才短短的三个月,就爱上人家了?要不然突然醋意这么大干嘛!

    要我说啊,不要顾及面子,直接就将她休了得了。这样一来,我就有机会了!要不我们做个交易?

    你想要什么尽管说,金银珠宝你要是不喜欢,那美人也行!想要多少有多少,只要你放了殷宁,我可以成车的将美人送到齐王府。怎么样,这交易不错吧!到时候你齐王,必定是这上京中的土皇帝,后院三千佳丽,那多爽啊!”

    红衣男人不停的劝说着齐王,那样子竟然还越说越兴奋。

    “你想得美!”齐王冷笑了一声,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本王现在就告诉你,殷宁以前是王妃,现在更是我的女人,你想要?门都没有!只要你在说这样的话,本王必定让你不能活着离开京上。”

    这样的威胁,显然是对红衣男子没有用的。

    他撇了撇嘴:“还说我像个娘们呢?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娘们!出尔反尔,模凌两可!之前在大婚上,你那副样子,不休了殷宁不罢休的态度,可是很硬气的,可现在呢?却变副嘴脸!

    就是因为你对殷宁太过冷淡,根本就是把她打入了冷宫,这才使得她去烟柳阁寻欢作乐!

    这以前你嫌弃她,可没想到,这有人接盘了,你却装上了!”

    红衣男子控诉着齐王,随后更是嘟着嘴一脸的不服气。

    “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

    红衣男子扬了扬头,傲娇的喘了口气:“那是当然,我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那就是一定要带殷宁走的!虽然说她怀了你的孩子,但小爷我是喜欢她的这个人,自然是能接受她的一切。

    对了,以后你也不用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一定会尽心竭力,当作是小爷我亲身骨肉,视如己出的爱护。”

    齐王听罢,顿时勃然大怒,冷着脸,下一秒手里的酒坛毫无征兆的扔向了红衣男子。

    “哎!”红衣男人即使一躲,躲在大树后面,眼看着那酒坛碰到大树后,已经都碎成了渣渣!

    “要不说你粗鲁呢,一点都不温柔!这样的人,不配拥有殷宁!你放心,我迟早会带走她!”

    齐王咬紧牙关,冷静了一下后,这才开口:“殷宁说,她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是你非要粘着她,让她给你治病而已!以前还不信,觉得有些牵强,但现在本王信了,你脑子确实是有些问题,而且病得不轻!”

    “什么,殷宁怎么会如此绝情?”红衣男子皱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唉,女人啊,果然都是绝情的,那天的我们可是一见钟情,惺惺相惜,差一点就坠入爱河了,可是她……”

    还没等他说完这句话,齐王就已经握着宝剑,往那边冲去。

    一时间剑光四起,随后红衣男子一转身,头上的一丝秀发被齐刷刷的砍了下去。

    “再敢胡说,下一次掉的就是你的脑袋!”

    红衣男子哪能想到,齐王的脾气这么暴躁,一句话说不对,就要杀人灭口。

    他一脸不服的扬了扬头:“你,你过分了!杀我倒是可以,但不能破坏我形象!这头发太可惜了!”

    两个人顿时就怒火中烧,随后再一次的打了起来。

    尘土飞扬,所到之处无不腥风血雨。

    “殷宁还真是瞎了眼,为何要嫁给你这样的人,醋坛子!就你这个样子,殷宁要是离开你,怕是没有人再嫁给你了吧!孤独终老吧你!”

    男人一脸不屑,听到这话,齐王手中的剑便更加的快了。

    正在打斗之际,树林里,一阵马蹄声传来。

    “好啊,你还搬救兵了?还是不是个男人!”

    红衣男子说了一句后,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

    “别废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齐王手握宝剑,气势磅礴!

    红衣男子也丝毫不退让,而是冷笑了一声:“好,想跟我决一死战可以,那至少也得有点赌注吧!

    这样!假如我赢了,你就把殷宁给我!如何?”

    “胡言乱语,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