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首页
第412章 杀了他,让他消失
    她怎么能允许自己和她争宠了,所以她随后就派身边的人去曹府,找自己的表哥。

    这几日曹府上也不清净的,因为晴乐公主的原因,曹府的情况更加的尴尬了。

    毕竟晴乐公主那种性子,就像是一个祖宗一样,整个曹府的人,都要供着她,没有一点说话的权利。

    所以曹府的老爷更是每天都冷着脸,这种情况下自然就是将火气都发到了曹咏的身上。

    所以,曹咏在曹府中待着,自然是十分的郁闷的。

    而下人这时候赶来告诉他说,齐王府的侧妃娘娘让他去见她。他便毫不犹豫地就去了齐王府想着躲个清静,而没想到,进了齐王府之后,殷宁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住处。

    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曹咏一脸淡然原本还想着喝口茶,却不料一旁的殷荷便率先开口了。

    “表哥,我们可是亲人,你居然还敢害我。”

    “害你?这句话怎么说的?我何时害过你呢?”

    “表哥有所不知,你与那房元之可是朋友,你把他介绍给我的时候,也应该知道他的那种品行,这种人怎么能介绍给我呢?”

    听到殷荷的这句话,殷荷自然知道自己的表妹是想说什么,毕竟他和房元之只不过是酒肉关系,两个人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所以殷荷和房元之之间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而现在殷荷又说这种事,他自然是不知道是什么关系,所以她便一脸茫然的看了过去。

    “表哥,你知不知道他给我的冷香丸是有毒的,现在不仅是我深受毒害,就连我肚子里的孩子,现在都有可能保不住了,这样还不算是害我吗?”

    听着殷荷的话,曹咏淡淡地笑了一下:“表妹,这可不是我们逼你吃的,是你非要想吃,我只不过是牵个线搭个桥罢了。”

    “现在说这种话已经没有用了,而且你知道吗?上一次他给我送冷香丸的时候,可是被殷梅那个丫头看见了,也没现在已经有所怀疑了。

    所以我这次找你来,不是来埋怨你的,更是想找你帮忙,你要知道我现在是齐王府的侧妃对你还是很有用的。

    假如说,我有一天被齐王赶出来齐王府,那你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

    其实这话是真的,毕竟曹咏是一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而且在曹府也没有任何的地位,更何况晴乐公主已经来了,他更是在曹府没有任何说话的权利!就连着钱都得不到了,所以说自己的这个表妹对自己还是十分有用的。

    他想到这里随后便缓缓地点了点头:“表妹说吧,想让我干什么。”

    “既然已经有人怀疑到房元之的头上了,那我现在就想让房元之这个人彻底的消失,让这个秘密永远的埋葬起来。”

    彻底的消失?听到这五个字后,曹咏顿时就楞了一下,他虽然是一个不学好的人,但是也从来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就是骗钱骗骗女人罢了。

    但是听到这句话,他顿时就慌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抬起头,看到面前的这个表妹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身体,他很清楚以前的表妹是什么样的,虽然一直不择手段,但却也都是不敢杀人放火。

    但现在他这句话说的如此轻巧,感觉杀一个人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轻松简单,他确实是被吓了一跳的。

    “杀了他这不行,这不行杀人是要偿命的,更何况房元之也在京上算是一个小小的人物。

    他要是失踪了的话肯定会有人报官,这点小事杀人还是不至于的吧。”

    曹咏还是有些害怕,一听到自己的表妹要杀人,便不由自主地赶紧拒绝。

    殷荷听到曹咏的话,顿时就冷哼了一声。

    “亏我还拿你当我的表哥,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你居然不站在我这一边!

    更何况你要知道,如果这件事败露的话肯定与你逃不了关系,到时候齐王是什么样的人,你比谁都清楚,你觉得齐王会饶过你吗?”

    曹咏听完这话,顿时就在心里后悔了起来,他今日还不如不来了,去哪儿不好啊。

    非要来捅这个马蜂窝,可是话说到这里他不得不有些害怕了,害怕殷荷的威胁。

    毕竟齐王那个人自己可是招惹不了的,随后他只能缓缓地点了点头,十分为难的开了口:“那我就回去好好想想吧,我尽量帮你可以吧。”

    又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曹咏这才从齐王府出来,出来之后回到曹府第一件事,就是被自己的父亲拽了回去书房里。

    曹老爷正在不停地辱骂着自己的这个儿子,自己的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每次都给自己惹出天大的事情来,而从这一次曹咏却是一脸的委屈。

    “我什么都没干,只不过是殷荷让我去的。”随后曹咏便和跟自己的爹,说了这个事情,想不如告诉给他自己的爹。

    “这可是杀人的大事,可她只不过是我一个表妹罢了,我才不会因为她,而铤而走险。

    所以我就赶紧跑回来了,听到曹咏这话,没想到,曹老爷却是一脸淡然的摆了摆手。

    “既然你表妹求你了,这件事我们就帮她一把帮她。”曹勇有点儿没有想到之前,老爷子会支持自己杀人,他赶紧摇了摇头:“我们不至于帮她,毕竟曹姨娘已经不在京上了。

    她对我们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帮她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况且还会惹上一身骚。”

    曹咏一边劝着,其实心里更是自己害怕,这件事他不想背上杀人的罪名。

    可曹老爷却是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随后更是坐在了椅子上:“这件事你就听我的吧,不是杀人,只不过是在背后捅刀,借别人的手除掉房元之罢了,把这件事你不用太过在意,只管去做就好了。”

    得到了自己父亲的认可后,曹咏也不再想那么多了,毕竟他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竟然父亲已经想好了这件事,那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因为房元之和曹咏是酒肉朋友,所以说曹咏很知道他平时的行径,想要不清不白的杀了,不留任何蛛丝马迹还是很简单的。

    这一天,房元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他原本有一个相好,是勾引了好久的一个妇人。